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0狂风暴雨(H)

    “不……不要……”佟妍摇头回应。

    “我讨厌别人对我说谎。”男人低头看了一眼女孩被汁液打湿的草丛,“好在你的身体很诚实。”

    “啊……”佟妍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她的身体里有一个通往极乐及世界的按钮,那根令她疯魔的手指一次次的触及那里,却没有按下去,她想要一个痛快,可是很显然,如今折磨她是这个男人的乐趣。

    越来越多的汁水从蜜穴深处潮涌而出,在手指的搅弄下发出淫靡的声音。

    “噗嗤,噗嗤……”

    佟妍倒吸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与其这般被折磨,她倒是宁愿忍受他性器插入身体的疼痛,至少那疼痛是真实的,而此刻身体里只剩下虚幻,她想要的永远可望而不可即。

    可是她现在能怎么办?难道要跪求殷权不要再玩弄她了?求他赶紧略过这令人抓狂的前戏赶紧来一发吗?

    佟妍终于忍受不了了,去他的理智!

    她扑到男人的怀里,虚弱的抱着他,“总编……求求你了……”

    话到嘴边,可怜的自尊心又开始作祟,那一句“求求你上我吧”还是被她咽了回去。

    殷权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孩,表情很平静,“求我什么?”

    佟妍娇喘着仰眸看着那个面色冰冷的男人,一双猫眼委屈到凝泪,因为畏惧殷权那双充满威势的眼睛,她最终还是咬咬牙把心里话都吞了下去。

    殷权对视了女孩那双引人怜惜的眼眸,停止了对蜜穴的侵犯,他轻轻拍了拍佟妍娇俏的臀部,“把腿分开。”

    佟妍闭了闭眼,以为殷权想将手抽出来,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她缓缓分开早已瘫软的双腿。

    可就在她放松警惕的一瞬,男人顺势将整个手掌深入,进入她蜜穴的手指,也由一根变成了两根。

    狂风暴雨。

    佟妍欲哭无泪,可笑自己刚刚还以为殷权放过了她,原来是自己傻得可怜,她的祈求换来的却是男人对她加倍的折磨。

    如果说刚刚闭合的双腿,还能勉强夹得住汁水,可如今双脚一分开,关口决堤,汁水伴着男人灵活的手指,向四周喷溅。

    佟妍羞耻的想再次闭合双腿,可是身体已经不受她的控制,她无法抗衡殷权的力量,她的那点挣扎,或许在男人眼里只是一种求欢的搔首弄姿。

    殷权观察着怀里女孩的反应,凭他对女人的了解,他知道她此刻有多煎熬,他左右着她的身体和欲望,一切都掌控在他的手里。

    不过正如他刚刚所言,他确实很忙,没有那么多时间,他不由得加快了手腕的力度。

    “啊……”救命!佟妍只觉得窒息,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手指的进犯越来越快,男人略微粗粝的拇指来到女孩娇嫩的蜜豆处,快速揉圈。

    感受到女孩蜜穴内越来越积聚的紧致,殷权知道时间差不多了,揉按蜜豆的手指越来越用力,直到紧致的蜜穴让手指的进出都开始变得困难,男人俯下头去,吻上女孩微张粉润的娇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