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16 章

    礼房左廊石碑贴着的名字从右向左依次排开, 谢行俭猫着腰使劲的挤进去, 后面不知道是谁推搡他后背, 他脚步猛地前倾, 一个趔趄竟然把他拐进最里面。

    一抬头, 看到的是赵广慎的名字, 第四十名。

    雁平县今年县试通过的只五十人, 赵广慎考到第四十名可谓是相当不错。

    他顾不上将喜讯告知还没挤进来的赵广慎,继续闷头挨着空隙找自己的名字。

    周围有落榜的考生捶胸顿足的抱怨,也有上榜的男儿哭的热泪满眶。

    谢行俭一个一个的看, 第五十名,第三十五名,第二十一名, 第十五名, 第九名...第八名....

    越往前看,谢行俭紧握的手忍不住颤颤发抖!

    眼下看来, 他不是一甲便是落榜, 二选一。

    突然, 他的后颈脖衣料被人一拎, 紧接着双脚猛地腾空, 他还没反应过来, 惊呼声都还噎在喉咙里,下一瞬就被人拉到前头。

    他大哥激动的紧紧抓着他的手,大喊, “小宝, 你看你看,你是第二名!”

    谢行俭抬头望着锦绢纸上明晃晃的‘谢行俭’三个字,他顿时想跪下放声大哭。

    他无愧爹娘兄长的期待,无愧夫子同窗的关怀,六七年的苦读生涯,终于让他尝到了甜头,他县试中了!

    周围的榜生见谢行俭便是榜上的一甲第二名,纷纷上前寒暄道喜。

    谢行俭快速的收拾好情绪,笑盈盈的回礼、道贺。

    知晓自己排第二,他心里虽然很开心,但仍有些不知足。

    这次的考卷他自认为答的相当不错,怎么就没拿到案首?

    他特意看了案首的名字,泸镇人氏罗郁卓。

    现场转了几圈,他愣是没找到这个叫罗郁卓的人,当然也就没法一睹其风采。

    只隐隐听旁边的人议论,说案首罗郁卓的家人是在京城做官,罗郁卓作为罗家子孙这次为了童生试特意从京城回到泸镇。

    只不过从放榜到现在,罗郁卓本人都没有出面。

    出了礼房左廊,赵广慎高兴的是又蹦又跳,“我县试竟然中了,我中了!俭哥儿,我太开心了,我本以为我这辈子就止步在此,没承想竟让我中!”

    谢行俭笑的颌首,“你小子运气一贯好。”

    顿了顿,他试探的问道,“你这回拿了第四十名,童生的名头搏一搏,应该问题不大,倘若中了童生,那院试你可还下场?”

    赵广慎笑容一敛,复而扬起,摆摆手叹道,“不考了,接下来考完府试就不再往下考了,我自己几斤几两我心里有数,能拿个童生就已经到了我的极限。”

    “何况这回还是侥幸通过的县试,能不能把童生名头抓到手都不好说,更别提我接着考秀才,那下场肯定会败的一踏涂地。”

    “你想清楚就好。”

    谢行俭觉得他没权力干涉赵广慎的人生选择。

    赵广慎今年才十五岁,虽名次挂在榜尾,但他总感觉赵广慎的运气不错,四月份得个童生是不成问题的。

    一旦是个正经的童生,以后不管是娶妻还是做小生意,别人看在他童生的份上都会给他三分薄面。

    只要不走出雁平县,哪怕是府城,赵广慎今后的日子说不定过得比他还逍遥快活。

    ......

    谢行俭让他爹和大哥先回去,只说还有同窗在里面没出来,等出来了他们可能还要去酒楼聚一聚。

    林邵白中了第五,另外两位找韩夫子作保的,也都中了,一个排在二十,一个排在十七,相差无几。

    五人一碰面,皆是满面春风,扬眉吐气,至酒楼的路上,一行人谈笑声不断。

    中二十名的姓宋,十七名的那位姓李,两人年纪都过了二十且已婚配育有子嗣,巧的是两人还是连襟。

    宋永为十八岁那年娶了李增琪的长姐,如今姐夫/舅兄都过了县试,两人当然欢喜不已,拉着谢行俭三人不放,笑说他两年纪大,这场酒席钱他们掏,三个小的只管放开了吃,他们不差钱。

    一旁的林邵白听完脸色有些不自然,扯着腰间泛黄钱袋子的手指微微紧缩。

    谢行俭则有些郁闷,他竟然忘了带钱!

    平时他总会揣上几两银子在怀里放着,以防遇到什么突发急用钱的事,然而今天早上他一心想着早点去看榜,一下把钱袋子搁在床板上忘了带出来。

    这下丢脸丢大发了,他竟然空手来赴约。

    谢行俭斜眼觑赵广慎,赵广慎苦着脸摇头,悄悄的做口型说他也忘了带。

    好吧,他俩难兄难弟是吃定霸王餐了。

    宋、李两人毕竟年长经验多,一下看出了几人的窘态,二话不说往柜台上丢了锭银子。

    叫来跑堂的选了一间二楼的包间,又命上一些特色的菜肴外加一壶清酒。

    柜台边站着的掌柜贼有眼色,见五人做书生打扮,冁然而笑,再联想到今日是县试放榜的日子,掌柜的立马凑上前笑问,“几个客官可是打县衙那边来?”

