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军阀霸爱3》旗袍男妓狂吞大jb,射爆喉咙,

    苏言穿着那件艳红色的旗袍,含泪跪在男人面前,像个婊子。

    军阀胯间的鸡巴又粗又长,青筋暴突,一看到这根器物,苏言就想起自己被强奸凌辱的回忆,就是这根鸡巴在他花穴里肆虐折磨,不仅玷污了他的清白,还践踏他的尊严。

    “会舔吗?”陆兆峰笑着问。

    苏言眼泪流得更多,就算没有威胁,他也不敢忤逆男人。

    他看着那根扬武扬威的大鸡巴,艰难地一点点贴近,浓重的男性味道扑面而来,苏言咬着唇,这样可怕的东西他该怎么舔。

    陆兆峰没什么耐心,按住苏言的脑袋就用力下压,嫩脸一下就被按到那根灼热腥臭的庞然大物上。

    “呜呜呜……不要……”苏言吓得连忙后缩,可嘴唇却蹭到粗壮的柱身,那蚯蚓般狰狞膨胀的青筋还在砰砰直跳。

    呜……好烫……好大……

    “把龟头含进去。”低哑地命令道。

    苏言哭了,拼死摇头。

    陆兆峰神情微冷,“不含,老子就杀光所有人!”

    男人的话不仅是威胁,在这个年代,人命贱如草芥。军阀势力大过天,或许只是心情不佳,就能随意杀人,陆兆峰的军队已算好的,好歹没屠城杀民。

    苏言脸色煞白,泪水无声落下。

    他知道自己今日必须要遵从陆兆峰的命令,不然会牵连整个舞队。

    苏言不得不含泪跪在地上,双手颤抖地捧住男人粗大异常的巨屌,生涩地抚摸这,嘴唇也一点点贴近大鸡巴,屈辱地轻启唇瓣,直至完全含住龟头。

    “好骚货!”

    苏言身子一颤,苦涩地加深吞咽,用柔软的口腔和滑嫩的舌头侍候腥臭的大鸡巴。

    “唔……唔唔……”

    陆兆峰看着他泪迹斑斑的俏脸,大手逗狗似的抚摸下巴,弄得苏言躲来躲去,那湿润的唇被撑成个o形,嫩舌生涩地绕着巨根,舔得雄物油光水滑,青筋暴凸,不一会就撑得俏青年呜呜呻吟,像是承受不住地要吐出鸡巴。

    男人却毫不留情地按住苏言的脑袋,胯下一次比一次深地往嘴里猛顶,那根三十公分的巨屌只肏进一半,就已经顶入喉咙,操得苏言喘不过气似的摆头。

    可男人毫不留情地继续往里插,每次都将整根大鸡巴往苏言的口腔里狂塞,直到那半截粗长硕大的鸡巴全部挤入苏言的喉管。

    “唔唔唔……唔唔唔唔呜……”由于大鸡巴完全堵住,他几乎无法呼吸,只见他双手挣扎着四处乱抓,以从未有过的方式竭力仰头蜷缩,红艳的双唇张到最大,秀脸憋得通红,那泪痕和唾液沾满脸颊,不住顺着脖颈流下,不一会就沾满整个胸口。

    可男人看着他凄惨可怜的模样,竟越发亢奋地挺动腰肌,一边操一边低吼着,“妈的,简直太爽了!把骚嘴张大!”

    苏言被插得泪眼婆娑,楚楚可怜,却丝毫摆脱不了军阀的蹂躏,他只能脆弱地仰着脖颈,像鸡巴套子似的,用湿软紧致的口腔和喉咙加紧鸡巴,任凭粗大硕物在喉咙里肆虐进出。

    等狂插了几十分钟,陆兆峰终于达到顶峰,粗大肥硕的巨屌猛地插进最深,两颗大睾丸剧烈收缩,柱身也膨胀数寸,随后在紧滑的喉咙深处射出雄精!

    大量腥臭灼烫的浓汁狂射入喉,喷得苏言翻着白眼地乱抖乱颤,他仿佛要窒息似的挣扎,可为了不被呛到,他不得不大口大口吞咽浓精,直到彻底崩溃地身子后仰。

    当雄物从嘴里滑出,巨大的鸡巴像鞭子似的狂甩精液,溅得苏言的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连旗袍上都沾上点点白浆。

    此刻的苏言简直屈辱欲死,他干呕地瘫在地上,泪水禁不住地流。

    陆兆峰看着如此凄惨的青年,竟越发兴奋,一把揪住他凌乱的短发,另一只手扶着大鸡巴,像是鞭子似的,羞辱性的抽打他满是狼藉的脸颊,抽得苏言哭泣直躲。

    “呜……求您了……不要……不要弄我……呜呜呜……不要……”

