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卷 第1135章 你是我的王

    言情中文网 .17zw.,最快更新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最新章节!

    第一卷第1135章你是我的王

    陆寒的光团,带着他的紊乱大道,击中还想逃走的魔神,然后炸了。

    与此同时,从亿万里之外,从陆寒被那盏孤灯拦截的地方开始,虚空尽数被瓦解,一切荡然无存。

    不能进行光阴追溯,说偶有法则在这里会消失,当前区域将会变成一片失落之地,仿佛已经被废弃,也仿佛还没有被开发。

    “虚空葬!”

    久久之后,陆寒随口说出三个字,而随着这句话,混沌海中,环绕这里的几个星域,开始跟着一起摇晃,仿佛承受了无上大力。

    总之,魔神被灭口了,消失的无比彻底,从本源道镜出现时,陆寒已经释放出奥义,将涵盖区域尽数笼罩,每一寸虚空都充塞着乱绪。

    没过多久,那个光团回来了,再次融入陆寒身躯,顿时有一股陌生而强悍的力量,以及海量记忆、玄法、甚至岁月积累的痕迹,还有几次小断层,都被带了回来。

    足足半个月,陆寒就停留在这里,仔细研究得到的东西,他将魔神直接吞噬,并且消化掉信息,无论当年还是今朝。

    混沌魔神的生命史,简直就是混沌的发展史,生命的痕迹,几乎见证了各种法则,即便大半时间,他们是沉睡的。

    沉睡,能最大限度保持古混沌的力量,不被混沌海的膨胀,以及发展慢慢衍化、蜕变,否则就是退步。

    这个混沌魔神的生命印记里,居然没有盘古神那一斧的精彩,只是有道裂缝,距离他头顶数千万里,几乎擦肩而过。

    那是开天斧之力量最后波及之处,在这个混沌魔神面前,花开了一条鸿沟,从此再也没有合拢。

    巨斧利刃波及到的边缘处,充满一切绞杀,那是最原始的毁灭,盘古神宛若拥有混沌本源的传承一般,锋芒所及,神魔皆灭。

    这就是曾经,洪荒的最边缘所在,随后就开启了大崩塌、大膨胀时期,三千魔神混战,死伤殆尽。

    那时的古混沌,经历了第一次无量量劫,紊乱和萧杀一直沸腾了亿万年,除了边缘地带,和盘古神捍卫的洪荒,几乎尽数被摧毁。

    从那以后,混沌海开启了快速膨胀之路,也是那次大战的阴影,永远笼罩着幸存下来的混沌魔神,从而开始悠久岁月的和平,为今天的生灵奠定下本元基础。

    魔神陨落,大道诞生;三千法则,定下乾坤。

    这片虚空消失后,新的虚空会缓缓诞生,没有涉及混沌本源的级别,无法做到混沌凶流那样的毁坏程度,周围空间不会跑来填补这里,难以导致混沌萎缩。

    陆寒在品鉴混沌精华,那是混沌本源裂开后,产生的第一批精粹,绝大部分都被三千魔神分而食之,但即便只得到一律,都属于混沌魔神。

    混沌初始时期,精华处处存在,鸿蒙紫气只是残次品,魔神遍地走,强者不如狗。

    一朝化魔,一朝化神!

    魔为阴灵之祖,所谓鬼界、灵界、皆是后来之秀。但问道者渡劫,皆有天魔降临,这是混沌赋予的永恒权限,倒在心魔劫上的,根本难以计数。

    “你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不知多远的地方,一个声音从天而降,有两颗孪生陨星结合在一起,上面顿这个绿幽幽的影子,在那瘫软并抽搐着,不断发出凄凉嘶吼。

    这个绿色身影,全身都是不知名树叶组成,经脉都是一根根粗糙根须,泛出绿色的蜡光,头上三根山羊角,丑陋容貌几乎堪比灭霸,长长胡须都是蜿蜒的蠕虫。

    “我不同意被你吞噬!”

    降临的声音不知源于何处,但仅仅听见,就能震碎后天生灵的神魂,那是混沌魔神的声音,语气里带着不可违逆的力量。

    然而,绿幽幽身影即便苟延残喘,也倔强的抬起头,两个椭圆形瞳孔,露出不肯屈服的光芒。

    随后,他的身躯就开始自燃,一团团绿火越来越大,最后汹涌燃烧,里面突突跳动这灵焰,那是真元真魂在消逝。

    “你错了!本魔神奇怪的是,你的主人竟然莫名就消失了,连我都察觉不到原因,这有些不对!”

