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卷 第1149章 陆璎琳

    言情中文网 .17zw.,最快更新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最新章节!

    第一卷第1149章陆璎琳

    (唉!疏忽了,瞐敏老仙王,再提起时已成了晶敏,啐!抱歉抱歉!)

    “啊?谁?”

    米粒大小的碎渣,蓦的弹跳起来,惊慌字迹的低呼,但瞬间就向下一沉,那个黑洞正在消失,此刻仅有酒盅大小了。

    ‘还碎道珠,还聚魂轮回盘,嘿嘿!’

    “是你,圣元道君?”

    碎渣即将没入黑洞时,难以置信的问了一句,然后猛的折返,悬浮在十丈高,不再动弹。

    “过去,曾经是!”

    “你如何做到的?”

    这几个字就是咬牙切齿,倾力压抑着蹦出来的,姬鸿的声音在微颤,他那份窃喜没有继续,语气带着怨恨和不甘。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这样都无法摆脱,被对方如影随形,此乃命数,只是就算是道君,从仙界发现,以及追到此地,也该有个步骤。

    不在天道之下,圣元道君不可干涉的那句承诺就失效了,谁都可以对自己下手,混沌海无规矩。

    “混沌在我!”

    话音未落,米粒大小的残渣就被一只手握住,手掌出现的毫无征兆,然后轻轻揉捏了几下,一股青烟升腾,随后永远陷入寂静。

    即便那缕青烟在散溢时,也被一股波动围住,然后发出沙沙之音,似乎遭到了剧烈摩擦,最后彻底的归于虚无,没人知道那是什么。

    良久,这里的长空,洋洋洒洒的飘荡着一个声音,向四外无穷无尽的扩散,经久不息。

    “大道有虚……!”

    对于陆寒来说,姬鸿此生仅有的价值,就是留下了这四个字,作为太乙金仙,几乎没人能达到这个认知高度,让许多大罗都汗颜。

    对于修士来说,最坚定的认知,就是摆在面前的东西:只有虚和实,所谓的虚,也是假虚而已,仅在相对情形下而言。

    虚,对于更无法探知的东西,仍旧是一种实,对于真正的虚,修士认为是那种无法感知和掌控,却又执掌生死,完全无法反抗的东西。

    姬鸿感觉不到陆寒存在,直到消失,也不知泯灭自己的究竟是什么,那不是大道法则,他敢肯定,陆寒无法反对。

    …………

    “仓廪,窝在死灵界面数千年,舒适否?可愿意回返仙界?”

    死灵界面上,一座灰白色的道庙,屹立在小小山坳前,周围干瘪却粗壮的老树密密麻麻,每一棵上面都没有树皮,而且全被画上了奇怪符号。

    此地,萧杀而阴寒,一股不生不死的气息在回荡,并且蕴含着凶险危机,寂静的可怕。

    “谁在放肆?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抢走我子母仙王玉的,是不是你?”

    道庙里,简陋的无法陈述,一片空旷,面积不小,只有个蒲团,上面悬浮着一个虚影,此刻骤然凝实,全神戒备的苦苦思索。

    “哈!种魂塔都给了,何须在乎一块玉,若非瞐敏和我说,曾与你有一面之缘,某人会遭到狠揍的。”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只是随着话音传递,道庙周围干枯的古树,开始焕发勃勃生机,树干逐渐丰满,地面还多出一片翠草。

    “这……胡说八道,他早已消失了,不会再现。陆寒?是你这个无耻之徒!这不对……才去仙界多久……!”

    仓廪一怒,当年他游离在外,正好距离沧月圣地不远,一串紫色檀珠,忽然就在须弥樽里散了,那意味着瞐敏老仙王凶多吉少。

    但此刻不容他细想,谁提到瞐敏二字,就是在找茬打架,只是入耳之音,已经让他想起了当年,在玄界激烈交锋的那个人,好气吆!

    死灵界面,绝无生机!

    但周围绿了,一抹萌萌生机在崛起,这些古树可是都被他种下了绝禁,一尘大阵凛凛,凭借此处,他躲过了本界无数强者的骚扰。

    更让他心惊的是,所有禁制逐渐在消失,当生机来袭,一片氤氲仙光荡漾在林中,久违的熟悉一幕,相见的情景,差点动摇了自己的道心。

    一切变幻,几如仙界降临。

    轰隆!

