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更新中)《军官总裁4》背着女主仓库偷情舌

    容宸刚从警局回来,此时正神情憔悴地坐在沙发上。

    他原本是要自首的,但警察却说男人清醒的时候只说是意外受伤,并没有加害人。

    而此时,男人正在医院被医师抢救,虽说没有伤到脏器,但因为失血过多,随时有生命危险。

    容宸痛苦地闭着眼,大脑像走马灯放着他与男人的画面,有古代的,也有现世的。

    容宸感觉自己要疯了,他拼命的捂住脑袋,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了,可是混乱的记忆仿佛海啸般席卷而来,逼得他无法喘息。

    后悔,痛苦,无助交织,大颗大颗的泪水那双漂亮的凤眼里溢出,容宸居然哭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容总,您好些了吗?”是小黑的声音。

    容宸慌忙抹去泪水。等小黑进来时,只看见两眼通红的俊美总裁正在伏案办公,神情专注冷漠,似乎丝毫没被邢先生的事影响。

    小黑也不敢问什么,恭敬地递过咖啡,总裁却看都不看,继续查着资料。

    小黑在那站了一会,憋了好半天开口道,“邢先生他……”

    “嗯?”问完又一副并不关心只是不经意问起的样子。

    小黑继续说,“邢先生已经脱离危险了,总裁您就放心吧。”

    容宸不经意地放松身体,很快,又强装冷漠道,“呵,算那混蛋命大。”

    小黑只能跟着嗯一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觉得邢先生和总裁之间的关系怪怪的。

    十天后,容宸带着小珍和助理小黑现身医院。

    推门而入时,不是容宸想象中奄奄一息的身受重伤模样,男人不光下了床,还赤裸着健硕的上身在跟小护士说什么。

    男人蓦的转身,当看见容宸时,那双漆黑的眼又如火焰般燃烧起来,看得容宸心口一颤,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脸。

    小珍倒是甜甜地给邢炽送上一大堆一大堆的保养品,还说大部分都是容宸买的。

    容宸冷声道,“是小黑买的,跟我没关系。”

    小黑在旁边懵逼了,心想不是容总自己在保健品店买的吗。

    男人低笑道,“谢谢你,小黑。”

    “没事……”小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却得到容宸越发不满的冷哼。

    这时,护士要给男人换药,男人却道自己来,说着娴熟地解开绷带,小珍见状要帮忙,却被容宸一把拦住,“你是我的未婚妻,不许你碰别的男人。”

    小珍被推了个踉跄,不满道,“什么叫别的男人,邢哥哥是我的干哥哥!”

    男人突然将药扔给容宸,容宸手忙脚乱地接住,男人嘲讽道,“不用你的未婚妻,那就你来吧容大总裁。”

    容宸看向男人,发现男人多了几分怒意。

    容宸觉得莫名其妙的,但意外的没有毒舌,而是默默地帮男人的绷带解开,当一圈一圈带血的绷带掉落时,那道狰狞渗血的伤疤出现,小珍吓得啊一声,连忙捂住眼,还说,“邢哥哥,你怎么还在流血啊!”

    容宸的手指也一直在颤抖,当那道狰狞可怕的伤疤彻底露出时,脸色瞬间惨白,那道刀疤很深,就算过去十几天,伤口还是没有长好,此时还在渗着血。

    他为什么捅得那么深……

    容宸心口颤动,后怕又纠结让红了眼圈。

    但很快,他强忍着泪水,将药剂洒在伤口处。

    男人闷哼一声,坚毅的脸痛苦绷紧,容宸抖了抖,颤声道,“要不要继续……”

    男人猛然看向他,当看见他湿红的眼圈时,心口剧颤,就仿佛被无数烙铁灼烫一般,又疼又暖。

    “没事。”声音意外柔和下来。

    容宸嗯了一声,继续将药粉洒满,等男人额头布满冷汗后,容宸才为他包扎伤口,他动作很轻柔,一圈一圈洁白的绷带就像梦中的帷幕一样飘扬在空中。

    两个情敌就这样暧昧平静地做着最亲近的事。旁边的小珍看得扎眼,冷不防问道,“对了邢哥哥,你受伤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伤的你?”

    容宸的手顿了顿,男人却道,“我捅了自己一刀。”

    小珍愣住了,“啊?怎么可能。”

    男人扯了扯嘴角,没再说话。

    容宸紧抿着唇,俊美的脸苍白一片。

    气氛突然压抑下来,小珍也不明白自己说错什么,不安地看向小黑。

    这时,小黑连忙打圆场道,“要不要给邢先生买点热饮?”

