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六章勾引江格致在院中操逼(h)

    少女身上独有的香味很快就把江格致周身的空间都填满了,呼吸间都是掺着奶香的栀子花香。

    女孩子的身体软软的,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隔着初夏薄薄的衬衫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躯体。江格致有些被动的被沉芙抱着吻,他的手犹犹豫豫不敢放在沉芙的身上,因为他怕自己放上去就会忍不住做出更加越界的事情。

    但是身体其实早已越过那条江格致自以为不可以再突破的防线,胯下的性器几乎在女孩贴过来的瞬间就硬成一根铁棍。他没发控制自己不再生出那些色情邪恶的想法和欲望,面对这样年轻娇嫩又妖娆曼妙的身体,除非他不是个男人。

    沉芙勾着江格致的舌头又吸又舔,还时不时会抽噎一下,直把自己吻的气喘吁吁,被男人性感成熟的气息包裹着,她甚至觉得自己有点晕乎乎的了,才贴上去亲了不到半分钟,沉芙就感觉自己开始想挨操了。

    女孩的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鼻尖和眼睛都是红红的,贴在自己的嘴上又啃又舔像个小喵咪。

    蹲坐在狗棚旁边的大灿和小灿歪着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主人和这个新来的客人,它们俩鼻翼轻轻的动着,空气里似乎弥漫了一股发情的味道。

    “叔叔……叔叔抱……唔……要叔叔抱抱……”沉芙不满的在江格致的身上磨蹭,故意将臀缝贴在男人坚硬的性器上隔着裤子前后磨蹭“叔叔硬了……坏叔叔在想色色的事情是不是……叔叔是不是想和芙芙做爱……”

    江格致轻轻的揽上沉芙细软的腰肢,帮她把蹭开的衣服拉下来,盖住露出来的肌肤。

    “不是,别蹭,你这样弄,我怎么可能不硬?你这个小妮子。”

    沉芙故意将胸部挤在江格致的胸肌上,将衣领拉开,露出深深的乳沟和白嫩的乳肉,蹭在江格致性器上的私处很快染上了湿意。她忍不住娇喘出声,隔着男人的裤子用鸡巴磨逼怎么也会这么舒服。

    “呜……可是芙芙想要,想和叔叔做爱了,在想色色的事情,想被江叔叔用大鸡巴干穴……嗯啊……叔叔的肉棒好硬好烫……蹭的小逼逼好舒服……呜……叔叔的鸡巴好大……想要,想吃……骚逼里面又发痒了……叔叔……想挨操了怎么办……”

    坚硬如铁的性器被蹭的也很不好受,沉芙又更加过分的把手放在上面抚摸,放在女孩细腰上的手掌有些不受控制的轻轻摩擦着,江格致靠在椅背上,有些无奈的抓住沉芙的小手。

    “叔叔刚说过什么你又忘了吗?你怎么又开始胡闹了呢?”

    沉芙噘着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没有忘记,可是我忍不住嘛……就是想要被人用鸡巴操,喜欢做爱……叔叔不愿意干我,那芙芙想挨操的时候怎么办……总归是要被男人操的,叔叔不操就找别人操……哼!一根吃不饱就找两根叁根……唔!”

    挑衅的话还没说完,脸颊就被江格致捏住了,他有点生气,表情也变严肃了一些“你又在这乱说话,还敢出去找别人乱搞。”

    “想要,想吃肉棒,想被男人操穴,骚逼痒痒……要鸡巴捅进去狠狠的操才不会难受……”

    “你……”

    江格致无语了,他说什么沉芙都听不进去,就一个劲的要鸡巴吃,样子还委屈的不行,就好像自己不给她饭吃还不许她出去自己找饭吃一样。

    沉芙很会见风使舵,她立马就趴在江格致的身上撒娇,声音又甜又软的叫着江格致“叔叔……江叔叔……叔叔这么疼芙芙的,就喂芙芙吃嘛……好不好?叔叔的鸡巴好大一个,放在这里不用多浪费呀……给芙芙用好不好……芙芙想要,好喜欢……”一边说还一边上手又摸又蹭,表现出自己的渴望。

    “你这样成什么样子……我一把年纪了,你还是个小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江格致还在垂死挣扎,但是其实心里已经动摇了,他也硬的很难受,寡了这么多年,他其实是一个性欲挺强的人,只不过平时很忙,他都会克制自己,实在想了都会用训练来转移注意力。

    前一天是他从少年遗精开始,唯一一次有过的最尽兴和舒服的性交,吃过肉以后,只要闻到肉味就再难忍住心里对于这种事的欲望了。

    “才没有,叔叔一点也不老,又帅又猛,昨天干的芙芙爽的直喷水……叔叔的肌肉也好性感……操穴的时候芙芙都被叔叔迷死了,好喜欢叔叔的这根超级大鸡巴,插的又深又猛……”

    沉芙疯狂的给江格致吹着彩虹屁,趁着江格致这个时候态度软化开始趁热打铁,她解开江格致的腰带,把手从裤边里伸进去,那根硬邦邦的大驴鞭她一只手都难以握住。

    她迷乱着眼神盯着江格致,舌尖从嘴里伸出来色情的舔着嘴角,把自己的上衣撩开,岔开腿跪坐在江格致的大腿上面,露出细软白嫩的腰肢还有在胸衣里面呼之欲出的丰乳。

    呼吸很快就乱了,江格致眼睛被撩的都红了,他无奈的冲着沉芙说了一句“小骚货……”

    听到江格致的话,沉芙觉得自己浑身都酥了,穴口漏水似的淌着淫水,江格致的这句话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夸奖,她就是一个淫荡的骚货浪货。

    “是江叔叔的小骚货……叔叔不操我,骚芙芙就要被别人用鸡巴干个爽了……会变成别人的小骚货小贱货……啊~”

    江格致很明显被沉芙的这句话激怒了,他直接把沉芙摁到自己的怀里,两手用力一撕就将沉芙上身的衬衣撕开,蹦了一地的纽扣。

    两只黑狗这个时候都趴在了草地上,看到主人似乎生气,它们俩一个机灵站起来躲进了狗棚里生怕被波及无辜。

    “操你,现在就操你。”

    裤子连同内裤也一下就被男人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白嫩圆润的臀尖和修长的美腿。

    裤子都已经湿透了,沉芙就这样大白天就被江格致在院子里扒了个干净,好在院子里的大门已经关上了,这个时候外面的人并不能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只不过隔壁的邻居如果此刻正站在楼上,那么这样香艳的画面还是能够透过树荫的缝隙窥到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