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穿越情敌6》宫廷yin乱白纱胴体勾引,滚烫

    俊美多情的王爷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从质子变成了敌国的皇后。

    当然他这个皇后还是非常爱国,他首先就逼迫夫君出兵,让他攻打天朝,邢炽一脸诧异,容宸却说我皇帝哥哥荒淫许久,是时候让他清醒清醒了,我天朝江山不能毁在他手上。

    邢炽嘴角勾了勾,却道,“这与朕无关。”

    容宸蓦的瞪大眼睛,望着邢炽似笑非笑的神情,脸一阵青一阵白,“你……你这个混……”

    “除非皇后愿意与朕交合。”

    原来自婚礼大典之后,容宸觉得太丢人了,自己堂堂一国皇子居然被异国逼迫着做了皇后,简直是丢了祖宗社稷的脸面,于是天天发飙,不给男人碰。

    邢炽也不逼他,却也忍得欲火中烧,裤裆鼓胀,天天赤红着眼瞧着他又骚又俏的俊美王爷,恨不得把这骚货扔到龙床上先狂日一顿。

    容宸见他虎视眈眈,脸颊蓦的羞红,他们五天未欢爱了,邢炽想要碰他,想的发疯,容宸又何尝不想呢,他水水的肥嫩屄早就被臭鸡巴混蛋操大操熟了,每日不是流水就是黏唧唧的沾着亵裤,简直羞人死了。

    容宸咬着唇,口是心非道,“你……你不许碰本王……因为……因为本王怀孕了!”突然朗声道。

    邢炽成熟稳重的面容刹那微变,露出惊诧,随后是从未有过的狂喜,他猛地将俊美羞涩的骚王爷揽在怀中,“宸儿你竟然怀孕了!”

    容宸被男人抱着,看着惊喜若狂的英俊面容,心虚地哼唧一声说,“本王……本王确实怀了,但本王也能喝药去了,本王不一定要生下你这个混蛋的子嗣……”

    邢炽眼眸微暗,容宸见男人神情不对,连忙辩解道,“你都不听本王的,哼,本王为何要给你生孩子……”

    话语未落,邢炽便咬牙切齿低头吻去,吻得骚王爷呜呜直叫,手指死死抓住男人的龙袍,不一会便被吻得后仰脖颈,娇喘吁吁地喊着不~~唔唔~~~不要~~~

    男人听他不要,更是发狂吮吻,撬开贝齿,勾弄骚舌,大手疯狂席卷整个湿嫩口腔,吻得骚王爷眼角湿红,唔唔摆头,身子也不住打颤,等吻了一会,容宸哭喘着说呜呜呜~~~憋死了~~

    邢炽这才猛地放开他,恶狠狠地看着他骚唧唧的新皇后,恨不得用大屌将他就地正法了!

    容宸被吻得眼眸湿润,娇喘连连,缓了片刻,才骂道,“你……你又亲我……本王更不会给你生孩子了!”

    邢炽咬牙切齿,猛地将这穿着翩翩白袍的骚王爷扛在肩上,无视周围宫女面红耳赤的低头偷听,直接将骚王爷扛回寝宫。

    容宸一路羞耻挣扎,又被臭皇帝打屁股,顿时更羞又气了,“混账……你放开我……放开本王……”

    俩人闹了好一会,邢炽才放下他,容宸面红耳赤地软在男人怀里,衣服都乱了,露出白皙的小乳,邢炽粗喘着吻他的脸颊,吻他的脖颈,一路吻下来,直到舔吻他白嫩的胸口,一口叼住小奶子。

    “等再过几月,朕便能喝上宸儿的奶水了。”

    “呜~~~啊~~~不~~~~本王不给你喝~~~啊~~~”

    邢炽色情狂暴地又亲又吸又咬,咬得白嫩的奶子上布满牙印,乳晕肥大,奶头红肿充血,又换另一边继续蹂躏。

    容宸抱着男人的脑袋,就这样扭来扭去地被狂吸奶子。

    等吸了一会,双腿都微微打颤,骚穴湿到极点,黏唧唧地沾满亵裤,容宸也满面绯红地抱住男人,他凤眼湿润,动情风骚地垂头看男人,手指从男人的脖颈移到男人宽阔的背肌,淫荡挑逗地抚摸着,还用手指画着圈。

    而男人吸大两个奶子后,蓦的抬起头,道,“好,朕不为难你……等朕出兵攻城,教训完天朝皇帝,再来操你!”

