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穿越情敌现代篇》高冷总裁忘记小攻,总统

    他是容氏集团的总裁,纵横商界,唯我独醉,却唯独钟情于她,一宠成瘾。

    “女人你已经成功吸引我的注意。”

    “我只要你,上天入地,海枯石烂,我只想要你的心。”

    “上一世我让你离我而去,是我做过最愚蠢的事,这一世,我绝对不会再放手!绝对不会把你让给邢炽!”

    容宸对如珍说过很多情话,可如珍不为所动,她的心已冷,从上一世便冷了,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爱上容宸,她要弥补邢炽,那个对她一直很好,默默守护的忠犬男二。

    然而……

    “混账,你放开我!”

    “宸儿,你为何不认我!”

    容总冷冷一笑,“认你什么?邢炽,我看你是失心疯了!”

    邢炽俊脸扭曲,他没想到与自己相守多年的爱人竟然不认自己了,上一世,容宸八十大寿那天,俩人欢爱庆贺,谁知邢炽一个用力过猛,把容宸的腰闪了,自此老大爷容宸便落下腰病,最后虽说寿终正寝,可容宸却含羞道,“本王下辈子绝对不会再理你,哼……”说罢便合上眼睛。

    邢炽没想到这一世的娘子真的不认自己了,还把他当做情敌,简直让他痛苦而无措。

    容宸看着邢炽,冷冷道,“你再不放手,我要叫保安了!”

    邢炽深邃的眼直视着容宸,想在他俊美的脸上发现什么端倪,可除了疏离的冷漠,什么都没有。

    邢炽慢慢放开他,英俊的脸上露出难言的痛楚,他高大的身躯微微佝偻,许久哑声道,“好,我明白了。”

    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邢炽转身便走。

    容宸看着他的高大背影,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但在女主进入后,又恢复冷漠。

    女主跟英俊的男二擦肩而过,脸颊微红,但邢炽没理她,似乎心情很差。

    而男主正端坐在超大办公室里,他修长的手指叩击着桌面,无可挑剔的俊脸没有一丝动容,仿佛刚刚情敌的表白只是一场闹剧而已。

    女主将文件交在容宸桌上,轻声道,“总裁,这是楼市的竞拍价目表。”

    容宸淡褐色的眼眸锐利而耀眼,他将视线转向女主,勾了勾唇道,“邢炽为何来找我?难道这就是你的报复?”

    一副霸道总裁的气势。

    明明是容宸先跟当红女星女配角勾搭在一起,还共进晚餐,怎么成了她的过错。

    不过女主还是神色淡淡,她的人设就是从头到尾的淡定,她知道邢炽来找容宸,但不知他们聊了什么,但女主猜测,邢哥哥无非就是让男主不要再欺负她,要如何守护她之类的话,男二为她的出头,她很感动,对于男主,她的好感更是下降了不止一个点。

    可就算这样,她还是喜欢男主,谁叫男主是霸总呢。

    而容宸也很生气,一直在冷嘲热讽,还说你这种脚踏两只船的女人我不会要的,说罢就将她赶了出去。

    如珍一脸懵逼,心里气得不行,但她知道刚开始的总裁会比较作,反正之后都会变成宠妻狂魔,而且之后的剧情会有大反转,高冷总裁因为生她的气,独自在超豪华八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买醉,她也因为怨气,去找容总,结果被霸王硬上弓。

    一想到这个剧情,如珍就兴奋又期待。

    等到了那天,如珍跟邢哥哥说她不会去他家了,便直接赶往酒店。

    到了八星八钻酒店,如珍按照书里的剧情,去了顶楼的11110房间,记得小说里,自己被容总强拉进屋里,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