    “若非你们之间打架,就是混沌凶流啊,只有那种新出现的东西,才能突然得逞,总之,我和主人同死同灭,这混沌,不来也罢!”

    轰隆——!

    一道绿光猛然炸开,数十万里内的虚空,眨眼间都被星星点点的绿火覆盖,然后稀稀拉拉下起了绿色雨水,瓢泼而降,宛若天哭。

    “唉——!我等存在,度过无数岁月,本以为胜了,赢了,其实……嘿嘿!”

    那个声音居然也叹息起来,随后这里的虚空,雨水瓢泼之地的边缘,就多了一道线条,线条很粗,足有十几丈,蕴含的竟然都是毁灭法则。

    只要靠近万里,就会被无差别攻击,仿佛给绿幽幽的伴生魔灵,打造了一处圣地,从此以后的内部,这个孪生的陨星上,就是忠魂哀伤之所。

    陆寒眉宇耸了耸,他终于又动了,将混沌魔神的一切了解完毕,也大略知晓了混沌衍化过程,一具恶化,膨胀的历史,几乎已知七七八八。

    然而从混沌魔神的印记里,仍旧未得到混沌凶流只言片语,似乎后者是新生的一种状态,还有混沌意志,诞生的极其诡异。

    “你信了?”

    “不然呢?”

    陆寒听到一个伴生忧虑的声音,几乎不假思索,双手一摊的表示很无奈,他似乎早已料到,混沌源灵肯定要主动冒泡,和自己摊一摊小牌。

    混沌魔神之言,如一块巨石,砸落在他和混沌源灵之间,渐起连绵不断的烟尘,大有扩张之势。

    有时候,陆寒感觉这个混沌魔神,似乎已经料到结局,或者从他身上感应到了本源的端倪,故意如此说。

    ‘这里破了便破了,混沌又不止一个,我早已厌烦,嘿!’

    混沌居然不止一个?

    卧了个槽!

    当时,陆寒其实十分震惊,只是他早已虚化,再无任何实质,何等惊骇奇闻,都和寻常之事一样,难以引动他任何失态。

    混沌万变,以静开始!

    本源道镜这次未现身,源灵也没探出她那奇怪的脑袋,似乎已经揣满了好多小心思,不再如以往单纯了。

    “你有想法吗?”

    “有!”

    “啊?不能有!不能离开这里……嘤!”

    源灵忽然高叫道,语气里添加了不少失望,断然阻止了陆寒的想法,但后面的话越来越低,最后旎旎喃喃一大堆,已经无法参透表达了什么。

    “离开?去哪?”

    陆寒莫名其妙的回应,他其实了然,源灵开始躁动不安了,整个混沌海,如无边的巨大家业,自己是管家,若心生懒散,或者别有想法,家业要废啊!

    源灵和整个混沌,是彻底绑定在一起的,混沌若消失,源灵绝然跟着溃散,莫说是她,任何有灵智的普通后天生物,面对这样的结局,都会歇斯底里。

    “咦惹?嘶……想的太多就头疼!”

    源灵懵了,陆寒就感觉身躯微震,那是混沌源灵在抖动,宛若拍打额头一般,有些不知所措。

    “所以,还是老实点好,你若脱离了最初的单纯,就是自我膨胀的开始,难不成要再生一个小混沌?”

    “不!不了!”

    “如今的你我,几乎共生共融,这里是我的世界,后院不稳,何以能远足!”

    那些混沌魔神,都是自我衍化的,遨游在混乱的混沌法则里,从未被源灵承认过,但也不会否定。

    然而陆寒也已将混沌精华融于己身,并且得到源灵认可,似乎关系还很融洽,方才的小波澜,并未掀起滔天巨浪。

    “你是混沌王,也是我的王!”

    “这……?!”

    蓦然,听到混沌源灵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陆寒呆了呆,有些无语。

    他可不认为混沌源灵真的如孩童般,更不可能有多动脑筋就头疼的毛病,绝不会惧怕再次衍化,同样能做一个勤快的家主。

    甚至根本无须用他做管家,若真到那一天,所谓的混沌海万象,仅需源灵眨眨眼,就能一切重塑,有可能顷刻回归当初。

    混沌源灵,以本源道镜的状态出现,拒绝打理混沌海,以及产生灵智,一直躲躲藏藏,类似种种的具体原因,陆寒仍在思考,源灵所说的那些,他充其量能信一半。

    ‘混沌王?呵呵!’