    小珍道,“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去。”

    “哎呦,我哪知道你家邢哥哥爱喝什么。”说着,小黑就强拽着女主走了。

    此刻,静谧的房间里只剩下容宸和男人。

    容宸之前捅了男人,还把男人捅的差点下病危通知书,心里愧疚的要命,但一想到男人强奸他那么多次,自己报复这一次又算什么,又愤恨委屈的不行。

    容宸脸上一会恨,一会怨,一会又想起那个诡异的梦,想着男人叫他宸儿,想着乱七八糟的古代回忆,想得脑袋就乱了,心道都是邢炽的错,害得自己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他狠狠瞪着男人,却发现男人又用种灼热似火的眼神看他,一会是狂野的欲望,一会又是怕把他吓到的深沉情愫,看得容宸别扭极了,呼吸急促,不一会红着脸想出去透透气。

    就在他想走时,男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你……你松手!”又是这套,容宸外强中干地呵斥道。

    男人低笑着不放手。

    容宸红着脸挣脱几下无果,色厉内荏道,“邢炽!你是不是想再死一次!”

    “死在你身上,我心甘情愿。”用深情的口吻说着色情的话。

    说的容宸又羞又恨,红彤彤的凤眼怒瞪着男人。

    男人看着他傲慢倔强的模样,想着他在自己身下被操的哭爹喊娘又哭又叫的骚样,心底生出一股混杂着爱欲的暴戾征服欲,不一会,那穿着病号服的裤裆就隆起老高,一柱擎天的对着俏总裁。

    容宸见他才大病初愈还色心不改,气得面红耳赤地骂他是公狗吗,天天硬鸡巴,好不容易挣扎开那铁钳似的粗指,扭头又要跑。

    男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在容宸要打开病房门时,又被男人从后面抱着拖回,可怜的总裁像个女人一样两脚悬空,拼命挣扎踢动。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啊!!!”

    男人把他往床上一扔,解开裤子就给他看硬邦邦的大鸡巴。

    容宸是真的怕这个变态了,不得不忍辱负重道,“你……你别这样啊!小珍一会就回来了!”

    男人哦了一声道,“原来是怕这个,这好办!”说着就扛着骚总裁直接出了病房,在护士小姐惊愕的目光中,扛着面红耳赤又不敢大力挣扎的容宸进了旁边的盥洗室仓库。

    那仓库光线不好,也不通风,但就是在这昏暗的光线下,容宸被男人狠狠的按在墙上狂吻,那双灼热的大手粗暴地扯开他的衣扣,乱摸他滑腻白皙的肌肤。

    “唔……你……你放手……唔……”

    “呼……容宸,我真想你!”

    容宸听到男人叫他名字,心口就莫名其妙的抽痛几下,他慢慢地放弃挣扎,面红耳赤地被男人边吻边搂紧身子。

    “容宸,你真的太美了,我都要被你迷死了!”男人粗哑地呢喃着情话,那双漆黑深邃的眼更是流露出浓烈到近乎燃烧的情愫。

    容宸从未接触过这样炙热的情感,而且男人为了能操他,居然连小命都不要了。

    简直是个下流的不要命的混蛋!

    容宸心中又恨又羞,身子微微扭动几下,就被男人霸道吻住,男人似乎特别喜欢亲他的嘴,一开始都是柔情似水,到了后面又狂暴如野兽,吻得容宸喘不过气似的呻吟扭动。

    但这种刺激的雄性气势十足的侵犯,却又让循规蹈矩古板刻薄的俊美总裁感到刺激非常,那莫名的堕落快感和复杂的情愫摧残着他的理智,不断逼迫他放纵自我。

    难以自持的喘息和无法压制的呻吟从被吻肿的双唇中溢出,声音甜腻动人,听得男人兽欲勃发,忍不住更加粗暴地征服狠吻。

    那无数日夜的野蛮粗暴的肉搏,带给他们彼此相同的刺激快感,在躺在病房的这些天,性欲旺盛的男人无时无刻不思念着拥有修长身段的漂亮总裁。他回忆着俊美的青年扭着白臀在胯下嘶鸣尖叫,又乱踢着大腿被大鸡巴操到潮吹,那一遍遍喷发的淫水散发着臊甜气味的弥漫脑海,让大鸡巴男人光凭着意淫就能狂撸几个小时,在无数寂寞的夜晚喷发出对容宸无尽思念!