    说罢,竟毫不留念地转身离去,只留下衣衫不整,露着亮晶晶小奶子,湿着裤裆,一脸懵逼的骚王爷。

    容宸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俏脸扭曲,恶狠狠地骂道,“邢炽你个该死的混蛋!!”

    门外宫女听着皇后说出大不敬的话,各个表情惊惧,可皇帝却毫不在意,忍笑让宫女好好照顾皇后。

    又过了几日,容宸的骚屄总是湿哒哒的,身子也变得又软又酥,每天躺在床上,不住打瞌睡,可又总是想到男人,明明近在咫尺,可每次都不碰他,搞得骚王爷饥渴的不行。

    终于有一日,骚王爷受不了了。

    邢炽正在御书房批奏折,便听太监来报说皇后陛下病了,病的很重。

    邢炽闻言大惊,起身便赶往皇后寝宫。

    皇后的府邸与天朝的七王府极其相似,连花草布置都一样,就是让容宸没有异乡的疏离感。

    而此时寝宫大门紧闭,宫女们不安地站在门外。

    邢炽眉峰紧蹙,直接推门而入。

    屋内没有点烛火,只有幽幽的檀香屡屡飘散。

    昏暗中,邢炽环顾四周,也不见人影,突然听到一阵细细的喘息。

    那呼吸近在咫尺,邢炽回头,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臂,只听啊~的一声,一个温软带香的滑腻身子扑进他怀里。

    邢炽一低头,便对上一双多情水润的眼眸。眼前的骚美人未着粉黛,俊秀迷人,长长的青丝披散在后,一身轻薄透明的淫荡纱衣,那纱很薄,若隐若现,连那胸前鼓起的小乳,艳红的乳头都能看见,看上去清纯又风骚。

    “呜~~~混蛋皇帝~~~你放开我~~~”明明是投怀送抱,骚美人却欲迎还拒地挣扎。

    邢炽眼眸晦暗,大手隔着纱衣抚摸他的滑腻丰盈的身子。

    骚美人也就是容宸呜呜地淫叫摆腰,身子酥麻无力,腿都有些发软。

    “你~~~你放开本王~~~”

    “骚娘子,你不是病了吗?”刑炽戏谑道。

    容宸面红耳赤道,“我~~~我身子确实不适~~~”

    “哦忘了,娘子有孕在身,那为夫抱你上床!”

    说着容宸便被男人打横抱着走向床榻,那薄衫紧贴着容宸白皙的身子,修长的四肢,和曲线毕露的身段都呈现出来。

    刑炽低头,那雪白的小乳肉随着走动一颤一颤,薄纱摩擦乳尖,连奶头都挺立起来。

    容宸见状羞耻地捂住胸口,道,“你~~~你不许看!~~~”