    男人粗喘着玩弄苏言,把他欺负得死去活来,又将这穿着旗袍的骚货抱在怀里,强暴似的撕他的衣服。

    很快,旗袍的下摆被撕破一块,露出骚青年挺翘的美臀,陆兆峰一把抓住大白臀,大力搓揉几下,又用大掌拍打,啪啪啪的抽打声中,苏言羞愤欲死,拼命挣扎,又被粗鲁地撕开领口,胸口露出大片的白肉。

    “呜呜呜……不要……”

    “妈的,真带劲!”陆兆峰粗喘着撕扯旗袍,苏言的泪脸通红地拼命护住,但顾上不顾下,一副被蹂躏的残花败柳的骚样。

    陆兆峰就喜欢折腾这样的嫩货,扒光他旗袍,又探入腿缝乱摸。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骚货的下面居然湿了。

    男人用手指捏弄几下,就下流地插入两指,粗大的手指来回搅弄媚肉,弄得苏言哭喘吁吁,骚逼也湿唧唧地流汁。

    陆兆峰就是要羞辱这骚货,粗鲁地践踏他,玩弄他,势必让这个多情的骚青年变成婊子浪货。

    苏言一直在哭,哭得可怜极了,可男人看到他的眼泪,竟更激发出压抑许久的征服兽欲,那种打战厮杀的残暴转变成玷污苏言的快感。他将骚青年按在胯间,大力掰开那对跳舞的美腿,将胯下油光水滑的大鸡巴对准那湿漉漉的骚穴。

    苏言哭着说不要不要,可身子被男人的大手死死禁锢,骚穴就像滴水的蜜泉一样渴望着鸡巴,当穴口跟硕大的龟头亲密接触时,苏言像是放弃似的闭上眼,那秀气的脸蛋满是堕落的无助。

    “不……”

    下一刻,硕大的,可怕的,几近一尺的超大巨屌残忍地挤入嫩穴,穴口被操的瞬间涨成个狰狞的圆形,肿胀嫣红的阴唇都被操进逼里,苏言疼得尖叫,却被男人残忍地继续往下按,直到接近三十公分的粗壮巨屌完全干进柔软的湿逼,两颗硕大的睾丸也蹭到那糜烂的逼口。

    苏言仿佛被男人的大鸡巴顶穿似的浑身痉挛,脖颈后仰,泪脸扭曲,那咬红的双唇颤抖着半张,不知要说些什么,只有那高高鼓起的小腹昭示出他经历着什么。

    “呜……呜……不……不要……”

    陆兆峰胯下缓慢抽送,等紧致的甬道稍微润滑一些,直接就猛操起来,扑哧扑哧!健硕强壮的腰肌操的又狠又快,大手抓住肥臀用力掰开,大鸡巴发狂地往里狠凿。男人的整根大屌都埋进骚穴里,很难想象,苏言这样的双性逼如何能吃入那么巨大的东西,足有手腕粗长的超大鸡巴!

    然而每一次抽插,男人的鸡巴几乎完全抽出,再狠狠地干回逼内,大开的逼口仿佛椭圆的大嘴,被肏得外翻又卷入,看上去异常情色。

    陆兆峰不愧是征战沙场的将军,抱着一米七几的苏言狂日都不带喘的,硕大的鸡巴狂猛地向上顶入,顶的苏言身躯在空中上下起伏,一跳一跳,大屁股也打着圈地乱甩,动作夸张淫乱,那双大腿更是翘在两边,仿佛骑马般的震颤着,操着操着,连鞋都掉了,露出光裸的脚丫。

    “啊……不……好大……唔唔……不要……啊啊啊……不要了……”

    “骚货,母狗!爽不爽,大鸡巴肏得你爽不爽!”

    “呜呜呜呜……不……啊啊啊……不要……不要插了……呜啊啊啊……”

    陆兆峰看他还在倔强抗拒,雄腰耸动更快,大鸡巴抽插的力道也越发狂猛,仿佛将战场上杀伐的精力全用在苏言身上,听着骚青年的浪哭,仿佛是战场的锣鼓般催促男人奋勇冲刺。

    “到底爽不爽!贱货!”