    男人将总裁优雅洁白的衬衫仿佛强暴一般狠狠撕开,大手肆意搓揉他肿胀的乳头。

    容宸羞得扭动挣扎,在强吻间隙哭骂着色魔混蛋!

    男人亢奋地咬住他痛骂的唇。舔吻,轻咬,含住嫩舌的拼命吮吸,吸得容宸一抖一抖,脖颈都染上红晕,又将大舌捅入他的喉咙,仿佛操屄一样来回抽插搅动。

    “唔唔唔……唔唔混蛋……唔唔唔……”

    男人狂吻片刻,啵地放开他的唇,当银丝分开时,容宸已经被吻得气喘吁吁。

    男人满意的舔去甜蜜的津液,随后顺着他红肿的唇瓣,白皙的脖颈,颤抖的喉结,一路向下,直到含住他勃起的嫩红乳头。

    “啊~~~混蛋~~~啊啊~~~不~~~不要舔~~~”

    男人的大舌在乳晕周围打着转,再一口叼住乳头,微微施力拉扯,拽得骚总裁呜呜闷叫,男人能明显感觉到那两个逐渐肿胀的大奶头,连带着乳肉都膨胀鼓起。

    “不~~~好难受~~~呜啊~~~”容宸被男人玩弄的浑身发软,脸颊绯红,他眼神迷离地看着胸前肆虐的粗黑短寸,嘴里骂着混蛋王八蛋,心里却想着原本是自己最讨厌的情敌,居然用这么暴戾情色的方式占有了他,难以置信的同时又觉得羞耻和刺激。

    “啊啊啊啊~~~不要~~~”

    察觉到骚总裁走神,男人裹住他的小乳一顿猛吸,吸得容宸魂都快没了,一头汗湿短发乱甩,红肿的唇瓣更是溢出难以自已的淫荡呻吟。

    男人一边吸骚总裁的奶子,一边将他猛地抱起,那鼓胀的下身正好顶在他两条之间,坚硬暴突的鸡巴深深顶入容宸的下体,只是隔着裤子,就色情地顶弄起来,顶的半空中的容宸又羞又愤,挣扎着扭个不停。

    男人见欺负的差不多了,俏总裁的脸蛋也红到极点,裤裆里的大鸡巴更是膨胀到极致,男人便猛地扯开外裤,再狠狠撕开骚总裁的西裤,容宸扭动几下,在羞骚中又被男人一把拽下那湿到滴水的骚内裤。

    “水真多啊,容总。”男人大笑着抓着湿内裤甩了甩,看得容宸羞愤至极,伸手要去抢,结果被男人探头吻住,同时挺着那粗大的巨屌顶入那又湿又窄的桃源洞里!

    “啊啊啊啊唔唔唔唔唔唔……”伴随着骚总裁羞骚的阴道搅紧,胯下的巨物又涨大数存,撑得容宸凄艳闷叫,内里的骚音刺激的男人粗喘连连,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总裁内裤,搂着白皙高挑的总裁就是一顿狂风暴雨的猛插。

    “啊啊~~~唔~~~混~~~唔唔~~~不~~~唔唔唔~~~啊~~~”

    男人狠狠地贯穿操干,那硕大巨物仿佛钢钎一般插满总裁紧致的密洞名器,搅得一圈圈媚肉层层叠叠痉挛,这骚穴也是神奇,不光能很快适应男人巨大的生殖器,湿漉漉的骚肉还会自行套弄柱身,吮吸青筋,还越吸越骚,水滋滋的噗嗤噗嗤裹弄不停,要是一般男人,早就被吸得缴械喷精了。

    但邢炽却性欲极强,硕大的巨物在层层叠叠的蜜洞里狂插猛磨,磨得肉壁都快烂了,也不见发射的。

    可见什么骚屄配什么鸡巴。

    男人赤红着眼砰砰砰地狂操名器骚屄,总裁则红着脸嗯嗯啊啊的抽搐着骚屄,一个高大魁梧满身肌肉,一个俊俏白皙身体柔韧,两个人紧紧缠抱在一起,不一会又唔唔啧啧地扭头接吻。

    那硕大的坚硬的巨物疯狂的捣入骚穴,搅得湿软的阴道淫水狂喷,噗嗤噗嗤响个不停,男人看着骚总裁那么能吸能喷,大手啪啪啪地狂抽总裁的大白臀,抽得他呜啊啊尖叫,哭骂混蛋王八蛋,又被操的呜呜啊啊大鸡巴的浪叫。

    “骚总裁,骚屄真他的能吸,吸得老子鸡巴都快爆了!”

