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寝取野兽1》NTR被男友哥哥强奸的可怜处屄

    沈怜被对象抛弃,他的男朋友当着他的面跟其他男人做爱,还嘲讽他是个木头,原因是既然同居了为什么不给操,明显就不想跟他处对象。

    沈怜哭着跑出屋子,气得浑身发抖,他的衬衣散开,袒露出白皙的肌肤,因为刚才他一气之下,居然脱光了衣服,露出他漂亮的胴体,他要让男朋友后悔,让他追悔莫及,可男朋友看见他的双性屄后讽刺道,怪不得你不给操,原来是个变态双性人,还和炮友把沈怜嘲讽了一顿。

    沈怜泪流满面地缩在电梯角落里,死死攥住衣服,他不是变态,他也是男人,只是他比较保守不愿意跟人随便做爱而已。

    叮咚。

    电梯门开了,沈怜连忙啜泣着低下头。

    一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按了一下1楼,沈怜抬起头,看向来人,男人已经收回了大手,他身材高大,模样俊朗,身上也穿着笔挺合身的西服,短寸帅气清爽,英俊的脸上带着稍许胡渣,却显得男人味十足,那双眼睛更是亮的出奇,宛如狩猎的野兽,既狂野又危险。

    沈怜哭着抹抹泪,有些丢脸地往边上靠了靠,衣服被自己撕坏了,他只能像小麻雀似的护住身子,他的脖颈细白柔美,领口因为攥得太紧,反而适得其反,中间露出小小的乳缝。

    虽然沈怜是双性人,可他的奶子却比一般人要大一点,盈盈一握的小奶让他看起来像少女一般。

    他一直低着头,丝毫不知道,危险已然降临。

    男人如饿狼一样盯着他,那双眼睛漆黑深邃,带着浓浓的欲望和审视,像刀子一样狠狠刮在他身上,仿佛要把他拆皮扒骨,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这时,电梯又停下,却没有开门,很快,是轻微的震动,沈怜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往旁边倒去。

    他惊叫一声,却在下一刻,落入一个宽阔厚实的怀里,攥住衣领的手蓦的松开,露出他白皙娇嫩的小奶子,在刺眼的灯光下,艳红的奶头闪着妖艳的光,小乳微微颤栗,仿佛点上草莓的奶油蛋糕,看上去骚极了。

    明显感到身后人粗重的呼吸,沈怜连忙直起身,可男人却死死钳住他的细腰,隔着薄薄的衣服都能感受到他灼热粗糙的大手。

    “啊……你,你放开我……”

    “你喜欢在电梯里露奶子?”低哑粗沉的声音从身后发出,灼热的呼吸喷在他后颈,让沈怜浑身战栗,沈怜本来就是个害羞的青年,听到这话,又羞又气,用力推开他,可高大的男人顺着细腰就摸上他的小奶子,像是揉面团似的揉起来。

    “奶子那么挺,被多少人揉过?”男人一边下流道,一边将奶子捏成各种形状,沈怜羞到极致,他根本想不到会有陌生人对他做这种下流事,他羞耻地躲闪着,可男人强有力的手将他的奶子捏得更鼓,奶头都肿成了大樱桃。

    “你……你再这样……我……我就报警了!”话音刚落,电梯砰得一声巨响,随后迅速下沉,沈怜吓得凄厉尖叫,以为要跟这个变态色魔同归于尽时,又砰得一声,电梯骤然停下,沈怜平衡不稳地再次摔进男人怀里。

    男人倒是满不在乎,按住他的两乳肆意搓揉,将奶子压扁又松开,沈怜被他欺负的满脸通红,又害怕,又慌张,拼命挣扎。可不一会,电梯里灯又变得一明一暗,沈怜吓得浑身发抖,身子不由自主又贴向男人。

    男人低头闻他的体香,哑声道,“现在就开始投怀送抱了?”

    沈怜简直要羞死了,发狠地推开他,身子晃了晃,被男人又拉到怀里,沈怜只觉得一根硬硬的东西抵着他的腰,不断来回顶弄着,即使隔着裤子他都能感受到那根东西的巨大和灼热。

    “你有病啊!你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男人邪气坏笑,大手顺着奶子下移,按在他裤带上,猛地施力,皮带断裂,沈怜的裤子应声落地,沈怜刚要提裤子,又被男人强搂在怀地探入内裤里。

    沈怜的四角裤被拨到一边,男人大手强行摸向他最隐秘的地方。

    从小鸡巴摸到了……

    男人的手蓦的顿住,惊讶道,“你居然有屄?”

