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穿越情敌2》男男修罗场,背着女主酒楼偷欢

    之后几日,小黑都是陪着女主度过,女主是个典型的玛丽苏万人迷,她头发是银白色的,脸颊纤瘦小巧,眼睛却大大的,跟她的脸型有些不成比例,类似于二次元动漫女主,小黑原本瞧着怪怪的,但瞧时间长也就习惯了,他还觉得女主挺漂亮,毕竟这现实世界没这么芭比娃娃的脸蛋。

    而女主的性格也很奇特,时而娇纵时而聪慧时而温柔时而活泼,小黑经常把握不住女主性格,有时会冒犯到女主,但女主对下人倒是不错,也不多计较,毕竟小黑只是个小配角而已。

    这天,小黑听女主小珍说要去湖边玩,她要去哪里看画舫。

    小黑一边为女主梳发打扮,一边想着剧情,按照作者的安排,去湖边玩肯定要遇到什么人物,等想了一会才记起来这是小说四分之三的剧情,到了海棠湖,女主还真遇到了容宸,容宸原本在那密会暗杀楼的副楼主安排事宜,谁知被女主碰上,容宸便丢下工作陪着女主游湖,而正巧男二邢炽也有事汇报女主,于是俩男人见面,又是剑拔弩张的修罗场。

    小黑一想到容宸和邢炽,又想起俩人在别院客房里啪啪啪的场景。

    可女主不知道啊,她天真地给自己戴上耳环,还打趣小黑是不是思春了,最近总是走神。

    小黑尴尬一笑,也不便多言,他总不能说姑娘你小心着点你的后宫,他们可能正在搞基。

    小黑和另外两个丫鬟,陪着女主坐马车去了湖边,这古代的绿化就是好,清新翠绿的草坪,花儿也开了不少,蝴蝶成双成对,当真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而俊美尊贵的七皇子容宸也如小说剧情里写的那般,正等着女主呢。

    可自从偷窥过春宫后,小黑看男主角,怎么看怎么别扭,今日的七皇子穿了一件墨绿色的袍子,墨绿配金丝滚边倒也显得华丽,头顶的玉冠高高束着青丝,长发及腰,那俊美的脸庞白皙明媚,一双俊眉下是多情的凤眼,他薄唇微抿,当瞧见女主时,嘴角扬起,绽放出温柔的笑意。

    “珍姑娘。”

    女主也是被男主迷住,脸颊微红,怀春少女似的小声说着什么,旁边的两个丫鬟神情暧昧地退下,只有小黑傻了吧唧地站在一边。

    男主和女主聊了一会,女主活泼地说是来看画舫,容宸忍不住笑了,说看有什么意思,不如到船上一坐。说着竟挽住女主的手,身子灵动飘逸地飞到对面刚刚的画舫顶上,把正在划船的艄公都吓了一跳,只留下小黑在岸上干瞪眼。

    “想上船吗?”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发出。

    小黑回头,一张坚毅俊朗的面容便砸入眼中,男人穿着一身遒劲黑衣,高大魁梧的身形宛如小山一般,刀削般的五官散发着冷硬的气息,浓黑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薄唇微扬,一双漆黑的眸子里是深不见底的森意,男人明明在笑,小黑却生生打了个几个冷战。

    “邢……邢先生,啊不对,邢大侠你好!”小黑紧张道,他又碰见了男神,只是男神看上去似乎心情不佳。

    邢炽笑道,“爱偷看的小丫头,想不想坐船?”

    小黑看向早已坐在画舫二楼亲密说笑的男女主角,心想是点头好还是摇头好呢,他可不想被修罗场波及。

    可男人不容置疑,抓住小黑的胳膊,便飞上了画舫,那船夫抬头看去,就发现二楼又多了俩人,邢炽大笑将银两扔给船夫,随后大摇大摆地走到男女主角面前,抱拳躬身道,“见过七王爷。”

    小黑小心地挪到一边,尽量减少存在感,因为他看见七王爷容宸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挺拔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旁边的女主似乎没发现异样,笑嘻嘻地问,“阿炽,你打听到消息了吗?”