    “掌柜的好眼力!”

    谢行俭笑的甩了甩长袍袖子,对于这些做买卖的商人,他着实佩服他们谨慎细微的观察力。

    “和你说话的可是本场县试的一甲第二名!”李曾琪性子随和大咧,上前一步笑的介绍起谢行俭身份。

    掌柜的眼睛一亮,笑的拱手,“小老儿眼拙,小公子尚幼便有如此成就,可喜可贺。”

    谢行俭好久没被人在外这么恭维过,当即羞红了脸,拱了拱手便借口进了包厢。

    后头林邵白四人皆是一愣,反应过来后都笑的前仰后俯。

    掌柜的后一打听,方知二楼包厢的客人全中了县试,且有几个排名挺靠前,童生基本上毫无悬念。

    掌柜的一思索,心下想沾沾喜庆,便叫人给那桌免了一半的酒钱,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包厢不大,一套红色八仙桌立在正中央,对门的风口竖起一张浅浮雕屏风,西南墙壁拐角还摆放着一口莲花缸,整个环境看上去分外的雅致。

    不一会儿,几个人点的菜式井然有序的上桌。

    县试理论上算是科举入门前的一场小试,遂官场不安排任何庆贺宴席,不像乡试、会试,文有鹿鸣、琼林,武有鹰扬、会武。

    但这不妨碍他们这些考中的县试生员自行安排酒筵呀,一起嘻哈玩闹一番再收收心好好面对接下来四月中旬的府试。

    大酒楼做生意不像小饭馆随意,各式的菜肴名字起的那叫一个好听、漂亮。

    比如刚上桌的这道辣炒猪舌头,小二管这叫‘舌战群儒’,旁边的五花肉蒸盖菜,它的名字更了不得,叫‘虎扣龙躲’。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一品官燕’的鸽子汤,‘凤尾大摆翅’的鸡翅尖等,谢行俭刚听到这些附庸风雅的菜名时,原以为会是些没吃过没见过的珍馐,待端上桌才恍然大悟。

    都是一些家常菜罢了,不过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酒楼的菜味确实比小饭馆要好上几分,摆盘也讲究,称的上色香味俱全。

    饭桌上,大家聊得火热朝天,照顾到谢行俭三人尚未弱冠,宋李两人叫小二的将清酒换成鸡蛋米酒,米酒不易醉人,五人便敞开了喝。

    一顿饭吃完,稍微休息了会,五人才出了酒楼各自打道回府。

    谢行俭和赵广慎漫步走回他哥的铺子,刚拐进街口,他便察觉到气氛不对劲。

    他哥的铺子打烊了!

    “爹,大哥。”谢行俭快步跑上前,望着整装待发的牛车,问道,“咱们现在就回去么?”

    谢长义笑道,“是啊,你县试中了是大事,咱们得赶紧回去把消息和你娘说一说,让你娘跟着乐一乐。”

    “爹早就让我把铺子给关了,就等你和山娃散席回来,他恨不得立马回家跟娘唠嗑呢。”谢行孝咧着嘴,乐的屁颠屁颠的,“娘要是知道咱小宝中了,定是高兴的找不着北。”

    “小宝,你可真厉害,才读了几年书就能考中,还是第二名,我瞧着比大伯家的文哥儿都要强。”谢行孝比了个大拇指,与有荣焉的称赞不停。

    赵高头在一旁跟着夸赵广慎。

    夸过一遍后,接下来,就是三个家长各自抬高对方的儿子的时刻。

    谢行俭与赵广慎面面相觑,尴尬的不得了,到后来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上了牛车叫嚣着赶紧回家。

    回去的路上,牛车依旧颠簸,此时的谢行俭却感受不到一丁点的不适。

    牛车晃晃悠悠的驶进林水村,一些忙完农活的汉子媳妇们见是谢家二房的人,想起前些日子王氏在村里谈她小儿子和山娃考县试的话题,如今见他们大下午的突然回来,心想难道已经考完试了?

    不怪林水村的百姓不知道县里已经放榜,主要是童试考中官衙是不派人上门报喜的,他们不知道他和赵广慎考中是意料当中的事。

    “中了?”有人八卦。

    “定是中了,你没看到谢老二笑的嘴都歪了么!”

    “小宝中了,还是第二名!”谢长义颇为自豪的宣布。

    赵高头跟着笑,“家里祖宗保佑,我家山娃也中了。”

    “两个都中了?我的天!”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

    “咱们村这是要起来了,两个小童生,再加上谢家大房的文哥儿,不得了咯——”

    “还不是童生,莫要瞎说。”车被人堵着走不了,谢行孝只能下来开道,听大家喊小宝童生,他赶紧张嘴解释。

    “四月份还要考的,去府城考,考过了才是童生。”

    人群中又是一阵唏嘘,“这咋考个童生这么难?还要考两次?”

    谢行俭跟着下车,一下车身边就被围上一群人问这问那的。

    谢行俭笑的一一回应,“朝廷定的考两场,考过了就是童生。”

    “那再考呢?”

    “再考就是秀才。”

    “秀才去哪里考啊?”

    “秀才去——”

    还未等谢行俭话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呐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