    刑炽眼眸晦暗,只觉得欲火在体内疯狂蹿腾,六日没碰他的骚皇后,鸡巴简直要硬爆了。

    他将容宸扔到床上,突然粗鲁地撕开他的薄衫,大手猛地握住他柔软的小奶子。

    容宸羞耻尖叫,骂着混蛋,被欲火喷张的皇帝抱住腰地狂舔狂亲,男人一边吻他,一边粗鲁地解开亵裤,不一会便探出那根可怕狰狞龟头一圈肉瘤的粗长巨屌。

    容宸一看到那根大怪物,脸都红透了,可湿润的凤眼却不自在地瞧着,丝袍身子扭来扭去,饥渴地不行。

    男人吻了一会,便起身脱去龙袍,袒露那古铜色的健硕身躯,那高高隆起的肌肉,虬结有力的臂膀,看上去威武又雄壮有力。

    容宸看着充斥雄性气势的高大男人,骚穴湿的更厉害了。

    他想被这样英伟的邢炽狠狠占有,做他胯下的母兽,一有了这个念头,骚王爷越发饥渴,骚穴也情不自禁地流出蜜汁。

    他将襟口的细纱裹紧,那双修长的白腿扭来扭去,容宸将丝袍往上撩起一点,露出他雪白的肉臀,他没穿亵裤,腿缝虽然加紧,却还是能看见那微微鼓起的屄缝,肥肥的,湿软粉红。

    邢炽胯下的怪屌立刻硬成大棒槌,直愣愣地对着骚王爷。

    容宸咬着唇,学着勾栏婊子的模样,白屁股晃来晃去,穿着纱衣的身子仿佛水蛇般扭动,可每次都加紧大腿,不让臭男人看他的屄。

    邢炽被撩拨的呼吸粗重,素来沉稳英俊的脸露出狂暴的兽欲,容宸也知道自己在玩火,可一想到男人要狠狠地强暴他,把那根肉瘤大鸡巴狠狠插进他的屄里,他就刺激的浑身发抖。

    “呜~~~看什么看~~~臭皇帝~~~~”手指撩起青丝,双腿分开又合拢,时不时露出湿润肥嘟嘟的嫩屄,俊美的王爷舔着骚舌的勾引他的大鸡巴情敌。

    邢炽额头的青筋都暴起,拳头攥紧,胯间的巨屌更是硬了好几圈,此时那紫黑色的柱身泛着金属般的光泽,上面狰狞的青筋像是蚯蚓似的一跳一跳,看的骚王爷心跳加快,下面湿的更厉害了,连丝纱都濡湿大片。

    “呜~~~”容宸又骚呼呼地往后缩了缩,那么粗那么长的大鸡巴插进屄里,肯定又要插进子宫,虽然心里很怕,可骚王爷又情不自禁地岔开大腿。

    邢炽看着那又肿又湿的骚屄,粗喘着撸动他的大屌,那巨屌檀口流出透明液体,大手噗嗤噗嗤的狂撸巨屌,大肉瘤越涨越大,看上去比拳头都大,看的骚王爷心惊肉跳,又觉得亢奋,于是更是风骚地撩开被撕破的丝袍,露出半个小白奶,邢炽呼吸果然变粗。容宸见状,更是握住小奶,一边搓揉,一边舔着唇看着男人,那眼神含羞带怯,却又充斥着淫荡的欲望。

    邢炽被刺激的浑身肌肉鼓胀,双目赤红地死死看着骚王爷。

    骚王爷也是痴了,醉了,此时完全没了掩饰的必要,修长的大腿不安分的扭来扭去,白屁股抬起又落下,手指也死死拽住天蚕丝的褥被,为邢炽展示他的骚屄,等动情的时候,甚至当着男人的面,饥渴地插进两指,灵活又淫荡地掰开阴唇,给男人看他的艳红蠕动的骚屄。

    男人看的简直疯魔,发狠地快速狂撸鸡巴,马眼对准骚王爷,一耸一耸地撸屌,仿佛在操着风骚的王爷。

    容宸看着这根大阳屌,也是动情至极,一边抬起细腰,一边风骚自渎,等两根手指插进屄里后,又学着男人干他的力道,噗叽噗叽地一阵狂插,那饥渴的骚屄也是荒了几天,光用手指就湿的喷水,最后居然呀啊啊啊地骚叫着,当着大鸡巴夫君的面达到高潮,骚水不停的喷出。

    男人看着眼前的春景,更是刺激的低吼一声,在一阵猛烈的搓揉中,猛地一挺雄腰,随后竟噗噗地狂射而出,一股股粗大的白浆喷出马眼,尽数射在高潮抽搐的骚王爷身上,骚王爷浪叫着,抽搐着,被一股股腥臭的雄精射满全身,他脸上,胸口,奶子上,连湿漉漉喷水的骚屄都溅上五六股雄精,白糊糊地黏在上面,骚王爷羞耻极了,哭着大骂混账,可刚刚开口,便被男人的一股雄精喷在嘴里,骚王爷呜地低头要吐,可尝着臭男人腥臭微咸的臭精,又鬼使神差的吞下去。

    “呜~~~”吞完精液的骚王爷羞耻地瘫在塌上,那双迷离的眼哀怨地望着男人,嘴角还沾着男人的残精,他嫩舌微微吐出,浑身丝袍濡湿,透出沾着黏腻精液的白皙骚躯,看的邢炽欲脉喷张,再也忍受不住,低吼一声便猛扑了过去!