    骤然,一股狂压从虚空落下,那种力量根本无法抵抗,让仓廪有种绝望和无法可想的念头,但是他身躯一个股涨,砰的弹射了出去。

    整个道庙,随即化为齑粉,一层厚厚的光幕,在千丈高处闪烁而灭,那是守护这里的重要屏障。

    “不要逼我!仙界肮脏而混乱,这里虽然与世隔绝,倒也安稳,那些死灵比某些老鬼都高尚不少,不回!”

    “没错,但由不得你!”

    落在古林边缘,和生机堪堪接触的仓廪,望着满眼苍翠,内心极为舒坦,刚要伸手去接触一片嫩叶,但蓦的撤回,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只是他瞬间就感觉不对,自己穷奇所有,才蜕变升级的仙婴竟然萎靡不振,法力难以运转,一身修为不能使用,只剩凡人之力,并且被诡异力量拖着,直接向上冲天而起。

    而那座粉碎的道庙,原地蓦然出现一个雕像,材质不属于任何东西,纯粹由虚幻凝聚,却比铁石更为真实。

    雕像是个人,身材修长,白衣掩体,皮肤晶莹闪光,双眼有些狭长,就连瞳孔也不是圆形,眼白是蓝色,伴随些许猩红。

    白衣上绣着蓝色蛟龙,龙腾长空,庞大身躯扭动着,远古气息极其浓郁。

    就见衣衫上的蛟龙,在注视中越来越粗壮,转眼间其强大程度,比雕像更恐怖数倍,堪比大罗圆满。

    “昂——!”

    “这……何意?”

    那雕像分明就是仓廪,即便他当年全盛时期,也只是金仙一枚,此刻身上的那条老蛟,却诡异的活灵活现,并且威压震撼万古。

    死灵界面,和诸界都不想通,消息闭塞,更不可能出现圣人,此龙足以震慑一界,守护这里。

    但仓廪顾不得这些,他急于脱困,并且想看到对方,想弄清束缚自己的神通,然而除了空间模糊,感觉自己在加速上升之外,并无任何收获。

    粗略估算,当仓廪再次见到光芒时,前后不到一炷香时间,他的仙婴精神抖擞,一身法力已经恢复,周围仙光旖旎,处处美景连绵,天清地明,道韵浓浓。

    “自寻机缘去吧!”

    然后,他就被抛弃了,那个声音再未出现,仓廪在原地惊疑不定了数天,才胡乱选了个方向,小心翼翼挪蹭着离开。

    万里苍穹的虚空,陆寒差点笑出声,但凡见到仓廪此人的容貌,几乎都有一种想揍他的冲动,当年被人追赶的死去活来,自身承担小半责任。

    将此人拉回来,举手之劳而已,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仓廪还一无所知,恐怕会瞠目结舌,很久很久…………

    在死灵界面,弄出一块生机之地,暂且当作试验田,以后万法重来,要让其乱而不乱,有待深究。

    混沌海在缩小,因为紊乱奥义在收缩,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控制着,从边缘处彻底消失了。

    对于混沌来说,停止就是倒退,缩小便是暴退,生灵还为察觉出,空间力量在悄悄加强,法则渐浓,大道愈发清晰。

    大道有虚!

    陆寒又想起这句话,他一步踏入混沌海,向前行走时,不断挥动袖袍,似乎在散播什么东西,尽数没入虚空不见。

    动作真实,感觉却非常不真实,但漫长的岁月里,就在无形中,有东西悄悄地左右着一切,任何演变都有参与,却谁也难以让其显形。

    “混沌又不止一个!?”

    混沌凶流造成的那种空旷,陆寒此刻想起来,周围空间随即就填补过去,是保证混沌法则存在的基础,是自我维护的根本。

    但造成的空旷,他冲来没能察觉到底端,也就是没能探知深渊的尽头,仿佛混沌凶流可以将混沌吃透,却又没有和外界彻底打穿,虽然凶狠,总有余地。

    混沌之外,又是什么样子?

