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6死期将至(微H)

    晚宴结束,佟妍和殷权乘车离开。

    汽车最终停在了那晚他们过夜的别墅门口,佟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跟着殷权下了车,男人信步向前走着,感觉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他,他似是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佟妍正蹙着眉头,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脚下就像是灌了铅似的,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挪着。

    佟妍一抬头就看到男人注视而来的目光,她抿唇说道:“我从来没穿过这么高的高跟鞋,脚有点疼。”

    那是一双足有十八厘米的恨天高,而佟妍却穿着这双鞋陪了一晚上,其实早在宴会厅的时候,她的脚就已经麻木了,一直优雅的强撑到车里,到了车里一放松,所有的酸痛从脚下传来,以致她现在每迈一步都像是针扎一样,痛到不行。

    佟妍见殷权就这样盯着她,好像是在等她,她不由得想加快脚步,可刚迈一步,脚下就不争气的一软,整个人就向前栽了过去。

    她吓了一跳,几乎也是同时,殷权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臂,一个大步跨了过去,一把将女孩抱了起来,径直向别墅内走去。

    双脚离地的那一刻,佟妍内心狂跳,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将她抱起的男人,入眼是男人棱角分明的侧颜,他的眼神很深邃,有那么一秒,佟妍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公主,此刻正被王子抱在怀里。

    可是现实中的男人显然没有王子的温柔,来到卧室,殷权将她放到冰凉的桌面上,一双有力的手臂支在她的两侧,将她禁锢的动弹不得。

    他离她很近,近到佟妍可以闻得到他的鼻息,那是淡淡的檀香混着一丝酒气,男人的目光就像是一个黑洞,近似无情的吸引着她的魂魄。

    那眼神让佟妍感到害怕,几乎下意识的她的身子就向后蹭了蹭,她只是动了动,男人一把揽住了她的背,将她向怀里一收,她的鼻尖瞬时就触到了他的嘴唇。

    “怕什么?”男人问。

    “我……我没有……”佟妍有些心虚,她确实怕,怕得要死。

    “你到底仰慕多少人?”

    “嗯?”佟妍被问的云里雾里,她仰慕的人有很多,殷权也是她仰慕的人之一,这要何从说起?

    “贺泽铭算什么?有什么值得你仰慕的?”

    佟妍倒吸了一口气,她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他果真把怒火转嫁到了她的身上。

    “那……那只是客套话……”佟妍小心翼翼。

    “呵!”男人冷嗤,所以那天晚上她醉酒之后,她说她有多喜欢他,多崇拜他,也是她的客套话?

    男人的眼神越来越骇人,佟妍有一种死期将至的感觉。

    寂静的氛围让所有的声音都变得无比清晰,佟妍感觉到殷权的呼吸越加的粗重。

    男人的手拂过她的大腿,滑到小腿,勾起她脚下的裙摆,向上一提,接着抓起布料猛地一撕,昂贵的华服顷刻间被他撕开了一道缝隙。

    佟妍甚至来不及心疼那件礼服,她的双腿被用力撑开,男人挺身靠近,隔着衣料,她已经感觉到男人那还未勃起就已尺寸骇人的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