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总裁X女秘书05】芊芊主动求肏(200珠)

    “唔……”

    林芊欢实在受不住了。

    就在她要被肏到窒息的前一秒,郁寒把鸡巴抽出来,将粘腻的精液射了她满脸。

    “真漂亮。”

    郁寒很满意自己的涂抹结果,也没再叫林芊欢过来舔,就自己拿纸擦干净,提好了裤子,恢复成平日里的衣冠楚楚。

    林芊欢已经被他欺负哭了。

    这漂亮的女人在处理最复杂不过的收购案时都没掉过一滴眼泪,这会儿却被他肏到哭。

    郁寒有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

    他走过去帮她把衣服穿上,接着就像先前说的那样,叫人把林芊欢送去了西山别庄。

    没有林芊欢在身边,郁寒很不习惯,原本如常的日子也变得难挨。

    他这才想起来不应该如此。

    他的本意是想娶林芊欢回家,可还不等开口求婚,就先发展成了一段不可挽回的强制爱。

    郁寒按了按眉心。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他特意去问了林芊欢家里,反复确认后得知她家里根本没给她介绍对象,更没有让她回家结婚的打算。

    “果然是在骗我?”

    叁天前他出差酒店的监控也被调了出来,监控证明,那一晚林芊欢根本没有离开过他的套房,也没有外人再进来过。

    “叁天前跟人做过这件事也是骗我?”

    郁寒又气又想笑,自己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关键,就特意去问了自己的心理医生朋友,最后得出的结果是林芊欢大概真的因为吃醋,所以才赌气提出辞职。

    “所以她也喜欢我?”

    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郁寒来回踱步,又开始心虚。

    他上午的态度着实恶劣。

    林芊欢不会因此就讨厌他了吧?

    为了补救,郁寒买了她最爱吃的蛋糕才赶往西山别庄,可林芊欢还是没给他好脸色。

    那蛋糕她一口没动,只冷着眼眸,跟他说:“想做就直接说,口交还是正面肏,我一定配合郁总。”

    郁寒被她怼的头疼。

    他试图商量:“芊芊,我们好好的不行吗?”

    林芊欢抿了抿唇,说:“那你放我走。”

    “就这个不行。”郁寒不由分说地把她抱在怀里,嘴唇蹭着她侧颈,嗓音沙哑的宛如情人呢喃:“你知道的,我不能没有你。”

    “能干的秘书还有很多。”

    “是,能干的秘书确实有很多,可是我想干的秘书只有你一个。”

    “郁寒!”

    “来接吻吧。”

    “唔……”

    男人胸膛结实,手臂有力,林芊欢被他囚禁在怀中,根本无力逃脱,只能被动承受那炙热滚烫几乎能把人吞噬掉的亲吻。

    “嗯~唔……”

    但那天晚上郁寒没再肏林芊欢,他们一起用了晚餐,而后郁寒把林芊欢抱在怀里,去放映室看了部温情电影。

    看完后他们各自洗了澡,郁寒对林芊欢说了晚安,又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就独自回了房间休息了。

    徒留林芊欢一个人愣在原地,许久反应不过来。

    辗转反侧了许久,林芊欢披着衣服起来,去阳台抽着烟哭,她给朋友打电话哭诉,哽咽着问:“郁寒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闺蜜就劝她冷静,还说这也算是她得偿所愿了。

    “怎么就得偿所愿了?我是想睡他,甚至我过去不止一次给他下药强奸他,是我不对,我有罪,但是这五年我对他也都是真心的啊,他感觉不到就算了,现在还把我当玩物一样……”

    “算了,”发泄了半天以后林芊欢终于止住了哭声,她也想明白了,“我就不该奢求太多,郁寒这种人也不可能跟我完全平等的谈恋爱,既然他要我做他的情人当他的玩物,那我也把他当情人当玩物。”

    反正挨肏的时候她也很爽。

    纵情享受就好了,考虑感情做什么呢?

    想通了的林芊欢直接去了郁寒房间,把自己挤进他怀里安稳睡了一夜。

    第二天郁寒醒来,看着怀里的温香软玉,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就见迷糊着睁开眼的林芊欢伸手向下探去,握住了他的阴茎。

    那女人带着浑然天成的慵懒娇媚,对他说:“要来肏我吗?”

    郁寒那阴茎瞬间硬到要爆炸。

    艹,这女人骚起来简直像妖精,这谁顶得住。

    ————

    首✛发:𝓟o18s𝐅。cᴏm(w𝕆𝕆18 ν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