    “啊~~~不!~~~~”

    此时艳红色宛如婚床剧烈颠动着,强壮魁梧的君王将他从异国抢来的骚皇后按在床上粗鲁猛亲,嘴唇粗鲁的封死他所有的浪呼尖叫,一把扯开那碍事的丝袍,将浑身精液的骚王爷撕了个精光,布满薄茧的大手肆无忌惮地搓揉他的奶子丰臀,揉的骚王爷呜呜浪叫,骚屄也湿的一塌糊涂。

    但骚王爷还在反抗,挣扎一会,又被男人粗暴压制,邢炽粗喘着狂吻他的唇瓣,大舌狂搅他的口腔,逼迫他大口大口吞咽津水,容宸哪里遇过这么野兽狂暴的男人,哀羞地尽数吞下,还主动伸出骚舌地淫荡交缠。男人简直被骚王爷的媚态迷死,大手粗鲁地狂揉骚躯,揉的骚王爷死去活来,大腿也不住分开再分开,不一会便夹住男人的雄腰,淫荡的一耸一耸,往怪异的巨屌前送着湿屄。

    邢炽粗鲁地亲他,咬他的骚舌,挑逗他饥渴的欲火。

    骚王爷也是凤眼带泪,哭着呜呜淫叫,等彼此双唇分开,还牵出无数条银丝,趁着容宸失神,邢炽甩在巨屌抽打那湿烂的肉屄,抽得屄口啪啪啪直响。

    骚王爷羞愤至极,伸手去挡粗屌袭击,邢炽也是恶质,大手按住容宸的两只手腕,操纵大肥屌粗暴抽打,戳弄,弄得容宸羞愤欲死,大骂邢炽下流的混蛋~

    邢炽哑声道,“宸儿求我,求我就给你大屌吃。”

    容宸羞耻骂他,“不求~~~呜呜~~~臭皇帝~~~本王打死都不求你~~~”

    可被巨屌相公玩弄了一会,玩得屄都湿成泉眼了,骚王爷遵循真香定理,又哭又叫地哀求着,“给我~~~大鸡巴~~~大鸡巴相公给我~~~~呜~~~~给骚屄~~~~给你的骚屄娘子~~~~呜呜呜呜~~~~”

    “骚娘子,想要用什么姿势吃屌?”

    骚王爷羞得满面绯红,丧失尊严地骚哭道,“呜呜呜~~~我~~~~我要~~~~我要坐在臭贱奴的身上~~~像骑马一样~~~~啊啊啊~~~”

    话语刚落,男人便抱着怀里的骚王爷,猛地翻身,让他坐在自己的胯间。

    容宸的屄口实在太湿,从男人粗壮的大腿立刻滑到粗肥的一柱擎天上,还没叫出声,便噗嗤一声吞了进去,硕大的雄物瞬间撑开骚屄的每一寸媚肉,操的骚王爷尖叫一声,大屁股一阵狂颤。

    邢炽也是被容宸的骚肉壁夹得爽利,大手扶住容宸的大腿,哑声催促他自己骑屌。

    骚王爷第一次用骑乘式,这种体位让大鸡巴插入更深,操的更满更涨,骚王爷也是骚浪入骨,望着身下英俊强壮的情郎,居然咬着唇,像个婊子似的,开始自发地扭动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淫荡的水声狂响,骚王爷大腿上下撑动,骚屁股上下狂摆,骚穴更是激烈套弄,套弄的屄口噗嗤噗嗤地外翻,里面黏糊糊的骚水更是被全被带出,噗噗噗地溅出浪花,骚王爷被插得脸颊晕红,耳根如血,情动难耐地仰着脖颈,手指又紧紧抓着男人的胳膊,随着节奏胡乱摇摆起来。

    邢炽看着坐莲套弄的骚美人,大鸡巴更是硬到极致,巨屌上盘踞的青筋都啵啵直跳,似的骚屄塞得更满,塞得骚王爷呜呜直哭,摇头晃脑地叫着太大了~~呜呜呜~~~太大了~~~

    男人的肉瘤巨屌狠狠的碾磨那湿软紧致的肉穴,要不是骚王爷天赋异禀,绝对被这根巨物撑到流血,而容宸骚穴的每一寸媚肉死死缠住巨屌的痉挛着,带动着那汗湿的白皙的骚躯也一阵抽搐。

