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9

    ……用你说(郁闷脸)

    我觉得再来点情感上的铺垫与互动,然后高潮,第一个故事结束。

    写着写着发现还是有点模仿看过的套路,我的重点故事是第三个,我好喜欢萌萌哒女主(嘿嘿嘿)

    然后这章后半部分的蘑菇,算是我在情节上的创新,代入的是我的一个小爱好。。。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23

    回到休息的地方,闫桃特意指着采回来的几个蘑菇叮嘱:“把这些烧了菜呈上来,我要吃。”

    嫪秦闻言看向闫桃,闫桃面无表情地瞥他一眼,转身到屏风后去洗漱换衣。

    嫪秦立在原地,搓着指肚思索片刻,迈步跟了进去,“咳!我明天要陪陛下去狩猎,你暂时不要随意走动,等我空闲了再带你出去转转。”

    “喔!”闫桃解开衣结,随意应了一声,坐车颠了一路她早就乏了,刚到森林的时候还有几分精神打量,现在一进帐篷困意顿时涌来。

    系统给的强身丸貌似作用并不大呀……

    正解衣呢!看见嫪秦不像以往一样避开,闫桃心头顿觉一股怪异感,她微微蹙眉,“你……”

    说什么呢?好像又没什么好说的。

    闫桃转了个身背对着他,继续解衣服,却忽然,一具宽厚结实的温热身躯从她身后贴了上来,还顺带着把手臂圈过来抱着她握住了她拉系带的手。

    “桃儿——”嫪秦小心翼翼地在女人耳边轻喊,这几天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忽然冷却,这让他难以适从,以致于连同她亲热都不知如何下手。

    可他实在忍不住了,一看见她他脑子里就再也放不下别的事,满满的全是她或娇或嗔的音容月貌。

    嫪秦盯着默默颔首的闫桃,张嘴衔起离他最近的一抹粉嫩耳垂,温柔的吻了吻,又伸出舌尖在其上舔舐,将其舔得发热,变得红艳而暧昧。

    闫桃自然不会拒绝这场即将到来的欢爱,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对女人亦是惯用的由性而爱。

    嗯,也不能说“爱”,让闫桃来说,就是占有,好像某个女人将躯体奉上而他享用了,那女人就成了他的东西一样,置房授衣养活那女人好像就成了他的“责任”。

    可笑的“责任”。

    “在想什么?”闫桃身子一麻,这男人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手段,居然朝她的耳洞里吹了一口气,潮湿而炽热的气体像是迷烟一样吹散了她脑中的杂念。

    嫪秦抱着她的臂膀用了几分力,低头轻轻啄到她白嫩的脖颈上,一下一下,微痒带麻,闫桃缩了缩肩,侧过头看着男人棱角分明又刚毅的脸部线条,娇嗔道:“好痒~”

    嫪秦把头钻到她的肩窝上,低沉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紧接着用嘴衔起她的白色衣衽,在锁骨处用力一吮。

    闫桃低呼一声,又被他猛的转过了身子,她下意识抬头,正碰上他黑黢黢交织了几丝欲念的双眸。

    没来由的,闫桃心中微颤,她下意识垂眸,却被嫪秦一把抬起下巴,下一刻,猝不及防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闫桃颤抖着眼睫复又抬起,男人就那么紧盯着她,一步步掠夺,撬开她的唇齿,拖着她的小舌狠狠地吮吸,那眼神也越来越凶狠,似要将她吞噬。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24

    这应该是二人有史以来接吻时间最长的一次,闫桃几欲不能呼吸,嫪秦霸道地侵入到她口内肆掠,连同她的贝齿也不放过,唇舌搅动不断发出暧昧的声响。

    她早已娇软了身躯,靠嫪秦结实的胸肩支撑,等他终于放过自己,闫桃只顾着张着小嘴呼吸,连男人手忙脚乱地快速脱衣都没注意。

    等一只宽大修长的大掌袭上胸前的软肉,闫桃才复又回过神来,迷蒙着眼睛看男人低头凑到自己的两只大白兔上舔吃。

    她娇喘着倚到身后的一张春凳上,忽地看见旁边木桌上立着的铜镜,里面她粉腮桃红,鬓发凌乱,眼角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