    “嗯啊~~~混蛋~~~啊啊啊~~~夹死你~~~呜~~~夹死你个混蛋~~~啊啊啊啊~~~”

    “呼!又骚又烈,果然是我喜欢的婊子!”

    “啊啊啊~~~你~~~你才是畜生~~~啊啊啊啊~~~不要~~~插坏了~~啊啊啊~~~~骚屄要插坏啦~~~”

    可怜的骚总裁才反骂几句就被大鸡巴操的失声哀叫,那搂着他狂操的一米九壮汉,就算大病初愈,后背刀伤迸开,也还能搂着漂亮的总裁不要命地狂操,那胯下巨大的阳屌凶狠的插满骚穴,一下又一下的狂捣猛捅,捅得屄水狂喷,媚肉外翻,连带着骚阴唇都像鸡巴套子似的裹着粗屌。

    “啊啊啊啊~~~好大~~~不要~~~啊啊啊啊啊~~~~骚屄好涨~~~啊啊涨死了~~~”

    “妈的,你到底有几个屄,又有一个骚嘴在吸老子!”

    “呜啊~~~混蛋~~~啊啊啊~~~不要~~~子宫~~~子宫不可以~~~啊啊啊啊啊~~~捅坏啦~~~”

    “原来是子宫!那老子今天就操大你的肚子,省的你杀了老子让老子绝后!”男人居然担心被杀索性要操大容宸的肚子,这些下流的污言秽语刺激的纯洁高傲的总裁羞愤欲死,却又性奋异常,他一边哭骂着混蛋你去死,一边骚穴越来越湿,骚肉越磨越软。

    男人亢奋粗鲁的狂插猛插,大手啪啪的狂抽白臀,胯下砰砰砰地撞击屄口,操的那媚肉外翻,屄口被捣得糜烂成白沫。

    操到后面,那粗大的大屌早已完全插进最深,直捣子宫,骚子宫被龟头硬生生插满,比花穴更紧的子宫口更是死死裹住大屌,吸得男人低吼连连。

    可怜的容宸更是被激烈的抽插干的上下乱颠,在昏暗的储物间里,随着排气扇缓缓旋转,在地上投影出淫荡扭曲的倒影,英俊的男人野蛮的用双手托起她的白臀,结实古铜色的臀肌强有力的撞击他娇嫩的阴户,撞得噼里啪啦一阵沉闷肉响,操的可怜的骚总裁宛如风中杨柳般胡乱摇摆,一对雪白的肉臀更是被操的胡乱狂颠,啪啪啪啪地荡出淫荡的肉波!

    那淫荡的骚穴更是又湿又紧,肉壁还在疯狂蠕动,仿佛有无数张小嘴般吮吸着舔吻着,弄得男人爽到发狂,忍不住越发粗暴地狂操征服,对着那湿软的肉屄发起新一轮的猛攻狂干!可怜的容宸随着爆插,死去活来的乱颤乱抖,什么男性尊严什么矜持道德全都忘了,只知道抱着强壮的男人像个婊子一样骚哭哀号!

    在这样可怕迅猛的爆干下,容宸早已沉入那可怕的欲海深渊,神智迷糊的浪叫哭号,那淫荡敏感的骚穴几乎要被灼热的大鸡巴操化了。

    “啊~~~啊啊啊~~~大鸡巴~~~不~~~太狠了~~~啊啊~~~子宫~~~子宫要烂了~~~子宫要坏啦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一声声凄艳的尖叫,裹紧大鸡巴的骚穴突然激烈痉挛,容宸翻着白眼的胡乱尖叫,四肢更是像八爪鱼一样死死抱住强壮粗暴的情敌。

    男人早已亢奋地伤口撕裂,但还是低吼着咬牙忍住,胯下如打桩机一般狂野抽插,那硬到极致的大屌不顾骚穴挽留气势凶悍地狠狠插入,又狂猛抽出!在那剧烈痉挛的骚穴里强势猛捣,将那原本喷水的骚子宫凶狠堵住,操的高潮迭起的骚总裁泪眼涣散的张大嘴巴,扬起的脖颈,胸口,奶子布满他流出的津液。

