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50】

    争吵打骂中, 药铺那边传来消息, 魏席坤醒了。

    魏席时闻言, 忙丢了家伙, 奔向药铺。

    王家女的爹想跟过去看看情况, 却被闻讯而来的魏大郎的爹一把将其揪住, 哭嚎的要拉王家人见官。

    “亲家, 亲家,息怒啊——”

    王老爹被魏席时打的鼻青脸肿,此时被魏老爹扯着头发, 痛的原地打滚,直呼求饶。

    魏老爹满脸怒容,手底下的劲力丝毫不留情, 哭声咆哮, “这会子还喊亲家,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你说要百两聘礼, 我卖田卖地给你送来了, 你说要照着大户人家迎亲架势, 我儿也允了, 你个老匹夫倒好, 害我儿至此!”

    “我儿如今还躺在那,他要是有个好歹,你王家以后休想过安闲日子, 走, 咱们现在去县太爷跟前理论理论!”

    说着,就怒气冲冲的拖着王老爹往门外走。

    王老爹手死死掰着门框,急声道,“亲家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

    后头踉跄跑来的披头散发老妇跟着双手合十,伏地乞求道,“亲家公,小女是无意伤着大郎啊,今日因小女出嫁舍不得我和老头子,两只眼睛哭的红肿,便叫我给她打了一盆热水,想着热气敷一敷,好歹去去肿,谁承想大郎猛地推门,这才一盆水泼了出去,才......才撒了大郎一身。”

    魏老爹一想到百沸滚汤的热水浇在儿子身上,顿时心头肉一皱,难受的他紧闭双眼,呼吸急促。

    “你看在咱们俩家这么多年的情分上,饶了我们王家吧。”

    说着,老妇抬起袖子擦拭眼泪,仰着脖子看着魏老爹,“我娘家认识一位游医,擅治外伤,回头我定亲自请他前来给大郎医治,你放心,大郎定会完好无损、平平安安的。”

    魏王两家是幼年结的亲,王家几年前经商发了家,虽说之后对魏家有些许不满意,不过后来听到魏席坤中了童生,这些不满意瞬间化为顺心。

    魏席坤早年丧母,魏老爹没有再娶,一心拉扯魏席坤,赚的辛苦钱全用来供魏席坤读书,父子俩一直过得苦巴巴的。

    好在近两年魏老爹跟风移栽了一个山头的大茴香树,家中的境况才稍稍好转。

    这回嫁娶,王家开口要一百两的聘礼,魏老爹念着这是老一辈定的婚约,便咬咬牙东拼西凑掏出一百两。

    *

    至于魏老爹有没有妥协王家,谢行俭没有选择继续观望下去。

    他抬眼扫了一圈王家的大院,红绸铺满屋檐角落,却了无丁点喜悦。

    墙壁四周栽种的盆栽花卉,全被魏家人摔得稀碎,喜宴的宾客们已然走光,谢行俭正准备离开王家去药铺看看魏席坤,这时,一道细小的声音在墙外响起,谢行俭脚步一顿。

    王家是两进院,谢行俭站的是外院,而声音是从内院墙角传来的。

    偷听他人说话不是谢行俭的风格,只他经过时,一道催促的女声无意飘进他耳里,他不由的呆住。

    他立马绕过前廊,小跑进后院墙角,突如其来的身影使得里头说话的女子大惊失色。

    墙角立着两个女子,身穿红衣霞服的想必就是今日本该出嫁的王家女,至于另一个,一身男儿装扮,只不过一眼就被谢行俭识破。

    他看了一眼王家女,一改平时的秉性,口气十分不好,当即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大骂道,“你既不想嫁进魏家吃苦,直接摊开说你不嫁人便是,何必吊着魏大哥前来迎娶,还拿热水浇人,看你长的人魔人样,却不想内里是个心狠毒辣,惨无人道的蛇蝎毒妇!”

    王家女气的眼泪翻滚,咬着唇狡辩,“我娘都说了,我不是故意泼魏家哥哥的,是他自己撞上来的!你又是何人,当着女儿家的面,这般谩骂我,小心我告诉爹爹,定要掌你的嘴,还不快离开这里。”

    身边女扮男装的黄衣女子瞪着谢行俭,趾高气扬的道,“你还不赶紧走,不然我喊你非.礼。”

    谢行俭气的恨不得直接上手打人,可一想到女子胡搅蛮缠的功夫,他眼珠转了转,直接冲着院墙外高喊,“魏叔,你快过来,抓人啊——”

    他是年轻外男,确实不适合久待内院与闺秀女子独处,可他这么一喊,来的势必不止魏老爹一人,到时候有王家家长在场,他清者自清。

    两个女子未料到谢行俭会突然喊人过来,当即慌了神。

    “娴姐,咱们跑。”女子拉着王家女往后门奔,赶来的魏老爹一声怒斥,“给我站住!”