    邢炽一看见女主,坚毅的俊容都变得柔和,他低声道,“晚上再告诉姑娘。”

    女主很享受这种跟帅气暗卫暧昧的感觉,她又多问了几句,小黑这才知道,原来邢炽为了女主去西域调查什么事情了,难怪好几天没见到他。

    等聊了几句,邢炽便看向王爷,容宸神色淡淡,怡然地望着船外的美景,他还握着精致的酒杯,轻抿着美酒,唇瓣沾染上少许湿意。

    眼见酒杯见底,邢炽握着酒壶为王爷斟酒,容宸看向他时,漂亮的凤眸微微紧缩,竟带着冷冷的杀意,邢炽却毫不惧怕,似笑非笑地回视王爷,电光火石间,俩人似乎已经拔剑相向,激战数回了。

    女主见俩人气氛不对,连忙吩咐邢炽先回去,邢炽扯了扯嘴角,躬身退下,但临走前,深深地看容宸一眼。容宸仿佛被冒犯一般,俊脸微红,那双凤眼带着隐忍的恨意。

    别人或许以为这是情敌间的厌恶,但只有小黑知道是怎么回事。

    果然,之后的游船之旅,王爷全程心不在焉,一直摆弄着腰间的玉佩,女主倒是天真无邪,嘻嘻哈哈,见男主不理她,想尽办法,最后嚷嚷着要去鼎x楼吃包子。

    容宸见她稚气可爱,忍不住笑道,“好,我带你去吃包子。”

    女主见他终于开心,娇憨道,“容哥哥你为何不高兴呢,难道是因为阿炽?”

    容宸一听到男人名字,笑容收敛,他垂下头,冷冽道,“以后不许提他。”

    “可是,可是他是我的护卫啊,一直保护我的安全……”

    “你的安全由我保护,本王不允许你和别的男人亲近!”

    小黑在旁边抽搐几下嘴角,果然是霸道王爷的台词。

    女主听了,却不高兴道,“凭什么啊!阿炽是我的朋友,我认识他还在你之前呢。”

    小黑又抽搐几下嘴角,果然是女主,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容宸的脸色彻底难看下来,但他没有发怒,良久,只是苦涩道,“我并没有把你当做朋友。”

    可女主听不懂,她歪着头道,“那你当我是什么,难道是好哥们?”

    小黑这下连眉毛也跟着抽搐了。

    王爷没再说什么,只是无奈道,“你还太小,等你长大便知道了。”

    小黑深深叹了口气,女主都十八了,还要长多大才算成年。

    等上了岸,王爷骑马带着女主去了鼎x楼,楼内热闹非凡,笙歌鼎沸,王爷是这里的常客,被小二安排到了最尊贵的观月间。

    小黑也累了个半死,却只能在门口守着,听几个丫鬟咬耳朵八卦,其中一个丫头道,小姐以后会不会做王妃,七王那么喜欢他,另一个道,不一定啊,连当朝太子都喜欢小姐,若是选了太子,说不定能做皇后呢。

    旁边的小黑满脸黑线,心想现在宰了皇帝说不定还能做女皇呢。

    丫头们七嘴八舌,等房门一开,各个乖顺恭敬地垂下头,连王爷腰间的玉佩都不敢看。可小黑敢看,他抬眼看着王爷,发现他脸色苍白,凤眸凉薄,径直便下了楼,连护卫都不让跟着。

    护卫呆站在门口,跟丫头们大眼瞪小眼一会,又蹿到楼顶上去了。

    小黑跟着丫鬟们等了许久,也不见王爷上来,于是偷偷摸摸地下了楼。

    小黑鼻子灵敏,王爷身上有淡淡的沉香味,循着那气味一路走去,竟寻到了一处黑灯瞎火的小偏间,这里蜡烛没点,想必酒楼老板也不想开张了,谁知竟成了尊贵客人偷情寻欢的地方。

    此时偏间的门虚掩着,里面传来急促凌乱的喘息声。

    “啊……你……你给我……”

    借着明亮的月色,小黑看见俊雅的王爷竟跪爬在一高大男人的怀里,男人身躯挺拔,充满雄浑之力,他双手撑在两侧,坚毅的下巴微收,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容宸避开他的眼眸,双手抓住他的衣襟,微颤地想要解开,他这个王爷怎能被低贱的暗卫压了气势。

    可男人似乎并不想让他解衣,等脱到一半,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腕。

    容宸惊愕抬头,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王爷为何解我衣服?”