    此刻的混沌海,他已将最初的那抹秩序激活,将没有约束的紊乱收起,这才是避免混沌膨胀的基本方法。

    这一抹秩序扩展后,混沌海将在循序渐进中,发生天翻地覆的衍变,混沌法则开始挤入生灵活动的地方,可能导致大道法则出现新的衍化,可能会更加精彩。

    众生的路,或许会多出无数条,不再局限于以往,也可能萎缩,和其他法则融合,形成别具一格的灵域、道域。

    这些都需要时间。

    陆寒的手里,多了四个大小不等的圆珠,在掌心滚来滚去,其中最小的那个,湛蓝色居多,其次以苍绿为主,宛若一张宏图。

    四个圆珠在彼此追逐,以各占一角之姿态首尾相连,基本以四方形的轨道滚动,偶尔也变成圆环状,你追我赶,仿佛不亦乐乎。

    他的目光,不再散漫于混沌海中,而是逐渐聚焦,盯着混坤界面,天地盟所在的飞花岛以北。

    那里有个叫做陀螺紫海的地方,是灵气最为精纯之地,现在被打造的更如仙府圣地,浓郁程度,一天可抵百日。

    某一个洞府,被陆寒定格锁住,自然非常熟悉,因为他曾经在里苦修,两侧的洞府,当年种种已如云烟。

    此刻这个洞府门口,被一个窈窕身影占据,她二八芳华,身材修长高挑,即便素衣裹身,仍旧无暇清纯,其容貌,有近半和某个女子很像。

    但眉宇间,又仿佛另一个人,嫣然里多了分俊秀,此女气息沉沉,境界已经勘破化神,步入苍元玄妙。

    她右手伸手探出,直指一朵繁花,花瓣不俗,足有巴掌大小,花蕊里裹着几许露珠,反射出淡淡霞彩。

    继而,左手一翻手掌,便多了本书卷,哗啦啦方落到某叶才停住,一首小诗映入目中。

    此女指着繁花,美目一扫周围山灵水秀,蓦的开口嘟囔,声音不大不小。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忽然,周围的温度开始下降,冷风兮兮而来,花草摇曳,气息一片清幽。

    花香变冷,虚空乍寒乍暖,更有一阵大风呼啦啦吹来,吹得美女微微蹙眉。

    “错了!还好娘亲不在,否则又会给我暴栗,此刻用‘玄清一气决’吹冷风极不应景,当运转‘青帝感应篇’,走起!”

    “顽皮!”

    就在此女掐了个法诀,一股青木气息泛滥开来时,忽然向后一跳,收起书卷,凝神看着那朵大号花瓣,满脸戒备,耳廓里同时灌入个声音。

    因为花蕊里的露珠,不知何时已经凝结在一起,飘悠悠而上,离开花瓣三丈,酒盅大小的水珠里,缓缓走出个身影,看着女子,一脸慈爱。

    女子戒备的神色,忽然慌乱起来,嘴唇嗫喏数次,瞳孔深处闪过惊讶,脸颊蓦然又绯红,无数念头碰撞,最终美眸睁大,怯生生的,又带着一丝惊喜的问道:

    “是父亲?”

    那身影点头,黑发黑瞳,白衣如雪,正如当年离开时。

    “璎琳!”

    “正是女儿芳名——陆璎琳!母亲不让您知道,隐瞒了这些岁月,其中缘由,女儿虽然不懂,但请父亲海涵,以您无敌之胸怀,当一切无波!”

    此女上下打量陆寒,她私下却默默运转法力,但并非准备防御,而是压制浑身血脉的涌动。

    当对方出现时,一股莫名力量,导致心神微微震颤,似乎在与什么共鸣,莫名的归属感越来越强。

    “可!”

    “那就好,咯咯咯……!娘亲好久没来了,叶姨娘也不知去了哪,若她们也在,当为圆满。”

    “她们来了!”

    陆寒扭头,向某处虚空看了一眼,那里的苍穹尽头,就莫名多了两束光,呼吸间已经到达眼前。

    每一道光芒里,都站着个女子,一个白衣飘飘,一个蓝衣粼粼,脸上还带着些许疑惑,然而此刻却齐齐变色。

    她们看见陆寒正负手独立,而洞府外的女子,落落大方且不失本色,两人面面相觑,还是白衣女子落地后,很快就嘿嘿坏笑起来。

    “这和我无关,咱就是个吃瓜看戏的,哈哈!”

    言毕,她一闪身,就钻进了洞府,留下蓝衣女子,站在那抓耳挠腮。

    “叶仙云,见色忘友的家伙。”

    “嗯?”

    陆寒淡淡瞄了子车媛一眼,此女顿时吐了吐舌头,脸色反而泛红,毫无惊慌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