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你老婆真好肏33:给他吃小逼,和好前夕

    林芊欢只凶了那么一次,后来她就又不理郁寒了。

    但这样的冷暴力更叫郁寒觉得难挨,他想尽办法,用尽心机,也没能换来林芊欢对她展颜。

    林鸽又想来出主意,但这次郁寒拒绝了。

    各种算计和谋划或许有用,但这一回,郁寒他不想那么做了。

    他想用真心来打动林芊欢。

    一个月不行,就两个月,两个月不行,就叁个月,叁个月也不行,那就一年两年,久而久之,林芊欢总能看到他对她的感情是真心实意,没有半点作伪。

    郁寒打定主意要重新追求心上人,也给林芊欢留了时间和空间,他一改之前死缠烂打的方式,走起了温柔缓和细水长流的路线。

    可偏偏人生总是有诸多意外,常常会有些事与愿违,郁寒想细水长流慢慢来,却没料到会变故突生。

    那是之前林芊欢的一个爱慕者,追求不成被拒绝了几次,就发了疯。

    他在林芊欢工作结束后持刀尾随,到了小区楼下将林芊欢拦住,逼问林芊欢是不是嫌贫爱富,所以才没有选择他?

    林芊欢是真的被吓到了。

    昏黄的路灯映照出那男人平凡的脸,明明是很普通老实的长相,可因为赤红的眼和那狰狞的表情,却让他有种法外狂徒的骇人模样。

    林芊欢到底还年轻,前几年因为失明她又一直呆在家中,面对这样的情况,她难免会惊慌失措,好在郁寒及时赶来,将她带走,但在拉扯过程中郁寒为了保护她还是受了伤。

    闻声赶过来的保安将那疯子制服住,又及时报了警,林芊欢按着郁寒流血不止的胳膊,眼泪连珠似的往下流。

    她说对不起,一遍又一遍,看起来是真的自责。

    “别哭,”郁寒还笑着哄她,“其实没那么严重,而且你知道吗?芊芊,其实刚才他那一下我是能躲开的,但是我想着,会不会我受了伤你就会心软,就会心疼我,所以……”

    林芊欢哽咽着道:“你省点力气,不要说话了。”

    郁寒摸了摸她的脑袋,依旧温柔:“我就是想说,别自责,不是你的问题,是我又想使苦肉计,犹豫了一下,才没躲开,你不用抱歉的,还是我自己的问题。”

    “阿寒,”时隔很久,林芊欢终于又在清醒的时候叫了郁寒的这个名字,她泪眼婆娑地问:“是不是很疼?”

    郁寒看着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布满泪痕,忽地恍然了一下。

    他想说没关系,不疼的,芊芊你不要担心,可又有恶劣心思升起,想告诉林芊欢,我疼啊,很疼,所以你能不能也疼疼我?能不能跟我复合?

    但郁寒到底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救护车来的太快,还不等他整理好自己的内心戏,就被人抬上了车。

    虽然郁寒说自己没事,但那刀口毕竟不浅,缝合过后还要住院观察,也只是没什么大危险。

    等郁寒从手术室回来,转入病房,林芊欢已经等在了床前。

    一阵忙乱过后,医生护士还有林鸽等人都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林芊欢和郁寒。

    “你要吃水果吗?”林芊欢那双眼还红着,声音也稍微哑着,她轻轻说:“你要是吃的话,我就去洗。”

    说着,林芊欢就要带着果篮离开。

    “芊芊!”

    郁寒用还能动的手拉住了她,林芊欢被吓了一跳,连忙过来阻止,声音还带着恼怒:“你别乱动啊!”

    “好好好。”郁寒乖乖答应,又道:“但我真的不想吃水果,你知道这个时候我更需要什么。”

    郁寒是想林芊欢留下来陪他,跟他说说话,但他那双含情脉脉又显得有些不正经的眼神让林芊欢一下子就会错了意。

    林芊欢耳畔微红,拿洁白的牙齿咬了咬唇,最后转身锁上门,心中已经下了决定。

    这是单人病房,帘子和窗帘一挡,不会有人看到的。

    这样想着,林芊欢就脱了鞋和内裤上了床,她白嫩的大腿分跪在郁寒身体两侧,当着郁寒的面撩起裙摆。

    里面的裤子都脱掉了。

    现在那个粉嫩软乎的地方就直白地坦露在郁寒眼前。

    林芊欢红着脸,低着眼眸,带着一点怯生生问:“那……你要吃这个吗?”

    郁寒动了动喉结,眸色晦暗。

    虽然他原本并不是这个意思,但这谁受的住?

    ————

    免广告app下载:woo1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