    邢炽看着漂亮的美人,突然猛地挺腰。

    “呜啊~~~~”骚美人一声骚叫,雪白的肉躯仿佛断线的风筝般向后弯曲。

    邢炽握着他的细腰,开始有节奏的用力上挺,噗嗤噗嗤,健硕的腰肌疯狂耸动,干的怀里的颠动的骚王爷瞬间失了力气,他的手臂后伸死死抓住男人健硕的大腿支撑身子,那圆润的脚趾都怪异绷紧,从屄口到子宫的贯穿感让他仿佛被破处一般。

    “呜呜呜~~~轻些~~~混账~~~~呜~~~不~~~”

    邢炽拖着他的美臀,抽出粗肥带水的巨屌,随后再猛地放开,容宸的大屁股啪得落下,顿时俩人交合处重重撞击,屄口更是啪得一声汁水四溅。

    “呜啊!~~~~”骚王爷一仰脖颈,几乎要晕厥过去,他白皙柔软的身子仿佛被抛出去一般硕大的屁股撞在男人粗壮的腿上。

    邢炽掰开他的大腿,开始用尽全力地猛烈爆操,男人的操干速度和容宸自己套弄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仿佛连身子都要被粗肥巨屌劈开一般,容宸凄艳的尖叫着,后背的长发一阵乱甩,青丝都黏在前面的奶子上。

    “舒服吗?”邢炽一边低哑问道,一边继续狂耸雄腰,干的怀里的美人一阵失控狂颠,身子越颠越高,大屁股越颤越厉害,骚屄口更是被不断撞出砰砰砰的响亮水声,听声音都知道骚王爷被大鸡巴男人操的有多惨。

    邢炽望着被操的泪眼婆娑,神情恍惚,浑身湿红的骚王爷,更是兽性大发,粗鲁地狂插狂插,操的怀里的骚货歇斯底里的狂颠狂甩,嘴里不住发出淫荡的哀号,“啊~~~不~~~好大~~~呜呜~~~太猛了~~~呜啊啊~~~太猛了~~~”

    那交合处的骚屄更是糜烂的一塌糊涂,每次骚屄抬起,便被青筋暴突的巨屌带出媚肉,每次狠狠坐下去,又是连阴唇都干进屄里,死死地贴着饱满硕大的睾丸。

    骚王爷被操的死去活来,身子狂颠,腰身弯出各种诱人的弧度,男人看着他疯狂甩动的小乳,大手猛地覆住,随后便是一阵粗鲁色气的搓揉,揉的骚王爷动情骚叫,大屁股扭得越来越快,骚屄夹得越来越紧,骚王爷连舌头都吐了出来,流着津水地叫个不停。

    “唔啊啊~~~~不~~~不要啊~~~啊啊~~~大鸡巴~~~嗯~~~啊~~~大鸡巴夫君~~~~呜~~~骚屄~~~骚屄要不行了~~~~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邢炽看他快要高潮的痉挛身子,乘胜追击地越干越猛,等硕大的肉瘤龟头猛地插开宫颈,干进宫腔时,骚王爷呜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呼着仰头抽搐,男人见状更是探到他屄口前搓揉他娇嫩充血的阴蒂,捏弄搓揉的骚王爷欲仙欲死,完全抵受不住翻江倒海的快感,身子乱颠地瞬间高潮。

    而男人看着他高潮的骚态,更是用肉瘤龟头在他宫腔里一阵乱捅乱捣,干的骚王爷身子都绷成了弓形,四肢不受控制的一阵乱颤。

    邢炽一边爆插他,一边低吼连连,那大掌死死攥住容宸的细腰,箭在弦上地疯狂猛捣,硕大巨屌一次比一次地更猛进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骚王爷简直要被日死,十根手指紧紧扯住被单的激烈哀号。

    邢炽英俊的脸上露出难忍的兽欲,抓住容宸细腰的手臂更是浮现油量的肌肉线条,腰臀猛烈地向上送的。

    “不~~~不要~~~呜啊啊啊啊~~~又要来了~~~~呜呜呜呜~~~~不~~~~”

    而男人粗肥的鸡巴越插越快,俩人交合处的撞击声也越来越响,砰砰砰砰,啪啪啪啪啪!整个床帐内的温度也越来越高,骚王爷简直要被男人操死,浑身酥麻地歪在男人腿间,任由大鸡巴发狂的往里猛挺。