    但等她到了房间门口,却被门外的保镖拦住,他们说容总在休息,不准外人进入。

    如珍懵逼了,觉得剧本不对啊,容总不是应该在屋里等她吗,于是连忙解释自己是容总的秘书。

    可保镖却说容总在里面谈事情暂不要打扰。

    如珍只能在门外等着,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最后实在熬不住了,给男配打电话。

    因为每次在女主失意的时候,都会有男配的戏份,但当她打邢哥哥电话时,却也没人接,顿时心都凉了。

    她算哪门子女主角啊……

    而豪华的总统套房里,此时正上演着限制级的对峙戏码。

    “你放开我!你怎么会在这里?”容宸愤怒叫道。

    邢炽棱角分明的俊脸带着压抑的怒火,硬朗浓黑的剑眉紧蹙,看上去阴沉极了。

    容宸可不怕他,这小子就是个破教官,爷爷也不过是一个地方军长,自己怎会怕他。

    “你到底想干什么,如珍不在我这里,请你放开我!”容总挣脱几下,却被高大的男人握得更紧,手腕都开始作痛。

    容宸喝多了酒,俊美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凤眼迷离,愤怒中又夹杂着摄人心魂的媚态。

    邢炽望着他,哑声道,“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呵呵,我记得你,我当然记得你,你就是如珍的干哥哥,三番两次阻碍我们的混蛋!”

    邢炽听到这话,深邃漆黑的眼都染上愤怒的赤色。

    容宸见他神色不对,害怕地缩了缩,下一刻便被怒到极致的男人强按在床上,男人的大手掐住他的脖颈,微微施力,窒息感袭来,容宸这才惊慌地开始挣扎。

    “唔……你……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

    可就在他拼命挣扎,大口大口喘息时,男人英俊的脸慢慢放大,下一刻,便被男人的唇堵住,男人的大舌撬开他的齿缝,在他柔软的口腔里一阵乱搅,容宸屈辱地瞪大眼睛,无助地呜呜叫着,挣扎的手被狠狠按在两侧,脖子被吻得后仰,男人一边狂吻他,一边吸出他迷人的津液,随后又逼迫他吞下,情色霸道地用舌头抽插他敏感的喉咙。

    “不……唔唔……”他居然被情敌这么色情地吻着,容宸羞耻挣扎,呼吸紊乱地摇摆着头,可每次在他要挣脱男人的大舌时,又被死死咬住,并且被越发粗鲁地狂舔狂搅,吸得容宸舌头发麻,呜呜痛叫,口腔里疯狂分泌唾液。

    等狂吻许久,容宸趁着男人不注意,抬脚要踢他,却被邢炽一把抓住。男人赤红着眼放开他,嘴唇分开时,还牵连出无数银丝,容宸急促的喘息着,等呼吸够新鲜空气,抬手就扇了邢炽一巴掌。

    男人的头被打偏过去,脸色变得越发阴沉。

    容宸大骂道,“你他妈有病啊!为什么要亲我,恶不恶心!”

    邢炽冷冷地望着他,端起床边的酒杯狂饮下去,容宸看他牛饮美酒,一脸茫然,可下一刻,便被男人嘴对嘴吻住,逼迫他咽下大量红酒。

    容宸喝得脸颊绯红,愤怒又迷惘地挣扎着,“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邢炽看着酒醉的容宸,望着他带着红晕的俊美脸庞,只觉得火气狂窜,压抑已久的欲火在酒精的催化下彻底爆发。

    他粗暴地扯开容宸衣料考究的西服,在容宸的尖叫声中,西服纽扣崩开,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衫,那衬衫里似乎藏着一个红色的东西。

    邢炽猛地撕开衬衫,竟发现是一个艳红色的贴身肚兜,那肚兜上还秀了两只鸳鸯。

    容宸见秘密被发现,羞得捂住胸口,破口大骂,可被男人粗鲁蛮狠地按在两侧,那小肚兜很紧身,勾勒出容宸细瘦的腰肢和微鼓的小奶子,容宸的皮肤很白,衬着那红色的肚兜,显得又骚又欠。

    容宸也是羞耻极了,努力挣扎几下无果,只能软下身子,无力地喘息着,被情敌色情地撩开肚兜,看他诱人鼓胀的雪白嫩乳。

    “呜……别看……混蛋你别看……”

    “宸儿,你真美。”邢炽叹息着,深邃的眼眸里是近百年的柔情和眷恋。

    容宸被男人这样瞧着,羞耻极了,却也鬼使神差地不再反抗,等邢炽脱去衣服,露出那高壮魁梧的身躯时,容宸的脸奇怪地变红,他努力爬起来,想要穿上衣服,却被男人再次压倒,“宸儿……”

    “宸你个头,不许叫我的名字!”

