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29白色精斑(H)

    站在殷权身边,佟妍就开始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男人不怒自威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那是一种无形之中的精神碾压,电梯里面分明只有两个人,可是佟妍却觉得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到了一楼,电梯门缓缓打开,待殷权步行出去了几米远,她这才走出电梯,慢步跟在他身后。

    殷权的专车已经等在大厦门口,远远的特助为老板拉开车门。

    看着殷权向专车走去的背影,佟妍径直向一旁的人行通道走去,身后传来一声,“站住。”

    佟妍打了一个哆嗦,当即立定在原地,这么晚了周围没有别人,殷权只能是在叫她。

    佟妍回过身去,小声询问,“总编,还有什么事吗?”

    “上车。”话音落下,男人坐入车中。

    佟妍咬唇,脚下很沉,直到特助再一次催促,她才迈开脚步坐到了殷权身边。

    汽车发动,殷权对特助说了一个地址,那是他们曾过夜的别墅。

    下了车,佟妍怯懦的缩在殷权的身后,跟着他一路向前走。

    来到卧室,刚踩进门口,佟妍便向浴室方向拐去,“我去洗澡。”

    男人转身,抬臂挡住了她的去路,整个人靠了上来。

    佟妍面朝着墙,被挤到了墙边。

    耳边是殷权磁性的声音,“为什么要躲着我?”

    “没……没有啊……”佟妍很心虚。

    “刚刚是谁要从电梯里退出去的?”殷权醇声问着,指背贴着她的脸颊,一点点滑过她的勃颈,光滑的手臂,慢慢向下滑去,

    肌肤被他触及过的地方,泛起一寸寸的酥麻,佟妍不安的喘息起来。

    殷权感觉到面前的女孩在抖,她很怕他,他将她绵软的娇乳包裹在手,她抖得更厉害了。

    “嗯……总编……”佟妍不安呻吟。

    “有没有想我?”这似乎是第一次,他问女人这样的问题,因为在过去,不用等他问,那些女人就会扑到他怀里,娇嗔她们的思念和爱意,可是很显然,眼前这个小东西还没有学会该怎样和男人撒娇。

    “嗯……”佟妍说不出口,她根本不敢想这个男人,她知道她只配做他召之即来的玩具。

    殷权轻笑一声,“那就用你的身体告诉我。”

    话音落下,男人揉捏她臀部的手,撩起她的裙摆,勾起底裤的边缘,继而向下一扯。

    一种雄性专属的气息飘了上来,殷权蹙眉垂下潭眸,只见女孩纯白的内裤上,沾了一片白色的污渍,那是精液干涸之后留下的痕迹,男人的瞳孔中肉眼可见的升腾起一团火焰。

    佟妍也闻到了那股味道,这才想起身上还有白天林慕白留下的痕迹,她还没有来得及清理,这下殷权会如何看她?她又要如何解释?

    “是谁?”殷权低沉一句。

    他的声音很压抑,佟妍能感受到他语气中的怒火。

    没有得到回应的男人呼吸越发的粗重,他扣住佟妍纤细的脖颈,“我在问你话。”

    “总……总编……”

    “别想包庇任何人,你知道《i.n》的规矩。”那是警告的口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