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8

    和善,便把早上听来的消息说了,“……想来是将军昨晚闹腾得狠了……”

    嫪老夫人没想到是这样,掩下听到儿子房事的淡淡尴尬,她抬手命人给闫桃送了一锅滋补身子的鸡汤。

    儿子现在做了大将军,以后的子孙们少不得也要踏上参军的道路,现在生儿育女便是头等大事,她还怕他们不闹腾呢!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9

    军营里出操的士兵们不约而同地发现今天他们大将军的心情好的有些诡异,连走路都像乐得在飘,一些与嫪秦亲近的老兵心里转个弯就猜到大约是什么事,脸上不由露出暧昧的笑。

    有那新兵蛋子见状便追着问,老兵也忍不住八卦,拉着人找个僻静的所在,低声道:“将军是从家返才这么高兴的,你说将军每次回家都干啥去了?以前怎么一从家返就黑着个脸,还变着法地练兵?”

    等到了傍晚时,老兵和还不开窍的新兵就见嫪秦骑着爱驹红光满面地跑出了营地。

    “将军这是干什么去?”新兵愣愣地问。

    被老兵气得踢了一脚,“将军干什么去还用向你报备?将军可是有家有媳妇的人!”后面那句透着一股酸味。

    闫桃在府里无聊,便到老夫人那消磨时光,正看人插花呢,就听下人说嫪秦回来了。

    嫪老夫人还一愣,“他回来干什么?”

    还是王嬷嬷急忙吩咐人去厨房备饭,又对嫪老夫人道:“将军终于知道着家了是好事,想来也是惦记老夫人……和少夫人。”

    嫪老夫人的眼睛下意识看向闫桃,见她微垂下脸秀气地坐在绣墩上,看着安安静静地,却粉面桃腮,云鬓乌发,玲珑身段,心头一跳。

    等嫪秦进来请安时,嫪老夫人眼瞅着身子挺拔举止有度,眼睛却不住往儿媳妇那儿瞟的儿子,心想:这还是她儿子吗?

    与嫪老夫人一起吃过晚饭,两个人一起回去,闫桃目不斜视不紧不慢地跟在嫪秦身后半步的距离,她对后续发展有些茫然。

    一来还没寿昌公主的消息,用不着她动脑筋;二来她要怎么跟嫪秦联络感情呀?

    闫桃原来是肉文女配的身份,按照作者的安排,她会被这个奸那个奸,最终沦为只知道钻男人裤裆的淫娃荡妇,然后被男主们嫌弃,最后就跟阵烟一样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内。

    想到这个,闫桃就有点牙酸了,那女主又是上这个男主床又是跟被男主强取豪夺,还不是另一个淫娃荡妇,怎么就偏偏女配被众人嫌弃呢?

    最可恶的的是,也不知道作者君抽什么风,半路上让她得了艾滋,那一刻就算她不是女配,她也不想到别人面前转悠了,自己嫌弃死自己。

    深吸口气,闫桃抬眼瞄了瞄一本正经走路的嫪秦,她可不会谈情说爱,只会在床上与男人“加深感情”……

    嫪秦个直男癌,正心里纠结着想说点什么呢,不然今天上床了就干巴巴地做那事儿?

    他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混球,难道每次回家来就为了那点子事?

    可想到昨晚的销魂体验,他又为自己辩解,男子汉大丈夫,精忠报国,成家立业,可不就剩生儿育女繁衍生息了吗?

    不做那事儿怎么生儿育女?

    一时间竟然纠结起来……

    正在这时,忽听旁边小丫鬟一声惊呼,“老鼠!”

    他脚步一顿,刚转过身,忽然一阵香风扑鼻,紧接着肩部一沉,一团温香软玉似从天而降般落到了自己怀里。

    闫桃最讨厌老鼠了,她觉得自己不是怕,是一种嫌恶,每次看到老鼠身上都会起一层鸡皮疙瘩,刚才听那小丫鬟喊叫,她也是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一小团黑影朝这边窜过来,那一瞬间,她脑子空了,等到老鼠擦着她的脚边逃走时,她才后知后觉地跳起来,把靠她最近的嫪秦当了大树,一把抱住。

    要不然嫪秦怎么是肉文男主呢?

    这厮抱住闫桃后,也不管那惊得众人手忙脚乱的老鼠,一双大手已经捧到了闫桃的两瓣桃臀上,还顺势将闫桃一颠,把她跟个孩子般往上颠了颠,正好让她能搂住自己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