    “你记起我了?”

    容宸别开视线,“记得什么……我不知道你是谁……”

    邢炽神色暗淡,哑声道,“好,既然你记不起来,我就让你身体记得我!”

    说罢,竟将容宸紧紧抱住,厚实的胸肌压住他的身子,骚总裁这才反应过来,羞耻地挣扎,刚要尖叫,便被男人堵住嘴唇,男人的大手在他身上肆意撕扯,瞬间将骚总裁扒了个精光。

    男人抚摸着容宸的双臀,猛地掰开他雪白的腿根,摸到了久违的淫荡肉缝。

    “你果然有屄。”

    容宸羞耻欲死,拼命推他骂他,可嘴唇被吻得死死的,很快就失了力气,男人也拉开拉链,掏出那根又粗又肥的硕大鸡巴。

    他来回套弄几下,便将怪异粗肥的肉瘤龟头对准骚穴,在湿润的穴口碾磨几下。

    “宸儿,我的骚娘子!”低吼一声,竟将硕大粗肥的巨屌狠狠地捅入容宸的嫩屄里。

    随着巨物强硬地插入,容宸任命似的闷叫着,颤抖着,男人的大手狠狠掰开他的臀瓣胡乱抓弄,青筋暴突的巨屌粗暴地一插到底,直接塞满骚总裁柔软紧致的肉穴,只露出剩下越发粗大的柱身,和两颗硕大饱满的卵蛋在外面。

    “啊……不……唔唔……好大……啊……”

    “宸儿的屄还像以前那么紧,夹得为夫好爽!”

    容宸听着男人低哑古怪的污言秽语,羞得浑身发烫,哀羞地骂他混账,男人猛挺雄腰,腹肌重重地撞在他白臀上荡出肉浪,操的容宸一声尖叫,肉穴被彻底撑开,每一寸媚肉都死死缠住巨物,无法控制地吮吸着舔吻着肉柱,此时酒精的作用加大了情欲的快感,容宸无力地躺着床上,任由男人硕大的鸡巴粗暴地进进出出。

    “呜……好疼……啊……轻一点……”

    “骚娘子,我会好好疼你的。”

    容宸羞耻地闭上眼睛,嘴唇被吻得啧啧作响,男人一边狂吻他一边有节奏地前后抽插,粗肥滚烫的巨屌仿佛烧火棍般强有力的贯穿着屄洞,搅得屄肉抽搐,屄水四溅,那黏腻的鲜红的媚肉淫荡紧缩着,用力吮吸着那塞满甬道的大鸡巴,丰满的阴唇和大腿内侧已经湿乱一片,连男人硕大的睾丸上都沾满他的爱液。

    “宸儿,你好湿,是不是屄里很爽!”男人戏谑道,大手啪啪啪地抽打骚总裁的美臀,扇得骚总裁肉臀乱颤,骚穴湿漉漉的媚肉更是死命吮吸,将大鸡巴缠的更紧。

    邢炽被夹得爽利,大手更是用力猛抽,这一世的容宸哪里受过这种侮辱,羞耻地挣扎大骂,被侮辱狠了,居然忍不住哭出声,邢炽见他落泪,更是狠厉贯穿,操的他又哭又叫,身子浸满屈辱的汗液。

    “呜……不要打了……混蛋……呜啊……不要……”

    邢炽夹杂怒火地抽了许久,将总裁的屁股都抽红抽肿,容宸哭得死去活来,那骚穴更是越缠越紧,最后终于支撑不住,软在床上地呜呜哀求。

    而男人硕大的青筋暴突的雄根却毫不留情地插进最深,当撞开宫口时,容宸浑身剧颤,嘴里爆发出凄艳的尖叫。

    邢炽低头看他,望着容宸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狠狠地吻住他的红唇。

    “呜~~~”这一次,容宸没有再抗拒,可能是自暴自弃,他对男人粗暴的吻也慢慢有了感觉,迎着男人的唇舌逗弄,气息紊乱,眼眸湿润,双颊也染上动情的红晕,那雪白的屁股更是羞耻地耸动着,让男人硕大的巨根在他紧窄的骚穴里顺利抽送。

