设置

关灯

第三十章流鼻血的李立远

    “咳……”李立远拿过沉芙的书本,不自然的挪了挪屁股,坐直身体不敢再乱看,再看他要硬了。

    “你把你的习题本拿来吧,我给你一点一点的讲。”

    闻言沉芙乖乖的掏出了自己的练习本。

    李立远问她“上面的题你哪些不会,你勾出来,我给你讲。”

    然后李立远就看见沉芙拿着笔,几乎从第一题开始挨个着往下勾。

    李立远:“……”

    身边的女孩子娇小的一团,李立远要弯腰低头才能听清沉芙说话,他几乎把沉芙整个拢在了自己的阴影里,稍微一侧身,沉芙就被他宽大的胸膛挡的严严实实。

    从第一题的讲解开始,李立远就发现,沉芙的基础太差了,要是找别人教他,恐怕那个人完全没有时间自己复习。沉芙的脑筋转的很慢,稍微省略一个小步骤她就跟不上,简单的公式换算都要细细的拆分讲解她才能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闻着沉芙身上淡淡的香味,李立远想,笨点也挺好的,可以多教她一会。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居然没有一点点的不耐烦或者嫌弃,相反他的情绪一直很愉悦处于一种微妙的兴奋状态。

    “来,你自己解一下这个公式,用我刚才说的步骤。”

    李立远打开水杯,讲的他口干舌燥,不过好在沉芙是个很乖的学生,听的很认真,也不爱插嘴,跟不上的时候就抬头疑惑的看自己,看的自己心慌意乱。

    沉芙开始乖乖的去演算公式,李立远的视线又忍不住飘到了沉芙的腿上,妈的这裙子也太短了,我操这大腿好白啊,李立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一直看到沉芙的小腿,然后是藏在小皮鞋里的脚,小小的,可能只有36码,估计还没有他的手大。

    这个丝袜摸起来一定很滑,李立远忍不住想,他穿的是到膝盖的短裤,沉芙有好几次都不小心用腿碰到他,凉凉的,很滑,每一次触碰都让李立远像触电一样的浑身酥麻。

    血液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下腹涌,李立远暗骂自己不要脸,强行把视线移开。你他妈的个死变态,适可而止了!

    “哦吼,宿主,李立远在偷看你的腿,而且他勃起了。”

    “我在学习呢,别打断我。”沉芙虽然是这么跟系统进行的脑内交流,但是她还是假装不小心的把腿贴在李立远的腿上,然后凑过去“李立远,这里又忘记怎么办了……”

    然后沉芙抬头就看到李立远耳朵红了,她假装什么也不知道,把草稿本推过去。

    李立远不知道自己怎么接过的笔,他有点哑着嗓子低声跟沉芙说步骤,然后沉芙就一副我明白了的样子直接趴在他胸膛下面就写。

    两人凑的太近了,沉芙身上的味道疯狂的往李立远的鼻子里钻,李立远僵硬着身子,心脏狂跳,他好想摸一摸贴着他的那双小腿,想把人抱在怀里放在腿上,脱掉她的鞋,看一看那双小脚到底长什么样子。

    艰难的控制自己的视线不要再往下看,李立远去看沉芙的作业,结果他突然看到了沉芙圆滚滚的胸部,这,这他妈得有f了吧?!

    之前他一直被沉芙的腿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现在才发现沉芙的奶子更大,而且她好像没有穿内衣,圆滚滚的,主人随便一动两颗大奶就颤巍巍的乱晃。

    我干!这他妈什么人间尤物!

    鸡巴硬的发疼,把裤裆顶出一个大帐篷,李立远嗅着空气里甜美的气味,觉得自己鼻子发热,有点痒。

    沉芙终于写完了,她正想拿给李立远看看,结果一抬头,他就看到李立远耳朵通红。

    “啊,李立远,你怎么流鼻血了!”

    “啊?”李立远伸手一摸,一手的猩红,他尴尬的笑笑“可能天气太热,上,上火。”

    沉芙慌慌张张的拿出纸巾要帮李立远擦鼻血“你快把鼻子堵起来。”

    不受控制的李立远眼睛黏在沉芙因为帮他擦鼻血而几乎快怼到自己身上的两颗乱晃的大奶子,我,我干!

    鼻血越流越多,滴的李立远衣服上都是,他痛苦的仰着头强迫自己别看了,这他妈的谁能顶得住啊。

    很快堵着鼻孔的纸巾就湿透了,沉芙被吓的手忙脚乱“怎么这么多血啊,李立远我们去医务室看看吧。”

    自习室里其他的同学也听到动静往这边看,当他们看到沉芙f罩杯的大奶时,看李立远的视线开始变得暧昧。

    “别,用不着去医务室,一会就好了。”妈的我鸡巴硬成这样,站起来等着被人围观吗?李立远痛苦的对沉芙说“你先,先坐下吧,我一会就好了。”

    wdnmd,你别再逛着大奶刺激我了求你了。

    然后沉芙就看到了李立远鼓起一大坨的裆部,她虽然知道李立远硬了,可是还是不好意思的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坐到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她不是故意让李立远流鼻血的。

    李立远尴尬的想死,他看到了沉芙不小心瞄了一眼自己的胯下,然后就满脸通红的稍微坐远了一点。

    “小艾他怎么流了这么多鼻血,没事吧?”

    “没事,年轻人血气方刚,流点鼻血很正常。”

    好不容易等到下身冷静了一点,李立远通红着耳朵“我去洗手间洗一下。”

    沉芙也有点不好意思的擦着书本和课桌上的血迹,她觉得教室里的同学好像都在议论自己。

    出了教室终于没有了那股让李立远上头的香味和诱惑的肉体,李立远仰着头靠在卫生间的墙壁上,脑海里还忍不住回想着沉芙的腿和奶子,他甩了自己一巴掌,臭傻逼你有毛病吗?

    李立远的人中还是有一点点发红,沉芙看着刘海还在滴水的李立远,贴心的递上纸巾“擦擦水,你没事了吧?”

    擦干净脸上的水,李立远点点头“不好意思啊,没事了。”

    掩饰尴尬的拿起沉芙的草稿本,李立远闻着空气里甜腻的香味,他觉得自己恐怕再教下去今天要流血而死了。

    “要不我先回宿舍换身衣服吧,晚上出去一块吃饭,都四点多了,再学你也累了。”

    “好……”沉芙乖乖的点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那晚上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