    苏言被肏得受不住了,只得哭泣着叫爽。

    浪哭哀叫间,大鸡巴军阀是越干越猛,肏越操很,那色欲的漆黑瞳孔,强壮健硕的肌肉,满是雄性荷尔蒙的张扬男人味,无一不彰显他的强大欲望,同时也刺激的苏言陷入迷乱,身子乱颤,满脸绯红,不一会就快要丢了。

    可粗大的钢炮却不会轻易放过他,男人的大鸡巴狠狠地搅动蜜穴,搅得内里媚肉狂颤,汁水狂流,肏得苏言下面越来越湿,等操到后面,溪水变成小河,小河变大海,苏言就像大海啸里的一叶扁舟,在黑色的海浪里颠簸得死去活来,四肢乱摆,简直快要被肏散了架。

    “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啊……”苏言哭叫着,承受一波猛于一波的无情侵犯,粗暴的军阀野蛮地抱起他的两条修长玉腿,结实硕大臀肌有力的冲撞着他那娇嫩的会阴,撞得噼噼啪啪一阵沉闷肉响,撞得苏言上半身如风中杨柳摇摆不定,屁股底下的桌子在这蛮牛的冲撞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似乎随时都会倒塌。

    这骚货的肉屄无论怎么操都是紧窄火热,不同于一般女子,那骚肉壁还会蠕动,如一张小嘴紧紧套在大肉棒上,吸允着,套弄着,陆兆峰被吸得龟头一阵狂跳,爽得无以复加,忍不住使劲加大力度频率,对骚屄发动新一轮的猛烈空袭,炸出一汩汩浪水,战士般的魁梧体魄压在娇小白皙的文弱青年身上,逼迫他像女人一样伸出手臂环住自己,苏言被肏得欲仙欲死,失魂地在男人耳边放声呻吟,浪叫不止,什么之乎者也矜持礼法全都抛在九霄云外。

    骚青年浪叫着,喘息着,呻吟着,陆兆峰也感觉下面越来越痛快舒畅!明知以这等频率再下去会肏坏嫩屄,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但不减速反而愈加玩命狠干猛操起来,憋着一口气狠干了上前回合,次次见底杆杆进洞,操得苏言凄惨尖叫,呻吟摇头,显然也爽得不轻,两条修长大腿不自觉地夹着男人的雄腰上,嘴里发出如哭似泣的呻吟声,一声比一声急,催的陆兆峰欲火喷张,全身绷紧,恨不得一炮轰死这个浪货。

    陆兆峰仿佛在战场上的贴身厮杀般的激烈地征服着苏言,浑身大汗淋漓,健硕的胸肌都被汗液覆盖,苏言就这么死死抱住男人青筋直冒的脖子,脸贴在肌肉发达汗液黏腻的胸口,嘴里叫着哭着,时不时淫荡乱扭,闻着男人浓重的汗味仿佛吃了最烈的春药。

    男人也是体力强劲,用抱肏的姿势生生日了一个小时才在苏言的子宫内射出精液,射得骚货死去活来,欲仙欲死,潮吹不断。

    门外时不时有人路过,后来声音小了,许是副官在外面守着,不让人进来。

    苏言也没精力再羞耻害怕,刚晕迷地闭上眼,又被大鸡巴军阀抱到门边,让他头朝下,背贴着木门,大腿倒v在胸口地压在墙上,可怜的苏言仿佛对折般靠着门,露出他湿漉漉的吐精骚穴。

    男人也不废话,挺着大鸡巴就自上而下地猛插进去,扑哧一声干穿宫颈。

    陆兆峰性能力极强,刚才射完精,很快鸡巴又坚硬如钢,好似打地基似地,重重的冲击苏言的屄洞。

    苏言被动的承受这样重力肏击,泪脸扭曲,大腿绷直,大屁股乱颠,骚浪到极点,嘴里被肏得失声尖叫,“呜啊……不……不要……司令……啊……”

    “妈的!这姿势真美,也只有你这种跳舞的骚货能玩这样!”

    “呜……好难受……司令……司令放过我吧……呜呜呜……好酸……呜……啊……啊……”随着陆兆峰大力的干肏,苏言叫得越发凄惨,大腿扒着地面,脚跟渐渐外展,直到辛苦的脚面也贴着地。苏言好像越来越支撑不住男人的狂猛肏干,身子慢慢向下滑落,大腿的角度分的越来越开,坚强而痛苦的支撑着挨操。

    等肏了数百下,男人猛地抽出鸡巴,大手抓着苏言雪白的臀瓣猛然掰向两边,像被猛烈的撕开的蜜桃一样,露出绯红的骚屄。

    这种完全暴露的姿势让苏言羞耻不已,他满脸潮红地哭着,“不要……不要折腾我……司令……”

    陆兆峰听着他叫司令,雄腰猛地一沉,这一肏干,插得苏言尖叫一声,身子猛然一低,大腿也向两边一颤,分开更大,“不……啊啊啊……”