    容宸看他装傻,恼羞成怒道,“混账,你……你明知故问!”

    其实每晚容宸都会媚药发作,燥热难耐,而男人也每晚都会潜入王爷府为他解毒,俩人其实已经交欢了无数次了,只是今日,邢炽似乎有所不同,目光阴鸷,似乎不想再碰他。

    容宸俊美的脸颊满是羞愤和恨意,他压低声道,“你……你到底想做什么,荣华富贵,金银珠宝,本王随你挑!”

    邢炽耻笑一声,捏着他下巴道,“你觉得我想要什么?”

    容宸狠狠地瞪着他,“你想要如珍姑娘?就凭你?”

    邢炽笑出声,下一刻竟将容宸压倒在身下,男人贴近他通红的耳垂,哑声道,“浪货,你凭什么跟我争?”

    容宸瞳孔收缩,刚要痛骂,便被男人狠狠的吻住双唇,被强吻的瞬间,容宸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一股遒劲浓郁的男性气息席卷而来,顷刻间便侵占了所有气息,容宸从未与人接吻,他只觉得冒犯羞耻愤怒,身子拼命挣扎,双手刚刚抽出又被男人粗暴按住,男人似乎一心要征服他,大舌狂搅,唇齿相交,宛如战场上的将军一般厮杀,侵占,掠夺,吻得容宸呼吸紊乱,凤眸涣散,不一会便媚毒发作,淫荡娇喘着失了力气。

    可就在容宸动情时,男人又放开了他,容宸迷惘地望着男人,黑暗中,男人目光沉沉,眼神阴沉冷漠,容宸轻喘着起伏着胸口,强忍欲火道,“你……你到底想怎样……”

    男人笑道,“我要你求我。”

    容宸俊容扭曲,冷冷道,“你妄想!”

    男人也猜到王爷的回答,起身穿好武袍,套上靴子便要走。

    容宸见状,急的直起身子,衣衫不整地红着凤眼道,“你不许走!”咬牙切齿,磨牙切齿,假如他没中媚毒,绝对要把这个男人千刀万剐了!

    邢炽却头也不回,就在他要走出屋子,碰到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黑时,容宸悲愤屈辱的声音从屋内发出,“贱奴……我求你!”

    虽然骂了句贱奴,可邢炽却忍不住笑了,让尊贵冷傲的王爷说出那三个字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他邢炽做到了。

    容宸看他一动不动,气得光脚下床,他恨不能手中有把剑,这样便能宰了这个放肆的家伙!

    可下一刻他便被这低贱的暗卫搂在怀里,男人低头便吻住他的唇,王爷瞪大眼睛猝不及防地被吻了个正着,气得拼命推搡,但中了媚毒的王爷哪里抵得过这身强力壮的男子,不一会便被吻得脖颈后仰,身子酥软。

    男人一边吻他,一边将浑身滚烫的王爷推倒在床上,他粗鲁地吮吸王爷的嫩舌,等被咬了,又闷笑着舔吻王爷的唇瓣。

    容宸被吻得胸口剧烈起伏,脸颊都染上红晕,他心中悲愤无奈,可渐渐的,又觉得男人的气息这般好闻,让他神智混沌,心口狂跳,连体里的欲火都浓烈几分,烧的他浑身发痒燥热难耐。

    “呜……给我……啊……贱奴……混蛋……唔唔……”

    “骚王爷,想不想要鸡巴?”