    等狂操数千回合,那交合处青筋盘踞的大屌狠狠地捅进最深,将骚王爷的嫩屄都塞成个圆洞,粉红色的媚肉吞吐着巨屌根部,尤其是那雪白的大腿更是绷的紧紧的,两侧丰满的臀部不停乱颤,仿佛在用心吞吐深埋体内的鸡巴一样。

    邢炽看的双目猩红,胯下更是发狂猛捣,在骚王爷凄艳决绝的哀叫声中,紫红色的龟冠猛地捅进最深,连小腹都插到鼓起,男人浑身的肌肉激烈紧绷,骚王爷知道男人要射了,更是淫荡风骚的再次高潮,那湿浪的潮水喷在男人的大龟头上,刺激的邢炽瞬间失控,那深埋体内的巨屌暴涨数存,随后烫入岩浆般的精液尽数射满容宸的花心和子宫!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怜的骚王爷被烫的凄惨尖叫,男人猛地将他抱住,让他柔软的胸口紧贴着他激烈起伏的胸肌,胯下更是发狂猛耸,一股又一股地往骚屄深处狂射精液,将又浓又烫的精种尽数射满宫腔,射得骚王爷胡乱抽搐,最后彻底失魂地趴在男人怀里。

    “呼,你的屄里真爽!”

    “呜~~~呜~~~混蛋~~~”

    邢炽听他又骂人,挺腰慢慢抽出巨屌,随着硕大鸡巴的抽出,深深射入宫腔的浓精也缓缓流出,顺着阴道流出体外,随后噗噗地喷出屄口。

    骚王爷呜地回头,似乎想要堵住流精的屄口。

    邢炽乘势捏住他下巴,色情低哑道,“骚娘子被操的爽不爽?”

    容宸又羞又骚地别开头,许久哼了一声。

    邢炽看他如此可爱,一把将他抱起来,掰开他屁股看他流着精的骚屄,那黏糊糊的精水不断流出,邢炽看着那浓浆,眼眸晦暗道,“不知你何时才会怀孕……”

    容宸看着他,心虚道,“你……你怎么知道本王……没怀孕……”

    邢炽摸着他的脸颊道,“本王每周都会让御医给你把脉,怎会不知。”

    容宸哼唧一会,心里戚戚然道,“倘若……倘若本王无法受孕怎么办……”

    邢炽望着他,深邃漆黑的眼中饱含情愫。

    容宸也不是傻子,他被男人这样瞧着,心儿都软了,许久,羞红着脸道,“那……本王要努力怀上……你个臭皇帝可不许嫌弃本王!”

    邢炽低笑道,“你是天朝的七王爷,我就算多七个胆子也不敢嫌弃。”

    容宸满意地哼唧几声,不一会又跟邢炽吻到一块,骚王爷也掰开屄的骚叫着求男人打种灌精,男人也是兽性大发地往骚皇后的未孕骚屄里狂插猛射,等射了整整五发,射得骚皇后的肚子又大了,邢炽便用大鸡巴堵住容宸的屄,一边吻他一边紧紧搂着他,在他耳边说着下流又深情的荤话,说得骚王爷动情不已。

    而这一夜后,御医再来把脉后,没等容宸收回手臂,就听御医高喊着恭喜皇帝陛下贺喜皇帝陛下,皇后陛下怀上龙种了!

    邢炽闻言大喜,抱着容宸亲了又亲,在宫里张灯结彩,大摆喜宴,等喜庆了一个月后,便写下讨伐书,要带着皇后御驾亲征,讨伐那昏聩无能的天朝皇帝。

    那天朝皇帝知道消息简直吓破了胆子,连反抗都不反抗,直接就要弃都城逃跑,这可把臣子们给气的,恨不得砍死这废物皇帝,而那皇帝的九弟容邕借机带兵逼宫,逼得皇帝退位让贤,而容邕也成了本朝的第九代皇帝。

    容宸在讨伐路上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等知道他倒霉无能的哥哥连皇位都没了,整个人都懵逼了。

    邢炽却道,正好发兵打你九弟再将你哥哥送回皇位,容宸道,我九弟性格阴鸷乖张,当初就是宫女生下的孩子,要不是皇帝哥哥的母亲他连命都没了,现在居然敢谋逆造反,简直是忘恩负义欺兄灭祖!