    男人就着力道竟狠狠地肏进苏言的子宫,苏言因为跳舞,腰肢韧性很强,屁股弹性十足,被男人肏地一颠一颠,此刻仿佛像肉垫子一样,被男人压在上面狂日。

    陆兆峰大手抓着苏言的肉臀,手指狠狠的陷在柔软弹手的美肉中,使劲下压。

    “啊……啊……”苏言被压的再次一低,后背着地,脸颊朝上,大腿也被掰成一字,糜烂的私处悬空对着脸,好似被人摁在地上对折,苏言一直在挣扎,可男人强壮的身躯借着体重稳稳的将他这样淫荡的压在地上,巨大的鸡巴也越来越快的抽动起来。

    男人是越干越猛,干了上千下,干的苏言的骚屄水花四溅,苏言更加淫贱的大幅度乱扭,突然他尖叫一声,大腿蹬得直直的,细腰努力上挺,想要将自己的身体顶高。男人也感觉到了身下的苏言的反应,猛地将骚青年对折抱起,巨大鸡巴无比深入的插在娇嫩的子宫,每狠插一下,苏言的屄洞喷溅一次水花,大腿,屁股,身体像是打摆子一样剧烈颤动。

    陆兆峰见他快要来了,更是越肏越急,胯部急促的肉响渐渐连成一片,伴随着苏言难以自抑的嘶鸣尖叫,粗大的肉棒狠命的捣弄着花心,把他撞碎揉碎一般,每一次的凶狠与暴戾都让骚货浑身剧颤,花心猛吸,抖得筛糠一般!

    “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啊啊啊啊……”

    苏言叫得凄惨绝艳,男人更是狂猛凶狠,抱着苏言潮红的骚躯进行着最后的打桩,就在要把储物室的门都快撞烂时,陆兆峰猛地肏进最深,马眼里喷出一股又一股滚烫粘稠的白浆,尽数射在花心里,烫得苏言一下子痉挛起来,翻着白眼哀叫司令司令。

    陆兆峰一边按住他屁股的狂射,一边狂吻他的脸蛋,将可怜的俏青年彻底射成精液烂货,再猛地松开他,看着高潮迭起的苏言软在地上,那掰成一字马的大腿还无法合拢,肏成大洞的肉逼更是情色地狂喷白浆,喷得地上,墙上到处都是。

    男人满身大汗淋漓,粗喘着望着奄奄一息的苏言,凝视片刻,刚要把他抱起来,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司……司令……不好了……马大帅来了!”

    额外大肉:

    “呼,里面又湿又紧!夹得老子好爽!”

    “呜……不要……不要插了……求您了……”

    陆司令从早上闯进苏言的屋子就再没出来过,破旧的小木屋里,很容易就能听见那床板嘎吱嘎吱作响的声音。

    后来苏言的床被陆司令弄塌了,又被抱着按在门上狂日,日得木门也嘎吱嘎吱响。

    响声引来了人,那人竟是小凤,小凤其实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子,她原本爱慕苏言,觉得他有才浪漫,但现在正逢乱世,光浪漫有什么用,不如找个有本事的男人,于是对苏言的爱也淡了。

    小凤发现苏言的门一直晃,于是走上前敲了敲门,被日得死去活来的苏言蓦地瞪大泪眼,惊恐地全身紧绷,骚穴都缩了缩,陆司令被夹得很爽,刻意将他按在门上,一边大力猛顶,一边凑到他耳边道,“这不是你的情人吗?”

    苏言哭着摇头,他虽然喜欢小凤,可现在被陆兆峰肏成烂货,又如何去爱慕女子,他屈辱地想要离开木门,却又被男人猛按在上面,肏得越发大力粗暴。

    “呜……不……不要……”

    “苏言,你没事吧?”小凤好奇地问道。

    苏言连忙强忍快感地颤声道,“我……我没事……呜啊……”

    陆兆峰故意大力一顶,干得苏言又软在怀里,骚穴不受控制地痉挛搅紧。

    “小浪逼,我要当着你女人的面干你!”

    “不……不要……”

    “不想开门就给我把骚屄张开,老子要肏你子宫!”

    “呜呜呜呜……”苏言简直要被陆兆峰折腾死,一边是好奇敲门的小凤,另一边又是恶趣味猛肏的司令,苏言不得不翘着肥臀地拼命套弄鸡巴,等套弄地骚躯乱颤,男人一边咬着他的脖颈,一边大力猛顶,顶得苏言一颤一颤,最后竟刺激的当着小凤的面就达到高潮。

    陆兆峰在他潮吹的子宫里一阵狂捅,没等小凤走远,就射满苏言的子宫,射得苏言手指死死攥住门框,纸糊的地方破了个大洞,他也彻底失神地哭泣尖叫,最后彻底软在男人怀里,被男人射大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