    “唔唔……不……呜……我……我要……呜呜……给我……”

    男人低笑着托起他的细腰,让他跨坐在自己胯间,容宸墨绿色的长袍被男人脱去,露出他白皙晶莹的肩膀和玉背,容宸是这般俊美,他的脖颈修长纤瘦,胸口微微鼓起,艳红的乳头宛如艳果般诱人,不知是不是被男人的阳具开发完全,他的身体越发滑腻敏感,他仰着脖颈,任由男人脱去他的亵裤,露出他淫靡的也最最耻辱的女性花穴。

    他的下体早已湿透,娇嫩的花唇一开一合,不住分泌出黏腻的蜜液。

    邢炽抚摸他的细腰,顺着腰际又握住他的丰臀,用力搓揉几下,容宸屈辱地睁开眼睛,牙齿紧咬着唇,很快又溢出淫荡的呻吟。

    “啊……”

    仿佛邀请一般的呻吟,男人低头便咬住他的脖颈,男人咬得很用力,似乎想要咬破肌肤,容宸又疼又痒,发情的肉穴变得更加潮湿,甬道的媚肉空虚地蠕动着,不停地流出骚汁。

    “啊……我要……”

    男人闻言插入两根手指,粗大的骨节摩擦着湿漉漉的肉缝,逗弄的骚王爷左右扭动,饥渴地呻吟喘息。

    “啊……不要逗我……呜……”

    “骚王爷。”低喘着舔吻那咬出血印的脖颈,男人猛地插入,噗嗤一声,直接用粗手指插进深处。

    “啊啊啊~~~”黏腻淫荡地尖叫,媚肉蠕动搅紧,饥渴地缠住手指,仿佛有无数小嘴吮吸着入侵物。

    男人将粗指分开,撑开湿漉漉的甬道,又加入一根手指向内探入,来回摩擦湿软的肉壁,磨得骚王爷腰肢乱扭,双臀乱颤,几乎不受控制地上下套弄起来。

    “啊~~~啊~~~啊~~~”骚叫着趴在邢炽怀里,双手也紧紧扶住男人宽阔的肩膀,随着抽插一摇一晃,突然男人猛抽出手指,下一刻,换了一根粗壮虬结的巨物顶住那大开流汁的穴口。

    容宸也是被男人操习惯了,双腿自动分开,腰臀下沉,骚穴淫荡地裹住巨物,来回碾磨龟头。

    邢炽被骚王爷刺激的双目赤红,狠狠分开容宸的双臀,下一刻猛挺雄腰,竟将一尺长的巨屌直接就凿进屄里,插得骚王爷仰头哭叫,身子仿佛被剥开般的又痛又爽,男人那粗壮坚毅的雄物如铁管般狠狠锲入嫩穴,硕大的龟头撑开每一寸柔媚的嫩肉,深深捣开那只有男人到访过的幽秘宫口。

    “啊~~~不~~~好疼~~~”痛苦地尖叫着,骚王爷被干的浑身颤抖,细腰不受控制地绷直。

    男人望着俊美又脆弱的王爷,眼眸深邃,低头便堵住他的唇舌,下身更是宛如进入另一个骚嘴一般,狠狠猛捣。几次贯穿抽插,那粗肥的大屌便浸上一层淫水,柔嫩的阴唇也随着操干不断翻飞,内里的媚肉更是缠着阳具不放,每次抽出都外翻出来,带出流着水的艳红骚肉。

    “王爷你骚屄真湿,夹得老子好爽!”

    低哑的赞叹紧贴耳膜发出,容宸羞得满面绯红,浑身滚烫,脖颈,胸口都染上红霞。男人污言秽语地占有他,色情粗暴地舔他的唇瓣,勾弄他的舌尖,几次下来,王爷早就发了浪,黏腻的温热的淫水全部包裹住巨屌,让男人的抽插变得越发顺畅!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交合处不断发出淫水的巨响,风骚的王爷伴随着交合的声音上下狂摆,男人的大手握住他的双臀,猛地用力分开,胯下发狂地向上猛顶,砰砰砰狂撞着丰臀,大龟头插得一下比一下深,直至操开那甬道最深的宫口。

    “啊啊啊啊~~~~不~~~那里~~~~那里不可以~~~啊啊啊~~~”

