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4

    不说闫桃也能猜到大部分,不久前寿昌公主的丈夫突发急病死了,现在成了新寡,按皇帝对她多年的疼宠与大局考虑,定是要将她接回,后面还有可能进行二次利用。

    这寿昌公主的命运既高贵又坎坷,要是她受不了被摆弄的命运,或者学聪明了,少不得要为自己争取一回。

    原剧情里,寿昌公主与嫪秦也确实有缘,等她回国后,与嫪秦几经相遇,加上闫桃的闷葫芦性格,还真就给了她可趁之机,促成了与嫪秦的好事。

    成了寡妇寿昌公主也依然顶着公主的头衔,嫪秦虽有了妻子,她也不可能下嫁为妾,便出现了俗称的“平妻”。

    闫桃本就多愁善感,性子柔弱,不过几年便得病去世了。

    闫桃接受完信息,轻轻一笑,还以为是什么任务,结果就是些烂大街的俗套剧情,根本没什么难度吗?

    现在她也完全接收到了原主的思想情感,想到原主暗地里嫌弃嫪秦手脚粗糙,吐槽他身上汗味臭的话,尤其是床事上折腾得她死去活来的事,不由哑然失笑。

    看来原主在男女之事上也不是一般的迟钝。

    这么想着,她心里微动,她因为上辈子得艾滋而无法享受男欢女爱,倒是浪费了从小便接受的性教导与性训练,这次为重获新生要完成任务,少不得要亲身上阵了。

    目前有一个难题,这原主的性子真是软了,跟她本来的性子大相径庭,她要如何应对才能不使别人察觉呢?

    而且做爱这种事,如果按照她的方式来,肯定和原主如同木疙瘩一样的反应不同,太大的反差一定会引起嫪秦的注意与怀疑。

    这个故事的背景介绍有些套路,但请相信,我在绞尽脑汁的“创新”,不想也写套路了。

    后面已经有了几个新故事的思路,敬请期待呀~~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5

    身子在外面晾了这么久,夜深寒重,闫桃终于察觉到几分冷意,她随手捏过身旁的被角,准备拉起来盖上。

    却不想把自己身子盖上的同时,一具火热结实的男人身躯也钻了进来,且压到了她身上。

    皮肤表层的冷意瞬间被驱散,一股暧昧的暖渐渐蔓延,两个人肌肤相贴四目相对,都有一瞬间的怔愣与淡淡的尴尬。

    闫桃先反应过来,她不是原主,不会呆呆地浪费时间,见嫪秦脸上的神色复杂,欲言又止还有些为难之色。

    又感觉到大腿上戳着自己的火热坚硬,闫桃身体发酥,她眨巴眨巴眼睛,这是欲求不满?

    闫桃学着原主羞涩的模样伸手推他,“你……你快起开!”

    声音低低地带着颤音,眼下的脸蛋上浮起动人的红晕,但她哪会真的如原主一般拒绝?

    闫桃伸手推的地方正好放在嫪秦胸前凸起的乳头上,她柔柔地推了几下,根本没用力,只用那修剪保养得粉嫩的指甲悄悄地在其上刮蹭。

    嫪秦被挠得心里发痒,只觉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就如同一支羽毛在他身上点火,他一把握住那只小手放在二人胸前,目光灼灼地盯着闫桃,哑着嗓子喊了声:“桃儿~”

    闫桃眼睫一颤,缓缓抬起眼帘看向俯在身上的男人,水润大眼中一抹柔情与疑惑掺杂,似是意外他这么喊自己。

    嫪秦一见,便没了退开的念头,这是他的结发妻子,难道夫妻敦伦还要犹豫顾忌什么吗?

    低声呢喃着闫桃的名字,他低头朝闫桃微启的红唇上吻去,深深浅浅地试探。

    一含住那一抹娇软,嫪秦便着了迷,怎么这么香甜滑嫩?真想让人吞嚼下肚去。

    他在那唇瓣上辗转碾磨轻咬了几下,随即伸出大舌头贪婪地舔舐,然后在女人急促的呼吸声中不满足地向内探去。

    闫桃“唔唔”着推拒,双手还被男人紧紧地抓着无法挣开,便在男人火热的大舌撬开唇齿进入口中时用自己的小舌去推。

    却被那团大舌头裹挟着吮吸,瞬间便将她的理智收走,整个脑袋变得昏昏沉沉。

    闫桃虽还是初次,感知能力却与原主不同,察觉到男人用粗砺的大手抚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