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6

    后,浓眉渐渐紧锁。

    闫桃在嫪秦走后不久也便起床,她也有准备的骑服,叫秀琴和秀兰把衣服翻出来给她穿上后,对着镜子臭美了好一会儿。

    吃过早餐以后,开始陆陆续续地有其他官员的女眷上门拜访,闫桃现在是将军夫人的身份,就算是原主,性格再内向,也不能推拒这样的官场来往。

    闲聊中,闫桃得知了寿昌公主与嫪秦比赛之事。

    “这死男人!”等送走了人,闫桃揪了一朵野花泄愤,也不知道寿昌公主是什么打算,如果只是靠这样的方式引起嫪秦的注意倒还罢了,就怕她不要脸皮现在就把嫪秦勾了,来一场前所未有的露天野战!

    (嗯……如果是闫桃自己的话,她应该做得出来……)

    闫桃鼓起腮帮子紧紧地抿嘴,她都还没有跟人体验过呢!

    “咱们也出去逛逛吧!”闫桃扭腰朝外走去。

    等大家各自散开寻找猎物时,寿昌公主找到手下人做的记号,沿着一条偏僻小径离去。

    嫪秦左手握弓,右手牵缰,眼前不远处不时有鹿跃过,他却骑在马头上视而不见,半晌,他难得地轻叹口气。

    他有些想她了怎么办?

    “嫪将军,好巧!”

    声音一传来,嫪秦浑身上下瞬间绷起,他心内其实已经有了一些模糊的预感。

    回过头,寿昌公主举箭拉弓正对着他,那双眼睛如盯着猎物一般紧盯着他。

    寿昌公主放手射箭时,嫪秦没有躲,不远处传来猎物绝命前的悲鸣。

    “嫪将军好胆识!”寿昌赞道。

    嫪秦行礼道:“公主好剑法!”

    寿昌低头微微一笑,再抬眼时又变回此次归来后在嫪秦面前的样子。

    见嫪秦面有疑惑,她苦笑道:“人活着可真累!尤其是像我这样活着。”这句话的弦外之音似在解释她前后变化的原因。

    嫪秦目光微闪,想到了方才差点被皇帝随口处死的小兵,他说道:“与之前将被陛下处死的小卒相较,比之如何?”

    寿昌公主一愣,嫪秦不再管她,驱马将被一箭穿喉的红色小鹿捡起,这只生长于森林中自由自在,无辜的小鹿活着又何其容易?

    寿昌公主从后面跟上来,“将军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寿昌受教了!”

    嫪秦将猎物交给她身后跟着的人,“这次比赛嫪某认输,公主还请自便。”说完驱马离去。

    “嫪……你……”寿昌公主眼睁睁看着他瞬间消失在自己眼前,自是气闷不已,她还有好多话没向他倾诉,这些年她的生活是怎样的,怎么过的,他难道就不想知道吗?

    第一次,寿昌公主心内闪过一丝清晰而剧烈的失落感。

    大将军的原配正妻32

    嫪秦没继续捕猎,调转马头回了营地,他回来时闫桃正领着人在帐篷附近的大树下转悠着采蘑菇。

    看见嫪秦,闫桃眼睛一亮,她迎上去,“你回来了!”

    嫪秦对她见到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先前笼罩在心头的郁色一扫而空,他语气轻松地问:“你在做什么?”

    闫桃走到马旁,“你没看见吗?采蘑菇啊!”真没个眼神儿!

    她拉了拉嫪秦的衣摆,指着不远处的一匹红色骏马道:“我也要骑马!你快带我去!”

    嫪秦皱眉,“你习过骑马?”他直觉她不会骑马,以前只见过她吟诗赏花,走路都弱不禁风的。

    闫桃不依,仰头瞪着他,“我就要骑!”

    嫪秦现在最无法抵挡的就是闫桃提出的任何请求,他觉得不管是什么事他都会去为她做。

    从马上下来,嫪秦打量一番闫桃身上的骑服,挺合身的,就是……有点太合身了!

    她的美好身材原来只能自己在家里在床帐中观赏触摸,现在这么一穿,随便一个人都能把她前凸后翘的两处看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