    沈怜羞愤欲死,尖叫着,“你别碰我!啊!不要!”

    “不要什么?”男人粗喘着,将两根手指硬挤入柔软的花穴。

    “啊啊啊!不……求求你了!”沈怜哭着拼命挣扎,他哪里会想到在电梯间也会遇到变态,还发现了自己身体的秘密。

    “电梯会坏一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只有你和我在一起。”男人邪气粗哑道,骨节粗大的手指在他干涩的肉穴口摩擦碾磨,很快,就磨出了黏黏的汁液。

    “你湿了。”

    “呜呜……你这个变态!”

    但很快,更变态的事情还在后面,男人将他按在怀里逗弄,另一只手也利落地解开裤裆,下一秒,沈怜就感觉有一根巨大粗长的东西重重顶在他臀缝,烫硬的仿佛一根烧红的铁棍。

    “你是夜遥吧,我弟弟应该很喜欢你?”

    沈怜听得一脸懵逼,什么夜遥,他根本不认识姓夜的,话说有夜这个姓吗?

    “一想到你是我弟的女人,我的鸡巴就硬到极点!”男人重重的粗喘着,声音像是从胸腔里震出,“你简直就是为男人而生!”

    “不!什么女人,你放开我!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察觉到男人要做什么的沈怜害怕地全身绷紧,他从未经过人事,对性事更是有无边的恐惧,尤其这个男人他还不认识,而且对方好像认错人了?

    “你放开我……啊……不!”

    “骚婊子!我会让你哭着求我!”男人狠狠地撕开他的内裤,硕大的龟头从后面对准他湿软的肉穴,碾磨了几下,便猛地挺身,将那根滚烫粗壮的鸡巴强有力地猛捅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沈怜叫得惨极了,巨大的疼痛瞬间布满全身,也让他彻底失去抵抗的力气。

    “不要……好痛……真的好痛……呜呜呜……出去……出去啊……”

    “老子的鸡巴大,等操到后面就爽了!”男人粗暴地继续猛顶,他也觉得沈怜里面紧致到令人发狂,仿佛有无数小嘴疯狂吮吸,肉穴死死的裹住巨物,一点不像经常挨操的男宠。

    “妈的,你真紧!难怪我弟弟那么喜欢你!”

    “不……呜呜呜……好痛……呜呜呜呜呜……痛死我了……”可怜的沈怜第一次开苞就遇到这种神经病,还是个鸡巴硕大无比的神经病,沈怜疼的浑身发冷,双手颤抖地抓住男人的手臂。

    男人粗鲁地在他雪白的肉臀上狠拍一下,不顾他的哭叫,猛地挺动雄腰,疯狂暴戾的狂插起来。

    “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小浪逼,装什么贞洁烈女!”但当大鸡巴顶入更深时,男人感觉有什么东西阻碍进入,他猛地捅开,刹那间少许血液流出,沈怜又是一声凄惨哀叫。

    男人摸向他的屄口,展开大手一看,竟是血液,顿时脸色大变。

    怎么会是处,难道那个人都没碰他,这怎么可能?

    “呜呜呜……好痛……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呜呜呜……”

    男人发现他的身份有异,古怪地抱紧他,大鸡巴依旧死死顶着肉穴,将沈怜顶的动弹不得,双腿被迫插开,他全身站立不稳,只能撅着屁股被大鸡巴顶在半空中。

    他一直在哭,一直在发抖,白皙的肌肤布满冷汗,男人缓缓地抽出鸡巴,沈怜哭着说不要,男人还真没再操他,而是就着血液猛拔出巨屌。

    沈怜哀叫一声,摇摇晃晃地倒在男人怀里,哭得一抽一抽。

    男人低头看他,那张清秀的脸蛋上满是泪水,沈怜哀怨地抬起头,带泪的大眼睛里满是怨恨,他轻启嘴唇,颤声道,“你这个强奸犯……我要杀了你……”

    男人捏着他的下巴说,“你怎么杀?”

    沈怜哭着说,“我要把你砍成两半!”