    容宸失声尖叫,带泪的俊脸微微扭曲,他脖颈高昂,又被男人咬住喉咙,色气地啃咬着,男人胯下巨物狠狠地捣进最深,次次到底,棍棍到肉,干的交合处的屄口汁水四溅。

    容宸被操的浪叫连连,此时哪还有尊贵王爷的模样,简直就是个动情的婊子。

    “呜~~~不要~~~啊啊~~~好粗~~~呜呜~~~混蛋~~~畜生~~~唔啊啊啊~~~不要~~~~~”

    男人狠狠干他,强壮的身躯微微绷紧,肌肉虬结汗湿,动作越发狂暴刚猛,胯下几乎快到极致,操得骚王爷越颠越快,青丝披散甩动的凄惨尖叫。

    男人一边猛操他,一边搂紧他细腰地用力下压,这一下让大鸡巴操的更深,连两颗硕大的睾丸都凿开屄缝,操的那对丰臀都扭曲变形,肉唇红肿,屄口全是白沫,不住拍击出啪啪啪啪的淫靡水声!

    “啊~~~不~~~我受不住了~~~~混账~~~放开我~~~~呜呜呜~~~不要~~~”骚王爷被操得浪叫连连,那双大腿都已然绷成一字,淫荡绷直,那湿软滑腻的骚穴成了唯一受力点,全身重量和爆干的力道全集中在交合处,那硕大的龟头更是生生顶开宫口,让低贱的暗卫享受着从上到下地淫肉包裹,爽的男人低吼连连,越发刺激的抽插猛干。

    “噗嗤……噗嗤……啪啪啪啪……”伴随着响亮的肉声,骚王爷已经被折磨的彻底失魂,骚叫着,哭泣着,疯狂地甩动青丝,那双修长的手臂死死搂住男人,被操的狠了,脖颈又高高昂起,仿佛一只濒死的天鹅般痉挛颤抖。

    “呀啊~~~不~~~不要~~~啊啊啊~~~~天啊~~~~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一声拉长的凄艳尖叫,容宸泪脸扭曲的张大嘴唇,那嘴角流出津液,顺着下巴滴在胸口,男人低头看去,埋头舔吻他的胸口,大口大口地吮吸乳肉,胯下继续猛操,直干的骚子宫里瞬间爆发蜜液,尽数浇灌在男人的大鸡巴上!

    “骚王爷,你屄里发大水了!”低哑戏谑着,一边继续猛操,容宸屈辱淫荡地哭喘,身子无力地向后倒去,任由男人吮吸舔咬他的乳头和乳晕。

    等缓了片刻,容宸的泪眼逐渐恢复清明,他哀怨羞耻地望着男人,手指慢慢移动,当指尖对准男人脆弱的后颈时,却犹豫地停住。男人正抱着他亲吻,深邃的黑眸饱含情愫,那眼神让容宸一阵恍神,手指无力垂下,但不一会又被这可恶的混账操到失神,他大脑一片空白,尾椎到心尖一阵酥麻,骚穴仿佛江水般决堤奔流,下体外翻着狂喷骚水。

    他浪叫着,扭动着,大腿不住夹紧男人,不一会便被按到在塌上似的继续猛操,伴随着凄冷的月光,他柔媚地瘫在塌上,任命般的扭腰摆臀,而男人仿佛是怪物和猛兽,强大的欢爱能力让他根本无力抵抗,那操干力道一次比一次猛,一下比一下狠厉,不一会便操的骚王爷再次潮吹,汗湿的骚躯不住颤抖,晕红的脸颊布满泪水,津液从嘴角溢出来,又被男人的大舌尽数舔去。

    “王爷,我操的你爽不爽,有没有干到你的骚处?”