    “呜……啊……好大……唔唔……”

    “你越来越骚了,果然,就算没了记忆,你的身体还记得我!”邢炽粗哑道,健硕的雄躯越发粗暴地压在骚总裁身上狂耸狂操!他的大手抚摸着藏在肚兜里的小奶,揉的骚总裁呜呜浪叫,那硕大的鸡巴也在湿软艳红的屄口疯狂进出,搅出噗嗤噗嗤的水声,身下的被单更是濡湿一片。

    “呼……宸儿,你爱我吗!告诉我!”

    容宸泪眼涣散的摇头,“呜……我不……我是男主……”

    “你是我的老婆,上辈子是,这辈子也是!”

    “不……呜呜呜……我不是你的老婆……不是……啊啊啊……”

    “妈的!看老子不把你操服了!”邢炽怒到极致,瞬间化身流氓野兽,猛地将容宸翻身抱起,腰肌砰砰地向上猛顶狂操!

    “这是你最喜欢的姿势,记得吗!”

    容宸羞得拼命摇头,却被男人更加狂猛地爆操,那硕大的满是肉瘤的龟头发狂地贯穿宫颈,粗肥的布满青筋的大屌在骚穴里胡乱抽插,操的骚总裁左摇右晃,身子都无法平衡地上下乱颠。

    “不……呜……不要……太猛了……呜呜呜……不要……”

    “你喜欢老子这么操你,是不是!”

    “不……呜啊啊……不是……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拉长的凄艳尖叫下,硕大睾丸发狂的猛撞屄口,硕大的鸡巴不断进出,将阴道的屄肉都狠狠带出,那肥唇和大鸡巴上布满摩擦过度的大量白沫,乱七八糟的喷溅着!

    “不……啊……不可以……好猛……呜呜呜……太猛了……”骚总裁尖叫着蜷缩脚趾,大腿越分越开。

    邢炽更是狂猛爆操,起伏的健硕胸膛上布满汗液,青筋暴突的大手狠狠按压骚娘子的屁股,将大鸡巴用力往骚屄里猛送。

    “呜啊……不……要死了……呜呜呜……要死了……”

    “骚婊子,骚娘子,老子要把你操到怀孕,让你他妈的做男主,让你他妈的装失忆骗我!”

    “呜呜……我没有……呜啊啊……我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一声越发凄艳的尖叫,骚总裁甩着泪地上下乱颤,大腿蓦的绷直,脚丫蓦的绷紧内缩,下一刻,柔软隐秘的宫腔深处便喷射出大量的骚水。

    邢炽发现他还是那么淫荡敏感,更是对着喷水流汁的骚嫩屄一顿狂操,抽插又快又狠,健硕结实的腰肌强有力地撞击他的屄口,撞得骚总裁上下狂颠,歇斯底里的尖叫摆头,那藏在肚兜里的小奶子也是胡乱跳动,宛如小兔子似的时不时钻出肚兜,让男人看见他艳色的大奶头。

    邢炽趁着他高潮,发狠猛干,让他高潮迭起的抽搐潮喷,同时那双大手也隔着肚兜抚摸他柔软的奶子,揉的骚奶子越来越鼓,最后猛地撕开那艳红色的肚兜,翻身将他压回床上,牙齿狠狠咬住那充血肿大的大奶头。

    “呜啊……不……混账……不要吸……呜啊啊……”

    “骚娘子!妈的,奶子真甜,果然是老子的专属奶牛!”