    “呦这么泼辣,与其砍死,不如用骚屄把我夹死!”话音刚落,男人猛地将他抬起,随后将大鸡巴对准已然破处的小骚穴,全力一顶,那一瞬间,沈怜的全身重量都落在结合的地方,硕大的鸡巴将嫩穴撑得满满当当,沈怜失神地仰头尖叫,还没叫出声,又被男人重重顶上天,疼得他浑身哆嗦,随后再猛地抽出,身子下坠的瞬间又被猛顶上去。

    男人就这样一下一下地干他,操干完全没有技巧,全靠蛮力暴戾的冲撞,那硕大的龟头次次冲到顶点,每每顶开宫颈,蛮狠地在他嫩穴里胡乱抽插,粗壮的布满青筋的大屌不住刮弄着娇嫩的肉壁,尖锐的疼痛和陌生的快感混杂在一起,让沈怜彻底失控的哭叫连连。

    “啊啊啊啊……好痛……呜呜呜……不要了……不要了……啊啊啊……”

    “小骚逼,你夹得老子真紧,果然是处屄骚货!”男人亢奋地绷紧肌肉,合身的西服都鼓胀起一块块健硕的肌理,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厚实的大掌粗鲁地搓揉他的屁股,时不时再重击几下,发出清脆响亮的啪啪声。

    “啊!不要……不要打我……啊啊啊啊……呜呜呜呜……”沈怜哭得泪眼婆娑,屁股都被大手拍得红肿,激烈的疼痛和刺激,让他浑身发抖,肉穴夹得更紧。

    男人被夹得眼眸暗沉,猛地将大鸡巴抽出直龟头,等沈怜刚放松身子,再全根贯穿,操的沈怜呜啊啊啊啊啊地尖叫,再猛地贯穿,反正男人就用硕大坚硬的鸡巴肆意玩弄可怜的沈怜,操的他肉壁抽搐,骚穴搅紧,不一会就春潮涌动,汁水涟涟。

    “唔啊啊……好难受……呜呜……”慢慢的,那种疼痛变成了古怪的快感,他泪脸扭曲地扭动着身子,想要驱逐这种感觉,可男人却越操越猛,大鸡巴发狂地往屄里猛顶,丝毫不顾及他还是第一次。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沈怜歇斯底里地尖叫着,身子也越颤越欢,男人似乎感觉他要来了,重重地咬住他的脖颈,像是吸血鬼一样狂吸狂舔,不顾沈怜的骚穴痉挛的有多剧烈,狠狠地干进去,再狠狠的抽出,干得屄口的媚肉都外翻出来,不断飞溅出大量的骚汁。

    “啊!……啊啊……不!……不要啊!饶了我吧……啊啊……不要再弄了……呜啊啊啊啊啊!……”可怜的沈怜叫得越来越惨,可却激得猛兽越操越狠,很快,他就浑身痉挛地仰面倒去,直接贴在电梯冰冷的镜子墙上,骚穴也在瞬间被大鸡巴操上了高潮,大量屄水也狂喷而出。

    男人简直被他的浪水浇出兽性,大鸡巴越操越猛,大手也死死按住他的奶子,强壮的腰肌耸动分开,将他按在镜子上,开启新一轮的狂插猛插!

    “啊~~~我~~~我才高潮~~~不要啊~~~~呜啊啊啊啊~~~”

    “小浪逼,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妈的,还没干进子宫就爽成这样,等插进里面,你还不是要爽尿了?”

    “呜呜呜……我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好不好……”沈怜被他干得东倒西歪,左右乱晃,高潮的酥麻让他连支撑的力气都没了,为了防止摔下去,他不得不攀住男人的肩膀,哭泣地死死抓住。

    “妈的,抓的老子那么紧,吃鸡巴吃上瘾了?”

    “呜呜呜呜……我没有……”虽然嘴上说没有,可身体却违心的起了反应,男人粗重的喘息,身上混杂着古龙水香味的浓重汗液,以及空气中响亮的肉体撞击声,都让沈怜难堪又羞涩,他下面很痛,被大鸡巴撞得疼痛发涨,可快感却抑制不住的翻涌而来,来势汹汹,也让他不知所措,难堪哭泣。

    “呜啊啊啊……”里面的鸡巴好大……涨的他好难受……

    沈怜哭着咬紧嘴唇,湿润的眼角却染上春意,他弓起身子,不受控制地扭得腰肢,那风骚的模样,简直像是迎合抽插,红肿的骚穴变得水润艳红,他淫荡地分开大腿,两瓣阴唇翻进翻出,简直就像一张骚嘴在拼命吮吸大鸡巴。

    男人显然被眼前的一幕激发兽性,他猛地抬起沈怜的一条大腿,粗鲁地搓揉骚屄,将嫩阴唇被玩得乱七八糟,屄口也随着大鸡巴的抽插噗噗喷水,沈怜的整个重心都落在男人的大鸡巴上,每一下插入都像贯穿身体,沈怜淫荡的哭泣着,淫叫着,却感觉男人操的越来越深,一种奇异的疼痛感袭来。

    “想不想被肏子宫?”男人邪气地凝视他,沈怜含泪的眼满是迷惘,无措地摇摇头,却在下一刻,男人放开他的屁股,他的身子猛然下坠,下一刻,整根超级硕长的大屌狠狠地劈开他的宫颈,直捣子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越发凄艳的叫声回荡在电梯里,男人发狠地贯穿着,硕大的龟头残忍地狂捣宫颈。

    “呜啊啊啊啊啊……好奇怪……天啊……不要啊啊啊啊……”

    “小浪屄,干死你!妈的,第一次破处就骚成这样,老子真是捡到宝了!”