    作为后天生灵,没人比他更理解一个生命的真谛,有人普通一世,寿元顶多上百载,半路夭折的也有为数不少。

    有的逆天修道,占据在道祖高位,执掌天道,屹立于顶点,从此不死不灭,直接永恒。

    所谓成功和失败,其实都是命运法则的玩物,早已被无形中掐住脖颈,所谓大机缘、大毅力、大智慧,让你有,你便有了。

    混沌魔神从诞生到消失,冥冥中也早有定数,又是谁决定了他们的来去,那些苟活至今的古老魔神,为何迟迟没有消失?

    命运不出,因果为王!

    命运一直都在,因果等同虚设,所谓‘好人没好报,祸害活千年’,就是命运法则的真实写照。

    为了懒惰,混沌源灵也是拼了,居然甘愿认陆寒为主,可惜没有终极实力,所谓混沌王,那样的傀儡有何意义?

    “混沌海是我的世界,后院不稳,何以远足!”

    这才是陆寒的本心,那虚幻的王中王,不如一根火腿肠,只是如今,他距离彻底无忧,也已经不远了。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苏醒的混沌魔神,都不是好魔神;无法控制额混沌凶流,也不该存在;随意放肆的混沌意志,决不能继续;贪婪无知的生灵,理当消失。

    陆寒伸手一划,如执掌船桨般,自己就莫名向前而去,并且融入混沌间,原地毫无踪迹可寻。

    每隔十余载,他就出现一次,神奇的一幕,也随着他现身而发生。

    曾经出现的地方,居然开始悄悄发生变化,似乎整片虚空都在缓慢收缩,一股微妙的压迫气势诞生,如同逐渐泄气的气球。

    无数岁月之后,一个色彩斑斓的地方,忽然出现横空巨掌,那掌影横贯千万里,以无敌姿态向下拍去。

    下方的色彩斑斓,都是无数石块构成,每个石块有棱有角,仿佛被故意打磨过,而且颜色决然不同,强迫症患者若能见到,必须表示心神皆醉。

    石块之多,排列之整齐,色彩均匀合理的严谨性,宛若精雕细琢之笔,让人不忍破坏。

    然而,那一巴掌还是拍了下来,对下方几乎熟视无睹,掌心中带着浓烈的古混沌气息,凝成一个旋涡,轰隆隆发出暴鸣。

    “乱了!令人讨厌的的东西,速速滚开!”

    莫名之中,广袤无垠的石块,呼啦啦一阵收缩,就形成坚固无比的石台,并且有个虚影,快速出现在其上。

    他浑身宛若宝石铸成,若非长的太难看,绝对是个艺术品,其非常不满的大叫着,仰天长啸,从额头上冲出一抹能量波。

    波动里,同样有浓度极其精粹的古混沌奥义,堪比雷达波一样,越来越狂沛,迎着巨掌隆隆而起。

    石台上的身影,两个短角生于凶目之上,脸部直接扭曲的模糊,似乎从未定型,整个躯体如菠萝状,周围都生有密密麻麻的嘴巴。

    此獠似乎天生就是贪吃的命,所有大嘴之中,多数处于紧闭状态,但至少四分之一在不断蠕动,可惜从未感觉周围虚空有所减少,不知在吞噬什么。

    混沌魔神才有的骇然意志萦绕下,巨掌和汹涌波动对轰在了一起,那一瞬间,混沌海的生灵,都莫名的震颤了一次,无论凡人和花草,还是修士与道祖。

    每个大世界上,他们豁然扭头,冥冥中似乎知道哪里除了变化,继而感觉一阵寒凉,内心微微惶恐,却不知所谓!

    ‘何以至此?!’

    ‘古怪得很!’

    有人问,就有人回答,都纷纷摇头,却不知有一片混沌海,在两个混沌魔神鏖战下,宛若回到了古混沌时代,法则消失,一切皆乱。

    陆寒看着面前的情景,脸上决绝之意更浓,他似乎发现了,混沌源灵那句话,里面另有真谛。

    “你是我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