    “你……你胡说……我不是奶牛……你去死……啊……不要……”

    男人打桩机一般狠插狠干,对着流水的骚屄发起更加猛烈的狂轰乱炸,那高壮魁梧的身躯死死压住清俊白皙的容宸,胯下操的凶狠暴戾,憋了一股怒气地狠狠抽插了上千多次,棍棍到底,杆杆进洞,干得容宸承受不住的摇头晃脑,胡乱哭叫,那双大腿更是死死缠住男人,骚屄不受控制的向上耸动。

    俩人在布满酒香的总统套房里疯狂缠绵,邢炽操了许久,猛地将容宸从床上抱了起来,骚总裁羞耻呻吟,被男人拖着屁股的胡乱狂耸,硕大的巨屌狠狠的贯穿他的肥屄,大睾丸撞击着白嫩的屁股,发出啪啪啪的激烈肉响。

    容宸被操的失去思考能力,呜呜呜地胡乱哭叫,“呜……邢炽……啊……不……不要……”

    “宸儿,你的骚屄越来越紧了,是不是又要来了!”

    容宸羞得无法说话,“不……呜……都……都怪你……啊啊……”

    “宸儿,我的骚宸儿,老子要射满你的子宫,让你再给我生孩子!”

    容宸一听自己要给情敌生孩子,羞得拼命摇头,可男人毋容置疑,大鸡巴发狂地往宫腔里猛干,插得容宸流泪摆头,连叫的力气都没了,只能死死搂住男人,浑身不住抽搐。

    “呼!宸儿,我的骚老婆,来了!妈的!老子要射满你,让你再躲着老子!”

    “呜呜呜呜……不……不要啊……我……我也来了……啊啊啊啊……混蛋……混蛋……我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男人濒临射精的狂猛爆操,骚总裁胡乱尖叫着摆头狂颤,他全身不住颤抖,每一寸肌肤都染上情欲的糜红色。

    邢炽将容宸按在墙上的一顿爆操,两颗硕大的睾丸奋力猛捣,大鸡巴更是抽插频率惊人,仿佛要把精种射进骚屄的最深处,狠狠地开凿着柔软的宫腔。

    突然,男人将大鸡巴连根抽出,只听啵地一声,大量淫水从屄里倾泻而出。

    骚总裁原本都快要高潮了,被男人这样抽出,空虚饥渴地睁开眼睛,呻吟着摇头哭泣,“不……给我……给我……呜呜呜……”

    “叫大鸡巴老公,叫我就给你!”

    “呜呜……混蛋……给我……老公……大鸡巴老公……给我……呜呜呜……我要……”

    “骚老婆,干死你!干烂你的骚屄!”刹那间,硕大狰狞的巨屌噗嗤一声又操进屄里,这一下仿佛连子宫都肏穿了,骚总裁抽搐着身子,翻着白眼的凄声尖叫,四肢宛如八爪鱼一样缠住高壮猛操的男人,顷刻间便达到高潮。

    大量的淫水再次倾泻而出,邢炽便借着这骚水继续猛操,强壮的身躯狠命撞击,干的墙上的骚总裁啊啊啊啊惨呼,嘴里骂着骚屄老婆,大鸡巴狠狠的捅进最深,在骚总裁的宫腔里喷出了一股又一股粘稠滚烫的白浆,烫的容宸再次高潮,浑身乱颤地高潮迭起,最后彻底失魂地晕死过去。

    大汗淋漓后,邢炽抱着受精成功的骚总裁倒在床上,男人抚摸着他汗湿的身子,许久缓缓抽出大屌,当肉瘤龟头抽出身体时,容宸身子一抖,呜啊地睁开眼睛。

    他湿润的凤眼满是羞耻,啜泣一会,才记起自己的身份,外强中干地骂他。

    邢炽眼眸深沉地望着他,哑声道,“我要让你再次爱上我。”

    容宸望着认真执拗的男人,脸越来越红,许久,羞涩地骂道,“你……你这个混蛋……”

    邢炽顺势将骚总裁按回床上,在灯光明亮的房间里,再一次将粗长坚硬的巨屌塞进他体内,将甬道的精液顶回宫腔。

    容宸浪叫着仰起脖颈,仿佛一只美丽的天鹅,男人从后面强有力地占有他,硕大的鸡巴发狂猛顶,顶的骚屄噗叽噗叽乱响,刚刚射入的精液被狂捣出来,糊满大鸡巴,而风骚的总裁更是回头看男人,一边扭腰摆臀,一边哭喘大骂,但骂了一会,邢炽突然抽出大屌,噗的一声,那大鸡巴还带出一缕精液。

