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卷 第1143章 红颜之本

    言情中文网 .17zw.,最快更新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最新章节!

    第一卷第1143章红颜之本

    代月离站在藤蔓下,不断查看四周,有些怯生生的,语音清脆,传出很远。

    这是他第一次站在混沌海开,目测风险为零,但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出现的,明明记得都被陆寒带在身边。

    回头不见清晰来路,远眺没有去处,心里暗暗后悔,不该和钟离婉莟抬杠子打赌。

    但是,她的感应无比清晰,从未出现在这里过,却对周遭异常体察入微,藤蔓不过几百丈,在神魂里却多出一片细腻的轮廓。

    宛若一幅地图般,纵然显示之后一无所有,却分毫毕现,即便半点尘埃也难以藏身,这样的范围直达几万里方圆。

    她知道此乃神通,是天引妙蔓的感知,加上自己的天赋,这就是乱花神体的好处。

    蓦的,代月离眼珠一转,刚看向某处,那里就冒出个身影,笑眯眯向自己看来,带着一副已经了然的表情。

    “咋?你真懂?”

    “我在这和你说话!”

    忽的,几百丈高的藤蔓,开始弯腰下来,从藤蔓里钻出个声音,却和陆寒一摸一样,导致代月离向后一蹿,目瞪口呆。

    她吃惊的抬头,就见藤蔓上有朵花,向她绚烂开放,光霞幻化出个脸谱,出现陆寒笑眯眯的脸。

    咋感觉……有些诡异嗫!

    “这不对,藤蔓和我不分彼此,你是如何进去的,而我竟然没有感觉?”

    “嘿!这混沌,哪里不能有我,只要再衍化,便有运动,我的法则无孔不入,至于进入你的身体………”

    “嗯?啊……!”

    没听陆寒说完,代月离疑惑的瞥去,发现对方正扫描自己,那张脸闲得很清纯,却都是猥琐之势,肆无忌惮,忽的明白其意,跺脚大声嗔骂。

    “你无耻,不知羞,呸!啐!”

    “天地可有羞?阴阳有羞否?混沌呢?”

    “那是他们没有灵智,鲁莽而无知。”

    “拉倒吧!那是它们都冷淡了,如同你们几个,也愈发清冷淡漠。透,则通,通达则豁然,则乃大……自然!不再羞!”

    有个巴掌,猛的向上挥去,掌影里带着几许特别的氤氲,直接呼在那朵花上,啪叽一声,打的结实无比。

    但代月离自己,则身躯微微一颤,差点呲牙咧嘴,她低头发现,自己的左胯,多了个淡淡的掌痕,虽然仅仅小如指甲盖,并一晃而逝。

    嘤!

    ‘居然什么话都能说出口,虽然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妙不可言’四个字,也蕴含别样的奥义呢。’

    但这些念头转眼就被抛之脑后,代月离抚摸了一下天引妙蔓,藤蔓微微摇晃,似乎在和她共鸣。

    “你说的快慢,实则是此藤感应到了什么,不再遵守常理,要壮大并且自保吧?”

    “这……还别说,冥冥之中,总有一丝不安在萦绕着我,本来已经习惯了,以前总在为你担忧,然而如今,这感觉居然没有丝毫散溢消失之象。”

    ‘茫茫混沌之中,除了你,有谁还能让我如此?’

    ‘原来,这是天引妙蔓的意思,它居然也忧心忡忡,何以让其自危,生长的这般迅速?’

    代月离的气息,就从她出现到现在,居然又拔高了些许,隐隐携带的灵压,几乎要踏进太乙级别。

    她的修为经历了第二次狂涨猛增,当年曾经被陆寒点化,一举羽化成仙,但这次完全是自身桎梏的破解,毫无外界力量助益。

    其实,脱离了天道,这些界面的生灵,只归于陆寒麾下,已不再适用洪荒的那些规矩,但从玄仙到金仙,代月离仅仅用了不足年余。

    回想之下,那几乎是惊心动魄的过程,一切之功皆来自天引妙蔓,藤蔓以她为根,迅速扶摇直上,竟然不再需要自己供给养料了。

    它的家,是混沌!

    “混沌在危险边缘,膨胀到了极限,要毁灭!”

    “啊——?!”