    “呜呜呜……你没有……你不要捅了……啊啊啊啊……好深……唔唔唔!”还没等沈怜哭完,男人低头就强吻住他的嘴唇,一边狂吻,一边将他抵在电梯墙上爆操,大手死死扣住细腰,高大魁梧的身躯死死压制,几乎将他奶子都压得扁平,胯下发狠地在他体内死命抽插!

    “呜~~~唔唔~~~不~~~唔唔唔~~~~坏人~~~唔唔~~~~”

    “妈的,干死你!干烂你的嫩屄!”男人含糊低吼,一边咬住他的骚舌,一边疯狂地挺动雄腰,砰砰砰砰!沈怜被操的浑身乱颤地颠动,后背摩擦着电梯的镜子,屁股死死贴着两颗硕大的睾丸,随着每一次爆操,身子一抖一抖,被捏肿的雪白奶子也跟着一颤一颤。

    男人也是越干越狂,硕大的鸡巴仿佛烧红的铁条般迅猛粗暴地贯穿子宫,干的沈怜的每一寸肉壁都在疯狂抽搐,宫颈也淤红大开,肚子更是鼓起一根超级巨屌的形状,骚青年已经完全忘了羞耻,只顾着哭着抱住男人,身子跟着砰砰狂撞,胡乱颠动,突然他的身子像虾子一样淫荡弓起,湿红的泪眼泪花飞溅,四肢不受控制的狂颤狂抖,那一瞬间,大量的骚水从子宫里再次涌出,灭顶的高潮凶猛的袭击了他,瞬间将他歇斯底里地晕死过去!

    男人见他晕了,更是飞快地耸动胯骨,喉咙里迸发出粗野的低吼,最终在沈怜湿润的子宫里狠狠射精,猛烈如水枪般的白浆射满柔软的宫腔,喷的沈怜苏醒般的尖叫,“啊啊啊啊~~~天啊~~~烫死我了~~~呜呜~~~不要~~~不要了~~~啊啊~~~啊啊啊~~~”随后!随着男人一股股的精种灌入,肚子也慢慢鼓起,他失魂地抽搐不停,直到被男人放了下来,无力地瘫在地上,他被操大的处子屄口也外翻着媚肉,此刻源源不断地流出一股又一股白浆。

    男人俯下身,伸手抚摸他的脸颊,沈怜哭着摇头,哭得满脸泪水,眼泪啪叽啪叽地掉。

    男人抹去他的泪水说,“你叫什么名字?”

    沈怜一想这个变态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就强奸他,顿时气得眼圈更红了,气得直打哭嗝。

    “呜呜……你混蛋……呜呜呜……你是坏蛋……”

    男人听他软绵绵的声音,忍不住将他抱了起来,沈怜无力挣扎,抗拒几下,突然感觉那根刚刚射完的大鸡巴又硬成棒槌,顿时声音都吓变调了,“呜呜呜……我不要了……你想干啥……”

    就在可怜的刚刚失恋的骚青年要被大鸡巴变态狂魔再次狂日时,电梯砰得一声,猛地又升了上去。

    沈怜吓得呀呀呀直叫,男人戏谑地拍他屁股,随后,门外传来陌生人的声音,“是萧骋先生吗?”

    沈怜吓得一激灵,连忙脸红耳赤地裹紧衣服。

    男人啧了一声,没想到电梯这么快就修好了,虽然眼前这个潮红着脸颊,害羞穿衣的青年不是弟弟的情人,不过也意外的美味,他伸手摸了摸沈怜的脑袋,戏谑道,“不想被认出来就藏到我怀里。”

    沈怜哭唧唧的望着他,等电梯门一看,他实在怕被人看见,慌忙缩在他怀里,随后被男人满是古龙水味道的西服披着,埋在他结实的怀里地出了电梯,等周围没了人,男人刚要说话,沈怜哭着甩了他一巴掌,随后扭着屁股就跑了。

    男人舔着被打破的唇角,却没有追他,望向他的眼神无比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