    容宸的骚穴饥渴地蠕动着,无法恢复原状地缓缓流出白浆。

    男人将闪烁水光的大龟头对准骚总裁骚屄上面的肉洞,来回碾磨着,让骚总裁的淫水润滑后穴。

    容宸这才明白男人要做什么,害怕的拼命躲闪,带着哭腔道,“邢炽……邢炽你要做什么!你敢……啊啊啊~~~!”

    随着一声浪叫,硕大怪异的肉瘤龟头狠狠地插进屁眼,插得骚总裁凄惨尖叫,而那巨无霸鸡巴将原本的后穴撑成了一个圆形大洞,周围的括约肌也淫荡绷紧,像个套子似的紧紧裹住粗大青筋暴突的油亮大屌。

    “呜啊……好痛……呜呜呜……不要插进来……”

    “骚娘子,你后面的洞真紧,夹得老子好爽!”

    “你个混蛋……啊……不要……撑死我了……呜呜呜……混蛋我要杀了你……”

    “好啊,用你的骚屁眼夹死我!”

    容宸被侮辱的羞耻极了,可屁眼却被男人硕大的鸡巴一点点挤开,等全部插进去时,容宸已经浑身抽搐地软在床上,大屁股撅着,而男人也满身大汗,健壮的古铜色肌肉上汗液闪烁。

    “真是个好洞,妈的!里面也有子宫在吸!”

    “呜……混蛋……你别说了……”为什么穿越到现在的邢炽变得这么流氓,明明古代的时候还挺文明啊……

    邢炽贴着他的后背,猛地一撞,容宸浪叫一声,屁股狂颤,前面空虚的骚屄也噗噗地流出精水,喷了床单上全是。

    “呜……不……不要了……啊……好大……撑死了……呜呜……混蛋……”

    “叫相公,叫了就操你前面!”

    “呜呜呜……不……不要……啊啊啊……相公……相公轻一些……呜呜呜……”

    听着骚总裁叫相公,男人愈加亢奋,就这样砰砰砰地爆插后穴,等插得后面也分泌肠液,裹住粗屌,骚屄更是随着每一下撞击地狂喷精液,骚总裁操到双穴大开,香汗淋漓的修长身躯不住乱抖,抖到后面又仰着脖子地达到高潮,男人在他潮吹瞬间,猛地抽出鸡巴,将大鸡巴对准高潮骚屄地猛插进去,干的骚总裁失声浪叫,身子抖得跟脱水的白鱼一般,瞬间就夹住巨屌的达到高潮。

    邢炽简直更是狂摆雄腰,继续抽插骚屄,许多淫液精水被疯狂带出,容宸的大屁股也不受控制地狂颤狂抖,抖到后面,邢炽一边猛干他一边将手指插进后穴,加快骚总裁的快感。

    容宸被爆操双穴,刺激的骚总裁死去活来,最后哭叫着大鸡巴相公,大鸡巴老公地再次高潮,而男人也是被容宸的骚态迷得粗喘怒吼,狠狠的将大鸡巴又插满宫腔,在他潮喷的子宫里狂射出精液。

    男人一边射一边将宛如从水里捞出来的骚总裁抱在怀里,掰过他的头,粗暴地吻他的唇瓣,容宸翻白着双眼,哭着伸出骚舌,一边被强吻,一边被大鸡巴凶悍内射,直到被滚烫的浓精再次射满子宫。

    而邢炽并没有就此放过他,反而在这原本属于男女主角初次的地方疯狂地占有男主美妙的肉体,干的容总欲仙欲死高潮迭起,骚屄和菊穴里都装满男人的雄精,汗湿糜红的身子一抽一抽,彻底晕厥过去。

    等醒过来时,面对的是男二硕大的鸡巴,那根大屌又粗又硬,柱头还有一圈凸起仿佛入珠了一般,容宸满脸绯红,眼睛里闪烁着羞耻的湿意。

    “混蛋……你……你怎么还硬着……”

    邢炽将容宸抱起来,低声道,“记起我了吗?”