    而继续狂操的强悍强敌猛地扛起墙上的高潮总裁,将他一边狂操一边抱到了储藏室的门上,噗嗤一声,撞到大门的瞬间,硕大的鸡巴再次连根插满。

    可怜的容总被他干的惨叫一声,白皙的大腿分开着悬挂在男人雄腰处,被操的乱七八糟的屄口更是持续不断的狂喷骚水。

    突然,满脸潮红的容宸像是听到外面的声音,他听见护士的询问声,病人的脚步声,他甚至听见小黑和小珍的声音。

    当听到熟悉的声音时,容宸的骚躯蓦的绷紧,羞耻惊恐地呜呜挣扎。

    男人却兽性地望着他,胯下强有力地继续狠插,操的可怜的容宸唔唔闷叫,害怕被人发现的恐惧和被情敌强奸的屈辱不断刺激着身体的快感,让他高潮的骚屄涌出更多的淫水。

    男人似乎知道他更有感觉了,猛地攥紧他的腰肢,那结实的臀肌仿佛马达一般疯狂抽插顶撞,操的门板撞出砰砰声音,插得泪脸扭曲的骚总裁也发出唔唔短促而淫荡的哭喘,“不~~~唔唔~~~~不要~~~啊啊啊~~~唔~~~”

    那双修长的白腿被操到胡乱颤抖,由于太过强烈的撞击,容宸的整个身子都在急速乱颠,他死死地搂住男人的脖颈,紧咬着红唇,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出气比吸气多了。

    而强壮的情敌依旧粗暴地操他,凶狠地征服他,在一门之隔的地方用他粗壮的大鸡巴将俊美的骚情敌操的欲仙欲死,死去活来。

    最后可怜的容总在极端扭曲的刺激中,再次被男人硕大的鸡巴干到了高潮!在他凄艳的惨叫瞬间被男人狠狠堵住嘴唇,男人一边狂吻他一边奋力地在他高潮的骚屄里激烈打桩。

    容宸在持续不断的高潮中仰着脖颈地哀叫,在被吻住的呜呜哭号中,体内的快感系统彻底崩塌,完全淹没了他所有的感官,他失神崩溃地抖颤几下,在极度的高潮瞬间,骚穴里喷出从未有过多的淫水喷泉,那娇嫩的女性尿道更是喷出稀尿,居然在潮吹的瞬间生生被大鸡巴操到失禁!

    而男人在他激烈搅紧的骚嫩名器里继续狂操,使出十成十力气的狂捣,捣得骚屄几乎快报废了,男人也是忍到极限,在容宸松软的骚穴深处,发了疯一样的狂捣猛顶!

    可怜的容宸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断断续续的凄惨哀哭着求他射出来吧~~~射进他的屄里~~~他要受不了了~~~

    男人望着他凄艳扭曲的漂亮泪脸,简直亢奋的无以复加,突然低吼着狠狠插满他,随后在最后的一下疯狂捣入后,粗大的马眼里喷射出相思已久的滚烫浓精,浓烫凶悍地射满幽深的子宫,烫的可怜的容宸身子一下痉挛起来,翻着白眼地叫着男人的名字。

    一声声邢炽的叫着,男人动情地继续吻他,那健硕的背肌激烈鼓胀着,就算伤口早就迸裂流血,还在用尽全力的插满怀里的美人,射满他的宫腔。

    可怜的容宸被射得涣散泪眼的哀哭着,他连呼吸都要没了,耷拉着脑袋被男人死死吻住,等男人松开他时,容宸彻底晕了,他期期艾艾地瘫在男人怀里,像个被玩坏的婊子似的抽搐着身子。

    然而男人硕大的鸡巴依旧恋恋不舍地堵住屄口,就算门外传来敲门声,也不拔出来。

    等容宸稍微恢复些神智,羞愤至极地推他,可怜兮兮哀求他,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哀羞地说自己会怀孕,怀上情敌的孩子,男人才勉强放过他,用一个木塞塞住他装满热精的骚屄。

    等储藏室门打开后,在清扫大妈诡异的目光中,容宸被男人抱着冲出屋子,容宸堂堂一个上市公司总裁哪里遇过这种丢人的事,羞得脸红地几乎滴血。

    而就在这时,他才发现男人的背上已经满是鲜血,他吓得连忙抱住男人,大骂道,“你他妈真的不要命了!你这个疯子!”