    等过了一个月,邢炽的军队已然驻扎在城外,而容宸和男人却偷摸溜进皇宫里,容宸说想要看看他皇帝哥哥是否安好。

    可偷溜进养心殿,发现殿内昏暗,没点蜡烛,里面还有若有若无的呻吟。

    容宸对这种呻吟很熟悉,刹那羞红了脸,他惊羞地抬头看邢炽,邢炽嘴角噙着笑,搂住骚王爷的腰便潜入宫中。

    邢炽武功高强,他抱着容宸上了房梁,透过月光,就看见黄色的宫帐内肉躯翻滚,凌乱急促的喘息呻吟不绝如缕。

    “啊~~~朕不行了~~~呜呜呜~~~~朕要死了~~~”

    “骚哥哥,骚屄夹得那么紧,莫不是又要去了?”

    “呜呜~~~九弟~~~~九弟饶了朕吧~~~啊~~~朕~~~朕要丢啦~~~”

    容宸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诡异的对话,俊美的脸上一阵青一直白的,简直要吓出病来。

    邢炽看着容宸,贴着他羞红的耳朵道,“看来我们不用攻城了。”

    容宸现在变得容光焕发,不光肚子大,骚穴也变得又湿又肥,奶子也鼓了。

    容宸在一年前还是风度翩翩俊朗潇洒的天朝第一美男子,被多少少女爱慕,被多少男子嫉妒,可现在彻底变了样,模样依旧俊美,只是眉眼带媚,脸颊绯红,清俊中多了几分风情。

    而邢炽原本是容宸这个万人迷男主的情敌,现在也变成了宠妻狂魔,而他的老婆就是他的情敌,这要是放在玛丽苏小说里得吓坏多少人的少女心。

    容宸跟邢炽过的也甜甜蜜蜜,每日除了啪啪啪就是啾啾啾,而等到容宸生下的大儿子13岁那年,他的父皇和父后更是迫不及待地将皇位传给他,交代好几个忠心的辅助大臣,随后便心安理得地出宫游山玩水去了。

    而在旅行过程中,容宸又怀上了一对双胞胎,每次生产俩人就会回宫送到乳母手上,然后再继续出去玩。

    反正后宫总共就一个皇后,也不存在什么宫斗问题。

    而容宸天朝的皇帝哥哥和九弟,也在啪啪中进行着多年的尔虞我诈,皇帝哥哥再次捧上了皇位,而九弟成了摄政王,不光干政还干哥哥。

    而小黑和女主就仿佛失踪了一般,容宸和邢炽找了很多年,也打听了很多年,丝毫没有他们的信息。

    而女主和小黑这俩人看完邢炽和容宸的成婚大典后,成功的biu地一声穿越回去了。

    回去后,女主还是在高考冲刺的三一五班,小黑则在家里。

    而他们的面前都摆着一本书,书本制作简陋,书的左下角写着r18三个字,而正上方赫然写着《俊俏王爷爱上我同人之爱上情敌》。

    等打开书看了一会,小黑就面红耳赤地合上。

    里面赫然是男配邢炽和男主容宸的各种做爱play,什么当着女主面被日,什么当着女配面被日,什么骑马play,射箭play,皇宫play,而书的后面,容宸还真的被逼做了邢炽的皇后,只不过书里是强制爱,就算到后面容宸也不爱邢炽,毕竟是直男,而在现实中,容宸却跟情敌卿卿我我,美滋滋地自愿做了皇后。

    估计是小黑的出现,一言一行产生了蝴蝶效应,改变了容宸的感情走向,但也没有改变结局。

    小黑这时才明白,原来他和女主如珍都穿错书了……

    当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等小黑翻到书的页尾时,发现作者最后的解密,原来邢炽和容宸也是穿书之人,他们一个商界大佬的独子,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军三代,他们原本也是情敌,一次意外穿书让俩人肉体交缠,而穿越回去的容宸是否能爱上邢炽,邢炽是否能不再用强硬的手段挽回容宸的心,请看下一本书《商界传奇之花同人之爱上情敌2》。

    小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