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3

    不必多礼,我现在的情况好多了。”里面寿昌公主也没有假作惺惺之态,反而落落大方地与嫪秦说话。

    “臣一定命人加强防范,再仔细清理殿下周边情况,确保刚才之事再不会发生。”

    男人铿锵有力又充满踏实感的声音从寿昌公主心尖流过,她望着屏风后模糊却高大的身影,目光柔柔,“嫪将军辛苦了。”

    嫪秦行礼告退时,紫鹃忍不住道:“方才胡太医前来为公主诊脉,公主受了惊吓,太医叮嘱公主要多休息。”

    嫪秦脚步微顿,半晌,他深深弓腰,“是嫪某的过失,请代我向公主请罪。”

    “你……你这人!我说这些难道是为了开罪与你吗?”紫鹃绞紧手中的丝帕气道。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28

    紫鹃回去后忍不住对寿昌公主吐槽:“殿下,奴婢看嫪将军真是个实心木头人!”

    寿昌公主忍不住掩唇而笑,“你这疯丫头,说的什么胡话?嫪将军岂是你能编排的?”

    紫鹃见寿昌公主不怪罪,趁机道:“奴婢也是担心将军到时候不解风情呢!”

    她是寿昌公主的心腹,自是知道自家主子的打算,要不然也不会处处配合,在紫鹃心里,只有寿昌公主好了,她的日子才会跟着舒心。

    想到过去在胡人地界里过的日子,紫鹃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紫鹃的话让寿昌公主微微一怔,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垂眸沉思起来,紫鹃静悄悄拿起团扇为主子打起扇来。

    良久,寿昌公主抬首微微一笑,神态明艳动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嫪秦亲自带人将寿昌公主及周围贵人居住之所一一排查,直到完全确认环境安全,又派人到周边把守,才返身回去。

    走到自家帐篷外,难得的有了一丝心虚,不知是因为刚到这里就把闫桃折腾得昏了过去,还是因为见了寿昌公主后紫鹃那句模糊暧昧的话语。

    摈弃杂念,嫪秦放轻动作走了进去,秀琴与秀兰正歪在一边打盹,见他进来,被吓得立马站直了身子,想到方才进来收拾时看到的凌乱又靡乱的场面,两个人又红了脸。

    嫪秦没细瞧,挥手低声道:“你们先下去吧!”

    他出去忙了大半天,闫桃自然休息好了,只是吃了些茶点又犯了困,反正没事便歪到了床上小憩。

    听他难得的放轻脚步走进来,闫桃紧闭的眼皮子下眼珠转了转,等察觉到他掀起床帐时,她适时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嫪秦一愣,“桃……桃娘?你醒了?”

    闫桃随手拎了块步往他身上丢,“什么桃娘?谁是桃娘?莫不是你方才去见的人?”

    嫪秦始料不及,他是发现最近闫桃爱对他耍些小性子,但他自心底爱的很,这说明她是在亲近自己,不再掩饰她原有的那一面。

    主要是她问到“方才去见的人”,嫪秦脸上一僵,他是大大方方去参见寿昌公主的,为什么听到这几个字居然有种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一样?

    闫桃坐起身斜睨着他,“说!方才干什么去了?”

    嫪秦压下心底的怪异感,老实道:“手下来报,寿昌公主遭蛇虫惊吓,我前去查看情况。”

    闫桃嘟嘴,“还真是去见女人!”

    嫪秦扯笑,他再笨却也知道闫桃只是在拿乔,伸手拉下挂在肩膀的布,触手滑腻,馨香扑鼻,他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一方肚兜,还是闫桃的。

    闫桃看见了伸手取夺,“还给我!”

    嫪秦个呆头鹅,一见这肚兜,上面还湿湿潮潮的,带着一股子二人交合时散发出来的独有甜腥气味,脑中瞬间充满各种二人打架的画面。

    “怎么不让人拿去洗?”见闫桃伸手拉拽,他手上也不放松,只呆头呆脑地问了一句。

    闫桃气道:“这样子怎么好意思给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