    男人却笑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当然最后男人又被护士带走去缝针,容宸也尴尬地不行地回到病房。

    而病房里,只剩下小黑在等他。

    小黑打量着容总,想着幸亏女主走的早,不然看见这满脸春色,嘴唇明显被吻肿,头发上还沾着可疑的白液,西服更是穿的乱七八糟的总裁,肯定会起疑心的。

    当然容宸发现小黑在打量他,眼神微冷道,“你在看什么?”

    小黑吓得一哆嗦,连忙低头。

    容宸当然感觉到小黑的异样,俊脸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更是怨恨那个肆意妄为的混蛋邢炽!

    等混蛋情敌缝针回来,容宸又恢复冷漠地理了理西服,一副把他当陌生人懒得搭理的模样。

    男人看着抽逼无情的骚总裁,无奈笑笑,随后使出苦肉计道,“我可能要再进手术台了。”

    “什么!”容宸冷漠的面具破裂了。

    男人装可怜道,“伤到心脏了。”

    “什么!!”容宸急的也顾不得别的,伸手就要扒男人衣服。

    总裁在扒衣之前,还一本正经地对小黑说,“你……你先出去,等我叫你再进来。”

    小黑表情古怪地出去,结果还没关上门就听见容总带着哭腔的骂声,“是你自己作死……怪不得我……呜呜呜……”

    但过了一会,就传来容总愤怒的哭骂声,“你这个混蛋又骗我!你去死吧唔唔唔~~~放开唔唔唔~~~不啊啊唔唔唔~~~”

    可疑的唇舌交缠的啧啧水声后,里面又传来更加可疑的噗嗤噗嗤的交合水声。

    在门外等了足足三个小时的小黑等得脸都白了,腿都酸了,才看见满脸潮红,衣衫不整,大腿都合不拢的总裁从屋里一瘸一拐地走出来。

    当然就算他嘴巴被吻成香肠,脖颈上布满青紫吻痕,还一副冷傲的模样,当发现小黑又在看他,湿润的凤眼里满是羞怒,“看什么看!”

    小黑吓得再次低头,这次低的都快垂进胸里了。

    他现在在思考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假如他意外发现总裁的性取向,以及总裁和总裁情敌的奸情,会不会被喜怒无常的总裁杀了灭口……

    可怜的容总这几天被日惨了,男人大病初愈,把积攒许久的欲望和精液全发泄在骚总裁的身上,射得容宸肚子都大了,天天哀羞气恼地在卫生间里挤精。

    当然每次挤精都赶不及男人射进来的多,最后容宸实在受不了了,气得痛骂男人,为了夺回男主的尊严,索性带女主小珍出国避难。

    当然说是跟女主约会,其实是送女主出国留学。

    按照原本玛丽苏走向,男主因为与女配的绯闻伤了女主的心,女主一气之下要重塑自我,于是收到什么国际xxx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鬼知道她什么时候报考的。

    然而现实是,小珍察觉到容宸的冷漠变心,为了挽留男主破罐子破摔地说要去留学,然而容宸居然眼睛不眨的同意了,还资助她了一大笔助学金。

    小珍在气愤之余,看在钱的面上,也不好说什么了,但少女心还是碎了一地。

    在容宸包下的私人飞机里,小珍望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冷漠男主,心塞地想,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为什么剧情走向完全变了。

    “容宸,你不喜欢我了吗?”

    容宸冷漠的脸有些松动,他似乎也觉得对不起女孩,苦涩道,“我会赔偿你。”

    “不!我不要你的赔偿,我只想要你!”小珍索性放出大招,两颗大大的眼珠拼命挤出泪水,楚楚可怜地望着男主。

    按照人物设定,容宸每次看见女主哭,总会心疼的人设崩塌,化身深情霸总地抱着女主摸头。

    然而现实是,容宸不但没有摸头,也没有心疼,他只是沉默地望着窗外,许久,轻轻道,“你会找到更好的人。”

    典型的对待温柔女配才有的台词。

    小珍绝望了。

    但很快,她又想到什么,因为在玛丽苏原着里,女主在国外深造两三年,等回来时,发现男主一直在等她。

    小珍一想到这个,立刻恢复些斗志。等她学成归来,变成超级优雅的文艺女主,她就不信男主不动心!

    然而这种感人的玛丽苏剧情似乎不太会发生在她身上,因为等她回来时,男主已经生第三胎了……