    就在陆寒话音未落,代月离大惊失色时,这根天引妙蔓,呼啦啦开始扭动起来,直径顿时加粗几寸,顶端更是暴涨几十丈,遥遥探入混沌海之巅。

    十万里内,哪怕是一缕微风,拂过附近时,转折了多少次,形成了几个角度,裹挟了几粒微尘,又抛弃了多少,代月离尽在掌控。

    天引妙蔓的藤蔓上,开始越发出现金绿色光辉,但从四面八方,也同时开始多出一丝丝新的异样,原本真空的环境里,冒出一个个极其微小的金绿色颗粒,飘飘悠悠向藤蔓涌来。

    这些颗粒,以前从未出现过,宛若从虚无才产生的,但伴随的却是风起云涌,十万里内一片萧瑟,从暗无波动到轰鸣沸腾,仅在翻掌之间。

    茫茫苍穹内,各种光怪陆离之象接连上演,甚至彼此推挤着,争先恐后表现出来,妖魔鬼怪、地水火风、飞土轰雷、花草虫鱼等等,世间万物似乎都要上映。

    “这样的现象,是第几次了?”

    陆寒的身躯也跟着一阵模糊,差点就此消散,当他再次重塑后,神情已经严肃不少。

    “三……第三次吧。第一次时,仅仅持续片刻,我未及反应,仅听到嗡鸣一声,就结束了,简直不明就里。上一次就是它正式破体而出,不再甘于寄居我体内,高度不过三丈,但仅有隆隆之音而已,神威吓人,不见异象。”

    代月离吃惊非同小可,但没有半点骇然,赶紧毫无保留的和盘托出,她本以为天引妙蔓要脱离掌控,甚至撕开自己的道躯,带走半条命脱离而走,但如此骇然景象,依然未感应到半点不适。

    恰恰相反的是,她的修为又开始莫名增强,几乎开始快速暴涨,随着天轰地裂的巨变,那些金绿色颗粒融入天引妙蔓之后,代月离娇躯微微一躬,眉宇痛楚阵阵,当半晌后挺直了身躯,她的气息已经增强数倍,灵压堪比太乙金仙。

    “这是在抽取混沌根本!”

    区区几个字,陆寒却是一个一个挤出来的,从牙缝里,用了很大力道。

    “啥?混沌的根本?那又是什么?”

    “若不对,我就强行干涉,断了这藤蔓生长,决不走弃道之反路。”

    从未见陆寒这么严肃过,代月离本来修为暴涨,对大道的领悟越发深邃,正忙于感悟新领略的玄妙,此刻板起了面容,神情刚毅力的咬紧牙关。

    “哈哈!何为正?何为负?都是混沌不可或缺之一,只是这也太狠了,混沌根本是从不出现的东西,宛若修士的本命精魂,确切是该成为‘混沌元魄’!”

    陆寒摊摊手,表示他也完全没料到,天引妙蔓真正的本命源泉,不是混沌里的任何东西,直接要老命啊!

    这些金绿色颗粒非常稀疏,但每一个出现,都是独一无二的,它们来自于混沌本源,自混沌诞生后,就隐没于其中。

    可以将它们,视为最后的一道支撑,就是以这些星星点点为草图,混沌才延伸膨胀开来,变得更精彩详实,物种繁多,大道美好。

    混沌萎缩了,陆寒明显能察觉到,虚空在缩小,甚至消失,每一个金绿色颗粒被吞噬,那里所在的空间,就变得半真半幻起来,直到消失不见。

    十万里内的混沌元魄,也就几十个颗粒,还有的晶莹,有的缥缈,似乎本源的纯粹度也分优劣。

    随着天引妙蔓增粗长高,十万里之后就是更广袤,百万里、千万里……似乎要永不停止,他也看到代月离越来越亭亭玉立,身姿在扭捏着、变幻着,气息不断拔高,灵压层层叠加。

    太乙、大罗、圆满、圣人………!

    混沌何其大,这些洪荒的境界,有些小儿科,在真正的东西面前,堪比蝼蚁。

    直到天引妙蔓的粗壮程度,已经接近了陆寒,再到开始和他接触,陆寒未动,这根藤蔓有增粗三寸,便停了下来。

    ‘这还是藤蔓吗?和混沌神树相比,何其高大上啊!’

    ‘可惜了虚空!’

    周遭已经纤薄无比,只需有人吹口气,这里可能就会崩碎和消失,与混沌凶流吞噬咬掉的,几乎大同小异,一个釜底抽薪,一个饥不择食。

    “它停下了!嗝——!”