    硕大的龟头死死撞开宫腔,男人一边粗哑低吼,一边继续狂搅,王爷哭着摇头,喉咙里的骂声变成黏腻的淫叫,随着男人的爆操,身子前后乱晃,青丝已经完全黏在玉背上,男人撩开他的头发,狂吻他白皙的脖颈,胯下更是干得又急又狠,急促的肉响已然连成一片,伴随着骚王爷难以自持的凄惨哭叫,粗大的鸡巴狠命地捣弄花心,几乎要把他揉碎撞烂了,那每一下凶狠和暴戾都让容宸身子抖得像筛子一般,“啊啊啊啊~~~不~~~~不要~~~呜啊啊~~~不~~~本王~~~呜呜呜~~~~本王要丢了~~~~呜呜呜~~~~丢了!~~~”

    男人一边猛操猛干,一边低吼着婊子母狗还说要灌大骚王爷的肚子让他怀上自己的孩子!王爷一想到要怀上这贱奴的孩子,更是失魂尖叫,当硕大的龟头顶入最深时,骚王爷发癫似的乱扭狂抓,男人更是乘胜追击,发狂猛干,那猛烈的力道简直要把骚王爷活活肏穿!在最后一次狠狠凿入后,硕大的马眼里喷出一股又一股浓稠滚烫的白浆,尽数浇灌在花心上,烫的骚王爷浑身乱抖,一下子痉挛起来,翻着白眼地叫着男人的名字,竟被这一泡浓浆射到了绝顶的高潮!

    骚王爷泪眼涣散地不住抽搐,四肢如八爪鱼般死死缠住男人,哭喘呻吟着享受着飘飘欲仙的高潮快感。

    欢爱过后,王爷无力地歪在塌上,青丝黏在肩膀,被男人撩开亲吻,现在邢炽对他就像对一个女子,容宸厌恶这种感觉,他努力起身,想要推开男人,可下一刻又被男人强拽在怀里,男人低首看他,眼神晦暗深沉,容宸脸颊一红,难堪地闭上眼,却觉得双唇一热,又被男人粗鲁无比地撬开嘴唇,舌头探进口腔里一阵狂搅。

    “唔唔~~~混账~~~呜呜呜~~~~”

    月色下两具身躯在床榻上动情交缠,不一会王爷又闷叫着,被男人狠狠进入,等操的他再次潮吹,又被迫转过身子,翘起他饱满的双臀,仿佛母狗一般让男人从后面操入,狠狠地操干他湿软的肉穴,随着噼里啪啦的一阵狂响,那撞击比之前更猛更悍,两瓣娇嫩的白臀被撞得红肿肥大,骚屄口汁水横飞,骚唇乱颤。

    “啊~~~不~~~不要~~~呜~~~不要~~~~”

    骚王爷不住地哭叫求饶,可身子已然被男人彻底掌控,那中了淫毒的骚穴更是满足地裹紧大屌,吮吸着硕大的龟头,恨不得被精液无时无刻灌满,成为男人的专属性奴。

    男人发狂地猛操猛射,往往刚刚射完,又硬成棒槌,再猛操骚屄,如此循环,高大强壮的男人在俊美温雅的王爷身上一次一次地发泄着兽欲,到最后,容宸彻底晕了,醉了,期期艾艾地抱着男人,任由这个情敌灌大他的肚子。

    就在两个仇敌在黑暗中翻云覆雨交媾贪欢时,顶楼的女主好奇地寻找男主。

    女主都睡醒了也没发现男主回来,于是问身边的人,丫鬟们都说不知,只有小黑满脸通红地走回来,道,“王爷……王爷说他先走了……额……小姐你也回去吧……”

    女主表情微变,但没说什么,天真无邪地被丫鬟们前呼后拥地下了楼。

    当路过四层时,小黑表情古怪地看了眼黑暗处,很快,又低头离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帮着男主角撒谎,就好像他不撒谎,这次穿越就白来了一样。

    等两个情敌交欢到丑时,男人才放过王爷,此时的王爷已经被操到彻底失魂,他泪眼涣散地软在塌上,身子控制不住地一抖一抖,骚穴也不断涌出白浊的精水。

    邢炽拂去他额间湿黏的青丝,戏谑道,“王爷,身子好些了吗?”