    两个弱女子怎么跑的过庄稼汉,再加上谢行俭抢先关了后门,两个女子插翅难逃。

    王家爹娘还不知出了什么事,跑进来时,谢行俭已经快速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了魏老爹听。

    “你说她为了逃婚不得,才泼我儿?”魏老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声高昂的质问吓的后头进来的王家二老差点晕了过去。

    王家女抱着包裹,缩在黄衣女子身后,黄衣女昂着下巴,双手张开护着王家女。

    谢行俭面上郁气难收,将黄衣女的不屑和轻蔑表情尽收眼底,心中暗讽,他当这是谁呢,怪不得第一眼看她眼熟,原来是县试当日站他前面的女子,那日女扮男装去科考,如今又重操‘旧业’一身男儿装帮王家女逃婚。

    谢行俭皮笑肉不笑,阴测测的道,“景平律法疏义·妇德第十条明文规定,未嫁从夫,王小姐违背父言逃婚,已犯逆德之罪,当以杖责一百。”

    王老爹气的脑袋冒烟,正准备上前责打逆女,又听谢行俭道,“为女子者,心肠狠毒,故意伤人,倘若魏大哥日后毁了容貌,你这条命,哼,怕也得掂量掂量。”

    不是谢行俭夸大其词,魏席坤有功名在身,他若是想报复王家,只需一纸上告衙门,封建礼教偏袒男人,何况这回是王家女有错在先,律法面前她必须付出代价。

    王家女被他一席狠话整的当场嚎啕大哭,王老爹撇了根细树枝上前一顿抽。

    “我是做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不懂事的女儿,啊!”

    王家女抱着头哭诉,“爹,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只是跟魏大哥说不嫁他,谁想到他会冲上来与我争执,我一不小心这才掀翻了热水,啊!求爹别打了,女儿疼,女儿说的都是真的啊——”

    “老头子,你快住手哇。”妇人上前哭泣纠缠,被王老爹推搡开,妇人跌倒在地。

    王老爹指着妇人,又气又恨,“平日里全被你惯坏了她性子!”

    说着,细树枝又狠狠的抽在王家女身上,王家女痛的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王老爹对女儿昏倒一幕无动于衷,接着咒骂不歇,“女子嫁人,因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且王魏两家有婚约在先,岂非是你说不嫁就不嫁的!”

    王老爹骂这么多,只不过是为了消魏老爹的气,无奈魏老爹一根筋,直接上手扛起王家女。

    王家二老当即一愣,脸色黑沉,“亲家,你这是作甚?小女可是你魏家儿媳,你一个公爹身份的人,怎可抱她啊!”

    魏老爹嘴角挂着冷笑,“什么儿媳,我扛着的是伤我儿的凶犯!”

    说着飞奔出门,径直上了外面等候多时的牛车,出发县衙。

    王老爹叹了一口气,见苦肉计没有效果,两人连忙追着魏老爹,齐齐去了县衙。

    王家大院一下冷清,谢行俭转身准备离开,却听身后传来一声讽刺的笑声。

    “你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把一个弱女子逼到监狱,你心里过意的去吗?”

    谢行俭这才意识到黄衣女没有退场,上回去清风书肆交稿,陈叔跟他提了一嘴有关新儒写手的背景,他当时还没有想到什么,这会子什么都说得通了。

    陈叔只说新儒写手是新搬进雁平县的一户人家,听说家中嫡女任性,替兄赶考吃了挂落,所以搬来雁平县避避风头,谁想到那女子又起了写书的闲心,却被上面有权势的人一锅端了,只能说不走运。

    “监狱?”他低笑呢喃,脚步慢慢的移向黄衣女。

    谢行俭笑的阴森,黄衣女抱住胸,旋即大声道,“你别过来——”

    谢行俭不依不饶的行至她跟前,脸上笑容猛地一敛,一字一句的道,“别总把人当傻子耍,也别太把自己当聪明人。”

    仗着自己穿越的身份,以为古人都是愚蠢之人么?

    黄衣女以为谢行俭说的是帮王家女逃婚的事,当即反驳道,“娴姐和我哥哥一见钟情,他们是天生的一对,我作为她的好姐妹,难道眼睁睁的看她跳入魏家那个火坑吗?

    “何况姓魏的根本没见过娴姐几面,说不定他不喜欢娴姐呢,我这么做,反倒是为他想好,帮了他,哼,你不懂就不要瞎说,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去你他妈的好姐妹!”

    谢行俭头一回爆粗口,还是当着外人的面,“你别把你身上那一套强加别人身上,她一个闺阁女子不谙世事,还没出嫁,哪来机会和外男私会?你敢说不是你破坏她的婚姻,撮合她和你哥哥?”

    黄衣女被骂的一愣一愣的,谢行俭的嘴就像装了机关一样,噼里啪啦的往外蹦字。

    “当初偷你哥哥文籍替考,害你哥哥被剥夺资格,你那也是好心?你为了所谓的姐妹情害的魏大哥现在还躺在药铺里生死未卜,有没有毁容都难说,这也算帮他?”

    谢行俭说完,不管黄衣女如何震惊,抬腿摔门而出。

    王家门外一片冷清,谢行俭闭了闭眼睛,好半天才平复心境。

    他不怕黄衣女联想到他也是穿越人,他就是让她恐惧,让她惶惶不安,让她知晓在这个世道上,绝对不止她一个例外,所以别整日把自己看的不寻同常人,也别以为自己是上天的宠儿,把现代的观念生搬硬套在古人身上,这才叫愚蠢之极。

    谢行俭这头出了一口恶气,可他万万没想到,黄衣女并没有发觉他是穿越人士,反而认为谢行俭思想前卫,为人耿直,因儿一颗芳心七七八八的落在了他身上。

    可惜,这颗心很快就被罗棠笙捏碎了。

    且说魏老爹这边,扛女子告状的事一下轰动县城,罗棠笙原不喜凑这些热闹,婢女汀兰嘴碎提了一句,说出事的那家是县学的童生呢。

    一提县学童生,罗棠笙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抹少年身影,她顿时来了兴趣,让汀兰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