    此刻,原本已经蹲下身躯的代月离,开始缓缓站起,声音宛若天籁,又带着些许担忧的唱响道。

    前后不过数日,她已经满头秀发垂到脚底,却不再是青丝,尽数金绿色。

    和巨大的藤蔓相比,仍然站在根部的她,是那么娇小,却沐浴着神光里,剔透的宛若刚煮熟的鸡蛋。

    美女扇动长长的睫毛,肤如金玉,造型凹凸有致,从上到下灌溉着灼灼华光,漂亮且钟灵毓秀,几乎无法想象。

    好似整个混沌的美好,都汇聚在她一人身上,一道道异芒环绕着她周身,从脑后流溢而下,进入天引妙蔓之内。

    混沌的轰鸣声逐渐停止,无数虚幻一闪而消失,乾坤宁静如昔,仅能听见美女打嗝。

    ‘嗝!嗝——!嗝……嗝……!’

    她尴尬,却无法停止,嘴里溢出气泡,然后蜕变成精灵虚影,围绕着天引妙蔓盘旋,似乎混沌中心,就是此地,就是她。

    “这里的诱惑,可不比我的布局小啊,它们来了!”

    “嗯!嗝……要不要嗝……我帮忙…嗝……!”

    代月离扭头,看向某个方向,满眼灵秀的眼睛里,多了一丝讨厌,睫毛颤动,强忍着问道。

    天引妙蔓何其巨状!

    其高度,不止十万里,也有几百里粗壮,异象却传播的无限遥远,几乎令天下生灵均都抬头看来,即便啥也看不见。

    代月离抬头,蓦的惊讶了一声,音动宛若百灵轻唱,似乎也被惊人巨变吓到了,太高太大了呀!

    她赶紧闭目,感应着天引妙蔓的感应,蹙眉了一阵后,这颗巨大的藤蔓,一个恍惚就消失了,同时在脊背上,那根藤蔓的颜色,几乎加深数倍。

    让她蹙眉的,是看到了好多狰狞怪物,正疯狂向这里扑来,几乎如痴如醉,似乎从未见过最好吃的食物,那藤蔓能入口一次,仿佛就可媲美混沌无极!

    只是,还在亿万里外,一个几千里高的身躯倒下了,接着就是第二只、第三只……!

    ‘昂——!’

    ‘哞!’

    无数混沌凶物狂叫道,它们从未如此快速,但扑来一个就消失一个,前一秒还撼天动地,下一秒就化为了齑粉,凭空屡屡被蒸发。

    “嘿!”

    数月后,有个声音沉闷而来,停在遥远得地方,停在生死线之外,但一股无比宏大的霸意喷射而至,那股坚决之稳固,直接超乎想象,夺宝之心休想撼动。

    涌来的诸多凶獠怪物,几乎包围了四面八方,它们终于动作变缓,因为目标消失了,那诱惑自己的高大藤蔓啊!

    而且灭亡仍旧最可怕,无数凶恶之徒前赴后继,仍旧未察觉是谁阻止了自己,一朝扑空,兀自咆哮暴怒,甚至彼此厮杀起来。

    它们发现前方太乱了,宛若一锅粥,类似混沌本象,毫无法则契机,分明不见杀机,但跨出那一步,从无幸存者。

    “可恨,可恼!”

    高空中,突然一声闷响降临,一片黯淡的光霞冒出,仿佛褪色多年,让人看一眼都暗暗后悔,但就是这片光霞滴溜溜一转,里面冒出个足球场大小的眼珠。

    瞳孔朴实无华,只是闪动着诡异森罗,盯紧了某处,同时伴随这诞生出灭世般的恐怖气息,

    所有赶到的混沌凶物,只感觉通体狂颤,偌大身躯一麻,就再也无法动弹分毫,那是来自大差距的绝对压制。

    只要一念,顿分生死!

    那颗诡异的眼珠,却似乎对他们毫无兴趣,盯着这块脆弱不济的广袤区域,良久后终于眨了眨,瞳孔深处闪过讥讽之态,接着就有一道惊天般的光柱轰然喷射而出,

    喷射的光柱,初时有形,但刹那就消失了,似乎从未出现过,没入茫茫再也不见。

    “被你一个私吞掉,吃的下吗?吐出来!”

    ‘咔!咔咔——!’

    狂吼的每个字,都堪比亿万吨当量的核弹爆裂,世界再也承受不住了,缺少混沌元魄支撑的地方,同时碎裂开来,堪比爆掉的镜面。

    ‘混沌凶流,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