    容宸裹紧男人披在他身上的武袍,闭上眼睛,眼角流出屈辱的泪水。

    邢炽知道王爷的心思,是个男人都无法忍受这种事情,而现在王爷之所以配合,无非就是为了维持性命,缓解毒性。

    男人拂去他的泪水,继续道,“你所中的媚药,需要七七四十九日方能解除。”

    容宸蓦的睁大眼睛,惊讶地看向男人。

    邢炽道,“我昨日去了西域,问了解药的法子,那老巫师说只得做满四十九次。”

    容宸看着男人,脸颊一阵红一阵白,许久,颤声道,“那还有几次……”那么多天连续被男人奸污,他心中又悲又愤,哪里会记得日子。

    邢炽一本正经道,“记不得了。”

    容宸泪脸扭曲,修长的手指死死握紧,邢炽看他面容悲戚,一把将王爷揽入怀里,贴着他耳垂道,“别哭了,还有十五次,十五日后你便自由了。”

    容宸看向男人,邢炽似笑非笑,“还有十五天,当真要累死老子。”

    容宸脸一红,羞耻地起身要穿衣,男人看着他长长的青丝藏着衣后,伸手撩出长发,随后在他白皙的脖颈又狠吻一口。

    容宸受惊回头,被男人打横抱着走出屋子。

    容宸挣扎几下,却被一块白布遮住面孔,男人哑声道,“放心,没人会发现你。”

    容宸不动了,任由男人运起轻功,送他回府,邢炽驾轻就熟地将他放在王府的床榻上,等容宸掀开白布,邢炽已经消失了,容宸神情恍惚地怔怔发呆,等展开白布时才发现这是一条亵裤,顿时气得脸更红了。

    容宸和邢炽暂时休战,气氛也不像以前那般剑拔弩张了。

    女主见后宫平和,心情也见好,越发娇憨可爱,叫着容宸容哥哥,又叫着邢炽阿炽,叫得小黑在旁边牙酸抽搐,却只能躬身装面瘫。

    邢炽见小黑神情古怪,忍不住笑了笑,这小丫头偷窥了好几次,也是个奇女子,于是上前摸他的脑袋。

    女主见邢炽跟小黑亲近,脸色微变,立刻挽着邢炽说着什么,将小黑挤开。

    小黑作为个基佬也不好跟女主计较,于是硬着头听女主撒娇卖萌,又侧头偷看王爷的神情。

    容宸长得实在俊雅,一身白色丝袍一头散下的青丝让他看上去就是书中的浊世佳公子。

    此时容宸虽然面无表情,可小黑隐隐能感觉到他压抑的怒火。

    当邢炽转身时,下意识地看向王爷,容宸别开面容,冷冷地负手而立,假装看风景。

    小黑很无语,这女主也是的,为何总是喜欢组织两个男主一起春游,难道不知道他们是情敌吗。

    当然现在情敌这两个字也要打上双引号了,毕竟有哪对情敌会夜夜缠绵,又亲又吻的。

    这时女主像是看见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嘻嘻哈哈地小跑过去,丫鬟们连忙跟着,生怕小姐平地摔了。

    这时,俩男主落在后面,邢炽看着女主,嘴角勾起笑,容宸看了眼邢炽,又看了看女主,冷耻一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邢炽回头看他,黑眸沉沉,眼睛里酝酿着别样的情愫。

    容宸冷冷回视他,凤眼里满是挑衅,就在这时,眼前一花,邢炽居然搂住他的脖颈,对着他的红唇狠亲下去。

    那声音很响,连小黑都听见动静,回头看去,就看见容宸面红耳赤地将邢炽狠狠推开,抬手就要打他。

    但手腕又被男人一把钳住,男人猛地一拉,将王爷拽入怀中,哑声道,“王爷是在吃醋吗?”

    这时,女主好奇转身,正好邢炽放开容宸,邢炽神色淡淡,容宸却满脸通红,恶狠狠地瞪着邢炽。

    女主以为他俩打架,连忙摆手劝道,“你们又怎么啦,今天天气那么好,看看云朵花草多有趣啊,为什么要打架呢?”

    小黑心想,等你知道你头顶绿油油时,肯定更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