    容宸脸变得更红了,“你不就是男配……跟我抢女主那个混……唔唔唔!”没说完又被男人堵住唇舌。

    “小骚货,不把你操服你是不会认的!”男人握着大屌又要干。

    这可把容宸吓的,连忙求饶,哭哭啼啼,说自己要被操死了,结果被邢炽用大鸡巴逼迫许久,才委屈道,“呜呜呜……都怪你……前世把我日得那么惨……我为什么要认你……呜呜呜……我要做总裁……我要做攻……”

    邢炽听到容宸的理由,忍不住想笑,却觉得这样的容宸更加可爱,忍不住抱着他亲了又亲,低声叫着骚娘子骚老婆。

    容宸被叫得又羞又臊,不一会便抱着男人的脖子,主动献吻,跟男人的大舌交缠在一起,早就把什么女主女配丢到爪哇国去了。

    之后容总做没做攻不知道,只知道男主和男配又莫名其妙的搞在一起,俩人人设崩塌,整个小说的剧情又乱套了。

    意外剧情

    小说里忠犬的男二号邢炽似乎变了,从以前的正义热情,变得桀骜冷酷,似乎是……黑化了?

    女主发现男二的变化,心中更生爱慕,天知道她都多喜欢这种人设,又酷又霸道才是真男主。

    而男主角容宸也变了,变得特别冷漠,跟她说话都爱答不理了,让女主好感飞快下降,心里想着与其这样还不如嫁给男二呢,男二虽然没男主有钱,但好歹也是军三代,爷爷是军长。

    一次,她偷偷溜到邢炽家,发现他家里门没锁,她好奇地走进去,屋里空无一人,但地下室的门却是开着的。

    她小心地走下去,发现里面很暗,就像鬼故事里的密室一样。

    当她走下楼梯时,竟看见眼前色情诡异的一幕。

    白皙俊美的容总被吊在横梁上,双腿堪堪点地,而他的后面是一个高大魁梧的赤裸男人,竟是男二邢炽,他正将粗大的肉茎在容总奇怪的肉缝里不断进出。

    容宸白皙的胴体激烈地抖动着,足心用力弓起,他哭着说不要~~放开我~~~,还没喊几声,便被邢炽捏住下巴,逼迫他转头接受强吻。

    邢炽一边吻他,一边用力地挺动雄腰,粗大湿漉漉的巨屌在肉穴口进进出出,干的容宸像是断线的风筝般,被顶的前后乱晃,每一次被男人顶到深处,那中长的黑发胡乱甩动,发出令人心疼的哭音。

    而更淫乱的是,那不断顶开的屄口唇肉外翻,随着抽插竟带出一缕缕浓白的液体,看上去骚极了。

    邢炽在那窄小的骚穴里抽插了近千下,满身大汗,精壮的肌肉水光淋淋,他粗喘着抽出鸡巴,紧贴着容宸透红的耳垂哑声道,“想不想被大鸡巴内射?”

    容宸屈辱地睁开泪眼,不知说了句什么,随后邢炽对准他的骚穴,将大鸡巴一插到底。

    “啊……”容宸仰着脖颈,发出淫荡的尖叫。

    等日了不知多久,容宸被吊的脚丫子弯到极致,被吊着的胴体激烈颤抖,应该是快高潮了。

    邢炽也狠狠地干进最深,饱满的睾丸一股一股地往容宸的体内注入浓精,容宸的身子一阵乱颤,竟跟着男人一起达到了高潮。

    女主全程目瞪口呆,表情僵硬,她没想到容宸会被邢炽强奸,为什么言情小说男主会被男二号强奸,玩我呢!

    但等邢炽将容宸放下来,容宸却淫荡地缠住男人的脖子,撒娇着说,“混蛋……没事玩什么sm……弄得我手好疼……”

    邢炽闻言低笑着捧着他的手吻了吻。

    女主这才明白,原来不是强奸,敢情这是两情相悦呢……顿时心态彻底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